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良好的社会环境,让多数父母能兼顾工作与育儿——《日经DUAL》总编羽生祥子访谈
[2018.08.27]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信息网站《日经DUAL》从提供幼儿园的选择和应试信息、快速烹饪菜谱,到为管理者的意识改革而举办《支持男性参与育儿的企业领导者》讲座,为双职工家庭提供援助。总编羽生祥子女士倡导为肩负育儿或护理重任的员工构建新的组织形式,让他们能够通过灵活多样的工作方式取得工作成果。

羽生祥子

羽生祥子HABU Sachiko任《日经DUAL》总编,这是一家向在职的爸爸妈妈提供技术信息的网站。毕业于京都大学综合人类系。2005年进入日经BP社,任《日经财富》副总编,2013年起任现职。是一位养育了两个子女的职场妈妈。DUAL编辑部策划编辑的《支持男性参与育儿的企业领导者教科书》(日经BP社,2017年)是一本“工作方式改革”的实践指南,旨在培养支持员工保持工作与生活平衡的管理者。

贴近在职妈妈心声的网络媒体

――2013年11月,您创建了信息网站《日经DUAL》,为兼顾工作和育儿的母亲提供援助,后来就一直工作在为在职父母发送信息和共享信息的第一线。请您介绍一下网站创办的来龙去脉。

羽生祥子 大约12年前,我怀孕生第一个孩子时,有关育儿的信息主要来源于纸质媒体。当时,我逛书店查找育儿信息时切身感受到:“这些书里写的都不是真话!”纸质媒体描写的母亲形象都是系着围裙勤快麻利地干家务,一天24小时投入家庭和育儿中。

可是,现代社会的职场妈妈们却不属于这种类型。我们这些一边工作,一边怀孕生产的妈妈们的“心声”,就像沙粒从指缝间滑落一样被忽略了。必须把这些沙粒捡起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讲,对创作者来说网络媒体是不是比纸质媒体更能反映当事人的心声呢?

如今双职工家庭多起来,有些女性怀孕后一直工作到临产前。在这种情况下,就拿小学的家长教师协会(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的组织形式来说,以全职太太的存在为前提的旧有模式就很难原封不动地照搬到现代社会。以前纸质媒体宣传的母亲形象和现实中自己的形象相去甚远,所以心里会产生罪恶感。正因为自己拼命想做到工作育儿两不误,所以每当遇到什么麻烦时,就倾向于责备自己:“是不是错在我不应该工作呢?”

另一方面,我也感觉到新的浪潮正在涌来。比如看电视里的家电广告,以前的画面是妻子系着围裙在做菜,丈夫则在客厅打开报纸,边浏览边等着吃饭。可是,现在这种广告在互联网上恐怕会触犯众怒。认定干家务的只能是女性,会引发严重问题。

最近经常看到这样的广告:身上系着围裙的是丈夫,妻子下班回家后看到丈夫做的菜,开心地说“我回来啦!谢谢你!”这种家庭模式是我想向大家展示的新型家庭模式,它也是一种世界观。这种模式正在逐渐成为现实,我感到很欣慰。

我越来越感觉到,在育儿这件事上,要想摆脱妈妈一人努力的原有思路,让女性普遍能够兼顾育儿和工作,需要女性的配偶乃至双方的同事和上司超越性别和立场的局限,达成广泛的相互理解。我希望及时向这个广泛的阶层提供技术帮助,出于这种考虑,我创建了日经DUAL。

将“有特殊情况”员工所受的“制约”转变为动力

――在育儿和护理老弱的制约中仍然想继续工作,此时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羽生 以前日本企业成功案例的支柱是长时间劳动,这种情况在大企业尤其常见。能做到随叫随到的人,他们通过长时间劳动的形式表现出自己对公司的忠心,公司也一直高度评价这种工作形式。

不过,在今后劳动人口急剧减少的情况下,这种劳动阶层和劳动模式已走向崩溃。今后最重要的是,如何让那些以前通过长时间劳动形式表达忠心的阶层回归家庭,如何建构起新的评价体系和工作形态。

有个别情况的员工,比如需要护理老人、病人或育儿,从长时间劳动理所当然的原有工作模式来看,她们被视为“有特殊情况的员工”,能否切实做出工作业绩受到怀疑。

我在创建DUAL编辑部之初,聚集在一起的都是需要照顾孩子的“有特殊情况”员工,部门的员工和工作人员都干得非常出色。她们虽然受到制约,但通过采取相应的新型工作方式和评价方式对他们的工作环境进行调整,结果推出了不少只有她们才能想到的策划或报道。

DUAL编辑部建立了这样的体制:即使下午3点钟被幼儿园老师叫过去,也能在外面传稿发稿,当然在风险管理方面也会相应地更加严格。不过,管理方相信工作人员即使不在社内长时间工作,也能拿出工作成果。只要改变工作方式,对受制约员工的工作环境进行调整,他们的工作热情就会给公司带来数十倍的回报。

我认为,时代已经改变,如今需要的是对员工的工作热情和生产效率的高低进行实质性的评价,而不再是看员工在公司工作时间的长短。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