日本应借中国渔船盗采珊瑚问题之机,实现海洋力量的综合利用

香田洋二 [作者简介]

[2015.04.0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2014年秋,约200艘中国渔船突然涌现于小笠原群岛周边海域盗采珊瑚,此事震惊了日本国民。对于日本的海洋安全保障而言,这一问题具有怎样的意义?

中国盗采珊瑚渔船出现在了日本人意想不到的海域

在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和历史认识问题上日中关系持续紧张的去年10月和11月两月,在大多数日本人意想不到的海域内发生了很可能导致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的事件。那就是中国渔船进入了以小笠原群岛周边为中心的日本专属经济区(EEZ:Exclusive Economic Zone)内违法采集珊瑚。

尽管以前也曾确认过中国或台湾渔船盗采珊瑚的散发事件,但此类事件的数量在2014年却出现了急剧增长。据海上保安厅资料显示,2014年9月中旬出现了17艘,10月上旬出现了40艘,10月中下旬陡增到了约200艘。之后,除台风逼近导致中断了数日外,约200艘盗采渔船似乎一直麇集在小笠原海域实施作业,但据11月27日的报道称,截至当日,所有渔船都已离开该海域。对于日本国民和小笠原群岛居民来说,这是紧张的1个半月。在此期间,除海上保安厅巡逻艇外,日本政府还投入了水产厅等相关部门的监视和执法船等予以应对,但由于中国船只数量众多,加之难以逮捕现行犯,所以未能在短时间内彻底驱逐中国盗采渔船。

盗采渔船进入小笠原海域的背景与中国政府的措施

在中国,人们将珊瑚尤其是红珊瑚视为贵重之物,而日本产珊瑚制品更是深受欢迎,价格高昂,日本国内对此也曾有所报道。2014年1月,长崎地方法院认定2013年12月在长崎县五岛列岛海域因涉嫌盗采珊瑚而被捕的中国渔船船长“贪图在中国禁止采集的珊瑚的稀有价值,意欲牟取经济利益”,对其判处缓期有期徒刑。这一事件的背景情况是:珊瑚在中国属于禁采资源却又深受追捧,价格不断高涨,导致中国渔船明明知道是违法行为,仍然大举挺进可以采集到优质红珊瑚的冲绳县宫古群岛、长崎县五岛列岛和小笠原群岛周边海域。

与朱鹮和大熊猫一样,红珊瑚在中国已被指定为国家重点保护生物。中国政府承认红珊瑚具有作为稀有生物的重要性,那就自然应该像在国内一样,严格限制本国渔民在公海和外国EEZ内采集珊瑚,严厉打击违法行为,但对于本次事件,中国政府的态度极为暧昧,虽然口口声声宣称会加以取缔,却丝毫看不出任何效果。

据说此次前来盗采的中国渔船大约3成来自福建省,剩下的来自浙江省,而这两个省都是习近平国家主席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分别工作过17年和5年时间),显而易见,如果习主席真的担心日中关系,有意避免关系恶化,那么盗采渔船的出航举动肯定就已经得到了遏制。中国海警也并未表现出积极遏制盗采渔船活动的迹象。

据我推测,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海警这些“官方”和渔民之间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由于对手是日本,所以在日方开始唠叨之前,或者是开始加强取缔行动之前,什么都可以干”。我们几乎完全感觉不到中方希望至少要避免日中关系进一步恶化的意愿。

日方的应对措施存在局限性

针对这一事态,日本政府派遣了海上保安厅巡逻艇前往现场监视并加以取缔,但由于数艘巡逻艇对付200艘渔船这种现实、中国渔船选择避免在巡逻艇面前盗采、难以特定违法采集地点等因素的影响,结果,只是停留在针对少数渔船适用了“逃避登临检查”和“无视停船命令”等违反渔业法的相关罪名进行揭发的程度而已。

作为一种极为普通的感情,日本国民必然会对中国盗采渔船行动产生越来越多的疑问和紧张感,但依据日本现行的法律制度,此次的应对措施便已达到了极限。同时另一方面,日本采取的冷静措施也为避免日中关系进一步恶化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与中方消极态度形成了鲜明对照。

前海上自卫队自卫舰队司令官(海军中将)。1949年生于德岛县。1972年毕业于防卫大学后,进入海上自卫队。1992年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指挥课程结业。历任统合幕僚会议事务局局长、佐世保地方总监,自卫舰队司令官等职,2008年退休。2009年至2011年任哈佛大学亚洲中心高级研究员。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