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青哥、老虎机大国”日本的赌博成瘾问题

田中纪子 [作者简介]

[2018.03.01]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以遍布全国的柏青哥、老虎机为代表,在日本到处都能“随意轻松”地玩一把赌博。随着解禁赌场行动的正式推进,自身也曾深受赌瘾之苦的笔者指出,社会对赌博成瘾缺乏认知,并存在应对措施滞后等问题。

3.6%的成人赌博成瘾

2017年9月厚生劳动省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本人中,赌博终生患病率(曾被怀疑迄今处于赌瘾状态中的人),成人大概为3.6%,估计有320万人。这和荷兰(1.9%)、法国(1.2%)等外国罹患率为2%的数据相比,明显过高。而且,据说在最近一年之内有0.8%的人(估计为70万人)怀疑自己患有赌瘾,在柏青哥、老虎机上的花销最多,每月平均约为5.8万日元。

日本于2016年12月通过了《综合型度假设施(IR)建设推进法案》(俗称“赌场法案”),于是,赌博成瘾相关问题骤然引起社会关注。本来,在推动赌博产业发展的同时,应该并行采取应对赌博成瘾的措施,这在发达国家是标准做法。而日本却是在完全没有采取任何应对赌博成瘾措施的情况下,认可了如此之多的赌博产业。在这一点上,日本真是个极为罕见的国家。可以说,这才导致了赌博成瘾的蔓延。

赌博成瘾是“常见病”

我是祖父、父亲、丈夫都患有赌博中毒症的“赌三代”之妻,我自己也曾赌博成瘾。经常有人说我“为什么就不能从父母身上吸取教训呢?”我当然能够理解人们的这种疑问,但是在像我们这样的赌博中毒者或家属当中,“赌三代”或“赌三代”之妻绝非罕见。当然,我们也深知“绝不能走父母那样的老路”,但结果还是走上了相同的道路。“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我们自己对这个问题最无法理解,对自己感到失望和愤怒。为何我们就这么轻易重蹈了父母的覆辙?

回顾一下我自身的经历。我母亲很早就和嗜赌成性的父亲离婚了,带着我这个独生女回了娘家。但是,老家的祖父是一个成天泡在柏青哥店里的人,家庭成员之间关系不好,生活困顿。我是在一个连书包和中学生校服都买不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

再加上祖父经常带我真个外孙女上柏青哥店,导致我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和柏青哥店结缘,从小就体验到赌博的乐趣。另外,我的父母是在这样的祖父手底下长大成人,自然而然地也都喜欢上了赌博。新年正月里,亲戚们聚集一堂,最大了快乐就是玩牌或打麻将。大家在心底里都看不起祖父,认为“自己虽然赌博但有自制力,不会变成祖父那样的赌徒”。我也曾是其中之一。

因为周围的大人都喜欢赌博,我被“玩赌博是很自然的事情”这种感觉所浸染,对赌博丧失了警惕性。我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长大,遇到了喜欢赌博的丈夫,一起热衷于赌博,于是也患上了赌瘾。当然,在赌瘾患者中,也有些人并无家庭因素的影响,只是被朋友教会了赌博,经常去尝试,结果成了瘾。把赌博成瘾看成一种过敏反应,可能更容易理解。有些人对于赌博这种“过敏原”会产生特异反应。所以说,赌博成瘾是一种常见的普通“疾病”。

实际上,不仅是赌博中毒的我们,社会整体都还没有把赌博成瘾当作一种“疾病”,既没有普及有关这种疾病的正确知识,也没有采取相关的预防和应对措施。

一般社团法人“反思赌瘾问题之会”代表理事。1964年生于东京,曾苦于祖父、父亲、丈夫以及自身的赌博成瘾问题。2014年发起成立了“反思赌瘾问题之会”启迪活动。著作有《“赌三代”之妻的故事》(高文研,2015年)、《赌博成瘾》(角川书店,2015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