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长期政权成定局与在野党加速重组

原野城治 [作者简介]

[2015.03.27]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从大选结果来看,自民公明执政联盟保住了三分之二议席。尽管安倍政权已经固若金汤,但今后人们的眼光将会紧盯在一些极为重大、复杂的政治课题上。

“一强”与在野党的孱弱

2014年12月14日举行的众议院第47届大选印证了日本政坛“一强多弱”的状况,确定了安倍晋三首相长期执政的方向。趁在野党选举准备不足之机实施“突袭解散”虽是一种带有霸权色彩的手段,但若从政治的根本就是权力斗争这一前提来看,则可谓是一种正面进攻,是“王道”的选择。

另一方面,在野党显露出了“孱弱”之态。曾执政3年3个月的民主党尚未从弊政的后遗症中恢复元气,第三极各政党也遭遇了“全线败退”。虽然共产党的崛起十分抢眼,但这也是由于在野党中缺乏领军者。在野党的重组不可避免,缺乏领导力和霸气的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的落选便是信号。

“比在野党稍好些”的选择,恶评政策接连不断

安倍内阁两度执政,在任时间合计超过了1000天,在战后历届内阁中排名第7。如果算上今后还将执政4年,那么就会超越排名第3的小泉纯一郎前首相(1980天),接近排名第2的吉田前首相(2616天),乃至其外叔祖父、战后在任时间最长的佐藤荣作前首相(2798天)。

此外,自由党与民主党两个保守政党合并(1955年)以来共举行过20次大选,自民党曾5次赢得超过290个议席。池田勇人(296议席)、中曾根康弘(300议席)、小泉纯一郎(296议席)、安倍晋三(294议席)和本次的291议席。安倍首相两次取得大捷,在自民党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记录和功绩。

长期政权、战后的历届内阁

佐藤荣作 2798天 岸信介 1241天
吉田茂 2616天 安倍晋三
小泉纯一郎 1980天 桥本龙太郎 932天
中曾根康弘 1806天 田中角荣 886天
池田勇人 1575天 10 铃木善幸 864天

然而,不能对源于“一强多弱”的长期政权化感到盲目乐观。因为在本次大选中,在野党从一开始就没有打出政权更替的旗帜,“现政权比在野党稍好些”这种具有消极心理的信任投票的色彩浓重,而且,其未来的执政道路上还有一大堆“恶评政策”要付诸实施,如经济增长、实现财政重建、强化安保体制、重启核电站等等。执政联盟虽然宣称在选举中“赢得了信任”,但其他政党并未将各项政策决策权“无条件委任”给他们,由于这场选战中没有出现政策争论,所以未能实现课题局面的重新洗牌。

令人忧虑的冲绳“台湾化”“香港化”

一个不安因素是,非自民候选人在冲绳县全部4个选举区内大获全胜。对于共产党而言,这实际上是1996年以来时隔18年再次在小选举区赢得议席的壮举。虽然安倍政权一直尽力避免人们将自民党在冲绳的失利“夸大化”,但由于在14年11月举行的冲绳县知事选举中,自民党也败给了反对美军普天间基地搬迁的候选人,所以无可避免将对安保体制、日美同盟关系造成巨大影响。

冲绳选举区的结果

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声援   安倍政权支持
赤岭政贤(共产)-当选 1区 国场幸之助(自民)
照屋宽德(社民)-当选 2区 宫崎政久(自民)
玉城DENI(生活)-当选 3区 比嘉奈津美(自民)
仲里利信(无党派)-当选 4区 西铭悦三郎(自民)

注)自民党的国场、宫崎、比嘉、西铭四人通过比例选举当选。

2015年恰逢战后70周年。经历了漫长的美国占领时代,回归后的冲绳也一直处于日本安保政策下的战略性基地化过程中,冲绳县民中保守派与革新派共存,这次却“整个冲绳”都向安倍政权说出了的“No”。从面积来看,时至今日,日本的美军专用设施中,仍有73.9%位于冲绳县内(不过,三泽、横田、厚木、横须贺、岩国、佐世保等与自卫队共用的设施除外。如果计入这些设施,则约为美军使用设施的22.6%)。

本来,冲绳县前知事仲井真弘多已经批准了为普天间基地迁往名护市边野古所需的填埋工程,相关法律程序想必也将得到切实推进。但本次的选举结果却给此事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能否实际开展填埋工作?很有可能碰到与核电站选址工作因当地居民强烈反对而停滞10年、20年那样极为类似的状况。

一些人甚至开始小声谈论起“冲绳独立论”了。虽然这种可能性极低,但观察最近冲绳的形势,不由觉得冲绳县也有些像是“相对于中国的台湾”或“中国之内的香港”。情况可谓不容乐观。

长期以来,日本政府在对待冲绳问题上似乎过于情绪化,且一直采用权宜之策。招致这种麻烦的原因还有许多,不仅仅在于民主党鸠山政权开出了“至少也要搬迁到县外”的空头支票。冲绳县的选举结果向我们讲述着这一情况。

财政重建之争才是接下来的课题

决定推迟1年半,即从2017年4月开始执行引发此次选举的消费税增税计划,是旨在推行安倍经济学的无奈之举。

然而今后,这一决定或许会将财政重建问题的严重性再次呈现在人们面前。日本的国债等公债余额已经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20%,到达了危机状态。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仅仅是推迟1年半实施消费税增税,就将比预定计划减少约7.5万亿日元的税收。无论景气恢复到了何种程度,都绝不可能一举增加规模如此巨大的税收。由于和社会保障政策密切相关,所以应该尽早处理财政问题。

至少自民、公明两党已就消费税率升至10%时引入“减轻税率”制度达成了一致,但恐怕调整并非易事。自民党内财政规律派(※1)人员众多,财务省的势力也不容轻视。在大选前的八党党首辩论会上,当安倍首相被质疑此时举行大选是“缺乏大义的行为”时,他“坦白”说解散众议院是为了压制财务省和自民党增税派。

在减轻税率问题上,或许公明党将会不可避免地处于执政联盟内的“在野党”立场。自公合作已经走过15年,如今正处在蜜月关系中。但当财政重建这一复杂问题摆在眼前之时,自公的合作关系恐怕就不会一成不变了。

标题图片:安倍首相在开票现场会见记者(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1)^ 主张为保证社会保障支出稳定,不应回避提高消费税问题,以解决日本经济通胀和下行问题。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闻工作者。1972年进入时事通信社,历任政治记者,驻巴黎特派员,秘书部长,编辑局次长。之后,任株式会社JAPANECHO社社长。2011年起任现职。2006年开始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评议员。2008年获“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2009年任TBS电视台节目解说员。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