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的年轻人不立志海外留学?

小林明 [作者简介]

[2018.08.09]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日本海外留学人数持续减少,究其原因,恐怕不只是因为常被诟病的所谓年轻人的只愿待在国内的“内向志愿”。无法应对全球化的日本社会制度、意识,还有教育环境,都成为学生们在留学问题上态度消极的要因。

7年中减少了3成多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日本海外留学生的人数,从顶峰时期的2004年(82945人)到2011年(57501人)的7年间,减少了3成以上。据2013年总务省的人口统计,该年18岁人口减少约2成,由此可以看到日本的年轻人不希望到海外学习的鲜明倾向。如果这一倾向持续下去的话,恐怕其后果可与泡沫经济崩溃后“失去的20年”相匹敌,甚或招致更加严重的国家危机。在国际化和全球化日益发展的国际社会中,如果失去话语影响力和存在感,甚至会让人感到一种危险性,即自己的存在不再被世人所认识,最终变成“消失了的日本人”。虽然整个产官学(企业、政府、大学及研究机构——译注)界都对此表示忧虑,打出了各种应对措施,但减少的倾向为何一向得不到改善呢?本文将对此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及今后的发展做一分析探讨。

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盟军占领了7年之外,日本从未有过被外国占领的历史。日本一直维护了独立,在岛国中建立起自己独特的文化社会,但过去大约有过三次“放眼世界”的方针转变。当国难空前,或者面临巨大社会变革的时期,为了学习新的社会制度、先进的技术而需要派遣年轻人赴海外留学。这就是从7世纪到9世纪派遣的遣隋使和遣唐使,从幕府末年到明治时期派遣的遣欧使节,还有通过二战后的占领地区统治和救济资金以及富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Scholarship)等的赴美留学生。按今天的话说,这些都是日本人的海外留学潮。虽然二战后派遣赴美留学生并非日本独自采取的政策,但无论哪个时代的留学生都奋不顾身地奔赴海外,学成回国后在各个领域为国家的复兴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留学生减少的4个原因

如今去海外留学,主要不是基于国策,而是凭个人兴趣和关心的个人留学。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受到泡沫经济的影响,日本的海外留学人数持续上升,并在2004年迎来高峰,但2005年以后呈现逐年减少的倾向。媒体指出,很多时候,阻碍日本人海外留学的是年轻人只愿呆在国内的“内向倾向”;而笔者认为,阻碍海外留学的主要原因大致应该归结为4点,那就是“经济因素”“与找工作活动日程的冲突”“外语能力上的不安”、“教育工作者对留学持有的固定观念”。

首先是“经济因素”。去美国留学每年需要200~500万日元的学费和生活费,并且处于年年上涨趋势。因此,最近20年来在可支配收入持续呈现减少趋势的日本,这样的留学费用自然成为家庭开支中相当大的负担。就大学在校生而言,申请免除学费的大学交换留学的人很多,让人感受到年轻人留学的积极性;但在自费留学方面,学生们则明显表现出犹豫不决的倾向。因为他们不仅要支付留学费用,还必须负担国内大学的学费。根据文部科学省和日本留学指南机构(JASSO)的调查,近年主要去往亚洲各国进行短期语言及文化研修的人数呈增长态势。将这种短期精修与以选修正规课程为目的的留学相提并论,存在各种不同意见,虽说参加这种短期的海外研修的学生人数增多,但长期留学人数的持续减少势头却没有好转,究其原因,还是受到了经济方面因素的较大影响。

第二个原因是“与找工作活动日程的冲突”。日本公司通常是录用应届大学毕业生。企业公开录用信息的时间和开始审评的时间会根据经济形势而有所变动,这也学生的就学情况也造成影响。海外留学原本是以学习专业课程为目的的,一般认为理想的留学时间是大三到大四年这一阶段,但这个时间段与找工作的时间段相冲突,妨碍了高年级学生的留学。从2018年开始,公开录用信息改在了大学三年级的3月,选拔定于大学四年级的6月开始进行,这样三年级学生便有了去海外留学的可能。但是,也有一些企业会较早发布录用信息,或者提供三年级暑假的实习机会,所以找工作和海外留学还是会重叠在一起,无法解决时间上的冲突。

第三个原因是“对语言能力的不安”。接受了中等教育的学生,至少上过6年时间的英语课,从严峻的升学考试竞争中层层胜出,但还是对自己的语言能力心存不安。他们不仅在听课和拿学分上,连在国外的日常生活上也没有自信。没有实际使用英语的经验,虽然在客观性较强的考试中分数还好,但对英语的运用能力抱有不安。

第四个原因存在于教育工作者的潜在意识中,他们认为“留学是精英的事情”,死守早已落后于时代的观念,比如优秀的学生应该在拥有学位授予权的4年制大学修满正规课程的学分,留学是赋予少数精英的特权机会等等。这样的教职员越多,越会造成一种矛盾的现象,那就是虽然希望去海外留学的学生很多,但留学人数却不见增长。而最最困难的,可以说就是改变教育工作者的这种潜在认识。

在海外体验多文化共生

虽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阻碍了日本学生赴海外留学,但海外留学对日本人的国际化和全球化来说是必不可缺的,而且是最有效和高效的手段。上述的对语言能力的不自信,这其实也是对自己能否适应不同文化的担心。大部分日本人都是在日本土生土长,处于文化的孤立状态中。即使理解“不同文化”这个词,但并没有诸如“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难以进行交流”这种实际感受,随着经济的全球化以及少子老龄化的发展,日本不能排除诸如采用移民政策之类的可能性,向着多文化社会转化。这种变化越大,越急剧,适应起来就越发困难。作为大多数中的一员,为了避免身处自己国家却因不适应时代而被淘汰,就务必要让自己能够接受多文化社会。因此,对于引领这个时代的多数年轻人来说,适应不同文化和体验多文化共生的海外留学是不可或缺,现在正是要求建立产官学三方面通力合作体制的时候。

在迪士尼世界度假区引入带薪实习制度

近年来学生的需求变得多样化,大学也采取了各种应对措施。虽然短期外语进修逐渐减少,传统的正规课程学习型的留学,以及配合有多元文化环境下工作体验的留学项目成为众人关心的焦点。学生可以通过频繁的人员交流提高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力和交流能力,作为全球化人才回应社会的期待,大学也在努力满足学生的这中需求。

笔者所在的明治大学国际日本系也不例外。除了美国佛罗里达的华特迪士尼世界度假区(Walt Disney World)的5个月带薪实习外,新近还增加了诸如在夏威夷和巴厘岛的6~8个月的企业实习,推动学生前往学费相对低廉的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的留学,并与外部的国际教育交流团体合作,将大约800种的海外志愿者活动与学分挂钩,致力于扩充留学种类和缩减留学经费,通过这些努力,学生的留学率年年得到提高。现在很多大学摒弃固有观念的束缚,开始提供灵活多样的留学项目。

随着少子老龄化(人口减少)的发展,全球化社会中日本人的存在感日渐缺失,如果年轻人再不接触多元文化,只是窝在日本国内的话,那么或许有一天我们就会被世人揶揄为“失去的日本人”。可以说现在到了应该通过海外留学推进国际化教育的时候了。

标题图片:参加华特迪士尼世界度假区实习项目的大学生们(照片提供:明治大学国际日本系)

明治大学国际日本系副教授。该大学国际教育中心副主任,系国际交流委员长。专业领域是国际教育交流。通过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华特迪士尼世界度假区合作策划迪士尼实习生项目等,策划和运营该大学学生的各种海外留学项目。曾经担任美国国务院所属EducationUSA(美国教育)的留学顾问和国际教育交流协议会副会长。著作有《大学的国际化与日本学生的国际志向性》(共同著书)。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