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与英语(1):慢性英语教育改革招致的危机

鸟饲玖美子 [作者简介]

[2018.07.11]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作为政府主导的“培养全球化人才”计划的一环,面向2020年东京奥运会、“培养学以致用的英语能力”的相关举措正在加速推进,并将为日本的中小学英语教育和高考带来巨大变化。但是,这场改革的深层思路却存在根本性问题。

关于“日本人的英语”,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一些常见的说法:“全球化时代了不会英语可不行”“不过日本人的英语依然很是蹩脚”“日本人之所以说不好英语,是因为学校里教的全是语法和翻译阅读”“应该更多地教授如何说英语”。以会话为中心的英语教育改革已经实施了近30年,但上述诟病全然不见改变。本文将分析考察一下以“学以致用的英语”为目标反复进行的英语教育改革及其结果所招致的危机现状,希望对大家思考日本人学英语问题有所帮助。

政治主导的学校英语教育改革

日本公立中小学教育的内容,是根据文部科学省颁布的《学习指导要领》确定的。《学习指导要领》大概每十年修订一次。1989年颁布的《学习指导要领》,为英语教育制定的新目标,是“培养学生积极用外语沟通交流的态度”,新设了“口语交流”科目。当时的首相中曾根康弘召集的临时教育审议会,在第二次报告(1986年)中提议彻底进行英语教育改革,而该《学习指导要领》中的相关内容便是受了这种影响,可以说是政治主导下教育改革的一环。

其后一直到今天,当时的文部省和现在的文部科学省,都以“学以致用的英语”为目标,多次实施改革。比如,2003年制定的“培养‘会英语的日本人’行动计划”,推进为其五年的全面改革,内容包括对公立学校所有英语老师开展培训,增加被称为“ALT(助理语言教师)”的母语为英语的教师助手,在高考中增加听力考试,将英语变成小学必修课,等等。

现行的《学习指导要领》,在小学五六年级增加了每周一次的“外语(英语)活动”,希望学生通过唱英语歌曲或玩英文游戏来熟悉英语,从而有助于升入初中后正式学习英语。而对高中则规定英语课“原则上以英语授课”,学校教学一线为此疲于应对。

而从2020年度开始即将实施的新《学习指导要领》,则推出了可谓是登峰造极的一手。

2020年起会出现什么变化?

新《学习指导要领》的要点,首先把小学阶段实施的“外语(英语)活动”,从目前的五六年级下调到三四年级,五六年级则直接增设英语课。而此前,由于目的是为了激发对英语的了解和兴趣,所以并没有提前开展中学英语教学,也没有实际教授文字。但今后则会不同,既然成了正式教学科目,就会有通过了审定的教科书,当然会教文字,也会教简单的语法,还要评定学习成绩。小学生们通过四年的英语学习,需要记住600~700个英语单词。

其次是中学,不能像以前那样用日语教学,而要和高中一样“原则上用英语”教英语课。要掌握的英语单词量从目前的1200个增加到1600~1800个。

高中的教学内容要比目前难度更高,要掌握的单词量也从目前的1800个最多增加到2500个。目前,初高中合计要学习掌握大约3000个单词。而新《学习指导要领》要求,小学中学合计要掌握的单词量增加到4000~5000个单词。

在“培养全球化人才”政策下,草率推进的“高考改革”

2012年政府公布了“全球化人才培养战略”,特别强调要提高英语能力,这对英语教育带来了很大影响。政府针对大学,从2014年开始实施“创建超级全球化大学支援项目”,其目的是“支持和完善那些致力于加强国际通用性和国际竞争力的大学的教育环境”。事实上,这导致各大学根据申报条件纷纷提高了学生托福(TOEFL)或托业(TOEIC)等考试成绩的目标,那些未能入选的大学也鼓励英语老师想办法应对这些考试。以中小学为对象的英语教育政策,也在2013年以“适应全球化的英语教育改革实施计划”的形式得到强化。

更重要的就是目前正在进行的高考改革。有观点认为,如果高考不变,高中教学改革是不会有实效的。从这个观点出发,2020年开始,要叫停现行的“中心考试(即“大学入学考试中心考试”)”,代之以新的“大学入学统一考试”。国语和数学的高考虽已采用“记述型”考题,但在2017年度实施的调查中发现,判卷给分不一致的情况相当多,也指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在提高判分准确度基础上,如何确保足够的判卷人员、判卷所需时间、分数的调整、再次判卷等等。

特别令人担心的,是把英语高考委托给英语检定考试或托福等各种民间考评的改革。一直以来,“中心考试”的英语考试,是根据《学习指导要领》精心设计的,注重沟通能力的考察,但被认为存在只测试阅读和听力两项技能的缺陷。因此,这次改革是以探讨检测四项技能(听说读写)为前提的。但是,几十万人参加的大学入学统一考试要测试“会话能力”,实际上是极为困难的。以此为由,决定使用民间机构的考试。但是,民间考试并不与《学习指导要领》挂钩,也不是以高考为目的开发的。这个决定完全无视了这一根本性问题。虽然当前会采取大学入学统一考试和民间考试并行的方式,但预定之后将完全转向民间考试。

立教大学名誉教授。专业研究语言沟通论、英语教育学、翻译学。毕业于上智大学外语系西班牙语专业。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硕士(MA),南安普敦大学研究生院人文学研究科博士(Ph.D.)。从大学时期开始直至20世纪80年代,为国际会议及电视节目担任同声传译。1989年以后,历任东洋英和女学院大学专任讲师、立教大学教授等职。著有《英语教育的危机》(筑摩新书、2018年),《真正的英语能力》(讲谈社现代新书、2016年),《英语教育争议引发的思考》(MISUZU书房、2014年)等多部作品。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