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税制改革:意在推动日本摆脱通缩

森信茂树 [作者简介]

[2018.02.27]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自民与公明两党已经敲定2018年度税制改革方针,笔者将为大家分析改革要点。

2018年度税制改革,除了涉及所得税、法人税和事业继承税制(继承税)外,还将设立国际观光旅客税(暂定名)等新税种,增改内容繁多。

强化收入再分配功能

所得税方面,着眼于“应对劳动方式改革”和“强化收入再分配功能”两点,决定上调作为工资收入者经费抵扣项目的工资收入抵扣上限(增税),同时提高适用于所有纳税者的基础抵扣额度(减税)。

工资收入抵扣属于工资收入者的经费概算抵扣项目,经过几次减税后,与其他国家相比,仍然处于过高水平,最近几年,在对高收入者收入抵扣额设定上限的同时,不断缩小抵扣额,此次也采取了同样的缩减措施。不过,针对需要抚养孩子和赡养老人的家庭,给予了补贴,以避免加重他们的负担。据说,这样虽然会增加年收入850万日元以上的上班族的税收负担,但这个群体大约为200万人,仅占整体的4%左右。而对于预计在实施劳动方式改革后将会增多的自由职业者等个体业者而言,基础抵扣额度的上调就相当于减税了。

养老金税制也得到了强化。针对养老金收入超过1000万日元的领取人和工资等收入超过1000万日元的养老金领取人,将要求他们承担更多的税负。这部分对象群体大约为20万人,占养老金领取人整体的0.5%左右。

在安倍政权下,日本很长时间都没有针对国民负担问题展开过讨论,而此次税制改革则围绕国民负担状况展开了久违的讨论,让收入再分配功能得到强化,展现出了防止贫富差距扩大的大方向。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包括以下几点。一是政治上,执政党在不久前的大选中大获全胜,政权基础已经稳定;二是考虑到了计划于2019年10月实施的消费税率上调将会导致低收入群体负担相对增大的这种反向效果,也就是说,要告诉人们改革会让高收入群体承担更多所得税负担,希望人们理解提高消费税率的做法。

促使企业涨薪和加大设备投资

其次是法人税。各个发达国家依然在竞相下调法人税率。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政权要将税率大幅降低到20%左右,为了确保竞争力,有人认为日本必须进一步减轻29.7%的现行法人税率负担。

另外,2016年度末,日本企业持有超过400万亿日元的留存收益,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如何改变企业行动,让企业将这些留存收益用于提高此前增长乏力的工资和设备投资,这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课题。

于是,作为推动企业行动,促使其将留存收益用于涨薪和设备投资的政策,针对大企业,如果给员工的加薪幅度达到同比3%以上,设备投资额达到当期折旧费的90%以上,那就对其采取租税特别措施,允许抵扣不超过20%的税额,实际税率将降到25%左右。同时,针对中小企业,如果同比加薪1.5%以上,也将予以减负措施,将实际税率下调到同等程度。

本来,法人税改革的理念是“扩大课税基数,下调税率”,虽然以上政策有悖于这一理念,但鉴于目前日本的经济形势,考虑到将留存收益用于涨薪和设备投资的重要性极高,所以此次改革引入了限期三年的租税特别措施。

照顾中小企业的事业继承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考虑到随着中小企业经营者趋于高龄化,寻找接班人将是一件难事,此次改革决定大幅放宽事业继承税制(针对非上市股票的赠与税、继承税的暂缓纳税的特例)。作为针对今后十年内的赠予和继承行为的特例,如果中小企业经营者让子女等有亲缘关系的接班人继承事业,只要继续经营满足一定条件的事业,那么总股本的全额都可暂缓纳税。过去一直设有附加条件,要求继承后五年内必须保持平均80%的雇用率,而此次这部分规定被赋予了弹性空间,让制度具有了更大的操作便利性。

新设1000元的“离境税”,具体用途是?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新设了国际观光旅客税(暂定名)。针对急剧增长的访日游客需求,需要完善旅游领域的各种环境。作为用于解决这方面需求的财政来源,针对从日本离境的旅客,每次将征收1000日元的税金。该税种将适用于2019年1月7日以后的出境人员。至于这部分税收具体将被用于那些领域,今后需要加以充分监督。

针对外国游客免征的消费税,现行制度规定“一般物品”和“消耗品”的分类最低购物金额要达到5000日元才能免税,而改革后规定两者合计达到5000日元即可,进一步提高了便利性。

在国际征税方面,外国企业在日本开展业务时,如果没有分公司之类的常设机构(permanent establishment,PE),就不会被征税,于是利用跨境在线服务逃避PE认定的企业越来越多,因此这次税改决定要严格修改PE的定义。此项调整将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ase Erosion and Profit Shifting,BEPS)行动计划讨论的国际标准接轨。当然,针对那些与日本签订了租税条约的国家,还需要同步调整租税条约。

如上所述,此次税改对多个领域的税制实施了修改。安倍政权上台已经过去五年时间,安倍经济学最初借助日元的贬值和出口的扩大,对日本经济产生了明显的拉动效果,但近段时间,出现了中间阶层两极分化和贫富差距扩大化的问题,同时也并未成功摆脱通缩状态。此次实施税制改革,目的就在于推动已处在摆脱通缩最后阶段的日本经济稳步发展。

标题图片:“春节”期间来日本度假的外国游客出境高峰,2016年2月,关西国际机场(时事社)。本次税制改革确定自2019年1月开始征收“离境税”(每次1000日元)

Tags:

中央大学法科研究生院教授。东京财团高级研究员。1950年生于广岛。京都大学毕业后,进入大藏省工作。历任主税局总务课长、东京海关关长、财务综合政策研究所所长等职。法学博士(租税法)。著书有《日本的税制——问题何在》(岩波书店,2010年)、《消费税,常识的误区》(朝日新书)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