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黑户”问题的思考:民法“婚生推定”原则的不合理性

二宫周平 [作者简介]

[2018.06.26]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有些孩子由于父母没有为其办理出生登记而成为“黑户”,其背后存在这样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即便在家庭结构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的今天,法律上的亲子关系仍然受制于从明治时代开始施行的民法。

日本的户籍,以家庭为单位编制

社会生活中,有的时候需要证明个人的姓名、出生日期、国籍、家庭关系等情况。比如,申办护照的时候要证明国籍,结婚的时候要证明不是重婚或近亲结婚,继承遗产的时候要证明确属继承人。各国都设计了相应的证明制度——在欧美是出生证明,在日本则是户籍。

在日本,只要父母的一方是日本人,孩子就能获得日本国籍。因此,理论上即便是那些没有登记在户籍上的“黑户”孩子,只要父母中的一方是日本人,就能够取得日本国籍。但另一方面,如果没有登记在户籍上,要想证明自己的父亲或母亲是日本人,以及自己是他们的孩子,则是相当麻烦的一项工作。

因为户籍只登记日本人(天皇及皇族登记在“皇统谱”上),所以只要在户籍上有登记,就能够轻而易举地证明是否为日本国籍、父母是谁,在日常生活中享受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就像前面说过的那样,在日本申办护照、结婚登记和继承登记的时候,个人有义务提交户籍所有内容的证明材料(记载了所有家庭成员的证明,即户籍誊本)或者个人事项证明(只记载了个人内容的证明,即户籍抄本)。而如果在户籍中没有登记,就无法提交这些证明材料,也就意味着不能去国外旅游或留学,也没办法结婚,即使通过分割父母遗产获得了土地也无法正式进行法律登记。这就出现了“黑户”人员的权利空白状态。

更成问题的是,和欧美采取个人身份登记制度不同,日本的户籍是以一对夫妻及姓氏相同的子女这种家庭为单位编制而成的。日本制定了“夫妻同姓制度”,即结婚时要以夫妻中某一方的姓氏作为共同姓氏。日本夫妻中大概96%选择的是丈夫的姓氏。这时,丈夫就成为户主,在户籍上按照丈夫、妻子、婚生子女的顺序依次登记。户籍已经不仅仅是证明工具,还发挥着体现夫妻加孩子这种标准家庭形象的功能。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制度,也是导致产生“黑户”人口的原因之一。

得到确认的“黑户”有1495人

法务省确认的“黑户”人口数,从刚开始调查的2014年7月到2017年10月10日为止,累计达到1495人。其中的780人现在已经取得了户籍,剩余的715人仍处于“黑户”状态,且其中49.2%为学龄前儿童(2017年11月法务省公布)。

对一般人来说,如果知道怀孕了就会去接受孕检,领取母子健康手册,孩子出生后保健医生会家访,对新生儿进行体检等。在此过程中能够核实是否已为新生儿办理了出生登记。但如果孩子的父母孤立于社会之外,或者放弃了养育孩子的责任,没有进入这个流程,就可能出现父母没有为孩子办理出生登记的情况。2014年7月8日的《朝日新闻》头版刊登了“黑户”人口问题的报道,大标题为“黑户17年无人知,被父母藏起不上学”。NHK新闻专题节目“聚焦现代”也多次报道这个问题,“黑户”儿童或成人的存在由此才被公众所知,成为了社会问题。

法务省和兵库县明石市等一些地方政府正在采取对策,让那些没有登记户籍的人,也能获得相应的行政服务,比如办理居民登记、获得国民健康保险证、享受儿童补贴、接受婴幼儿健康检查和疫苗预防接种、上托儿所、幼儿园、中小学,以及相应的助学措施等。不过,很多“黑户”当事人并不知道有这样的政策。

此外,根据法务省掌握的情况,他们变成“黑户”的原因,其中75.1%的人是因为对亲子关系做出规定的民法所致。

立命馆大学法律系教授,专门研究家庭法。1951年出生于横滨,1974年毕业于大阪大学法律系,1979年在大阪大学研究生院修满法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1991年获授法学博士学位。1987年起任现职。主要著作有《家庭法》(新世社、2013年)、《家人与法律——在个体化与多样化之间》(岩波新书、2007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