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擒抱问题与“黑色”社团活动指导
有名无实的“自主性”带来的悲剧

内田良 [作者简介]

[2018.09.27]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学习指导纲要规定,课外社团活动必须基于“学生的自主、自发参加”。然而,现实生活中,校方似乎在“强迫学生自主参加”,并且剥夺了他们自主思考判断的机会。笔者将追溯初高中阶段社团活动的状况,剖析日本大学橄榄球社团的恶意擒抱事件。

“第一场就要击垮对方”

作为大学运动项目绝对谈不上主流的美式橄榄球,过去恐怕从未受到过如此的关注。在5月6日举行的日本大学和关西学院大学定期比赛中,日本大学防守球员(DL)对一名已结束传球的对方队员恶意犯规,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背后擒抱(tackle)关西学院大学的四分卫(QB),导致其受伤,媒体对此进行了连续多日的报道。

在此事件中,相较于恶意擒抱这一行为,发生问题的背景原因及当事人后来的应对更加引人关注。尤其是针对日本大学领队和教练教唆防守球员“第一场就要击垮”关西学院大学的四分卫这个问题,领队和教练声称“说那句话并无命令球员伤害对方的意图”,此番辩解遭到了强烈的谴责。

关于事件详情,在此不做赘述,本文将主要针对事件背后的运动社团活动和校园体育指导工作的状况展开思考分析。

 “未能自己做出判断”

在本次事件中,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恐怕要算日本大学防守球员那场新闻发布会。这名学生刚满20岁,在发布会上露面并公开了真实姓名。而且,他主动承认了自己故意擒抱关西学院大学四分卫,导致其受伤。

似乎他也可以找借口说成“是比赛中发生的意外”“惯性太大没控制住”。但他并没有找借口,而是老老实实地坦白了那是故意行为,即使这很可能导致他被追究刑事责任。可见他在发言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

在发布会上宣读的陈述书的最后一段,展现了他的决心。

此次,即使受到了领队和教练的指使,但原因还是在于自己未能做出“拒绝”的判断,按照指示做出了犯规行为,结果采用卑劣行为导致对方选手受伤,对此,退场之后我一直苦恼、反省至今。我认为坦白真相是赎罪的第一步,于是下定决心写下了这份陈述书。

他道歉表示,自己未能注意到领队和教练下达的“击垮”指令的问题性,并且按照指令做出了危险的擒抱动作。最大的问题在于未能自己做出判断。

“在恐惧之下,教育无法成立”

日本大学防守球员那场新闻发布会的四天后,关西学院大学方面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似乎充分理解对方的困恼。当被记者问及学生体育运动现状的时候,关西学院大学橄榄球社团领队鸟内秀晃这样说道。

虽然是大学体育,但体育这个东西原本应该是自主思考、实践的,在此过程中逐渐形成人格(中略)在恐惧之下、体罚之下,教育能否成立呢?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如今有各种竞技比赛,而如果还有地方在恐惧和体罚之下开展这些活动,那么我认为现在恰恰是改革的良机。

不能因为畏惧教练而对其唯唯诺诺,要靠自己的力量对每个问题一一做出判断。鸟内领队认为,从小学到大学,体育指导的意义就在于此。

有名无实的“自主性”

鸟内领队说“小学、初中和高中全都一样”,这句话含义深刻。

大学也是教育机构,和小学、初高中一样,社团活动指导也属于正经的教育活动。那么学校的社团活动是否充分给予了团员们自主思考的余地呢?

实际上,国家发布的学习指导纲要一直有规定,初高中的社团活动应该由“学生自主、自发参加”。从规定来看,完全应该是直接体现自主性或者说自发性的机会。但从现实来看,学生们往往被强制要求参加社团活动,甚至有的学生根本不知道这属于自主行为。

体育厅2017年实施的“运动社团活动相关实际状态调查”显示,32.5%的公立初中要求全体学生加入社团。现实就是全国三分之一的初中强制要求学生参加社团活动,所谓“自主性”,完全是有名无实。

另外,抛开强制与否不谈,大约有90%的初高中生都参加了社团活动。60~70%在高中加入了运动社团的学生进入大学时将脱离运动社团,考虑到这一情况,可以认为即使没有强制,但至少半强制是实际存在的(拙著《黑色社团活动》)。

阻碍学生退出社团的压力

而且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本就应该是自主行为的社团活动中,存在一种“自主练习”。比如,上课前和周日的练习有时被叫做“自主练习”。但作为顾问的老师必定会来盯着这种“自主练习”,几乎所有学生都要参加,俨然就是强制练习。

不仅是加入社团的阶段,在退出社团的时候也可能发生轻视自主性的问题。社团活动顾问会千方百计挽留“想要退出”的学生。

在某高中,有个学生提出想要退出社团时,顾问大发雷霆,冲他吼叫道“你得替一路走来的同伴想想”“你简直就是人渣”。

暴怒的理由真的是因为顾念“一路走来的同伴”吗?那些在顾问坚持挽留之下还要试图退出的学生看起来就像是和顾问作对的反叛分子。如何引导和说服他们,被认为是社团活动指导工作的一部分,而且大家都认为从中可以看出作为老师的指导能力的高低。

那么,是否应该对学生的要求千依百顺呢,这当然需要慎重对待。但社团活动原本就是建立在学生自主参加基础上的。针对“想要退出”的学生,顾问并没有暴怒的正当理由。

日本大学防守球员给我们的启示

我并不是想说社团活动百害无一利。我想说的是,假如社团活动是自主性的活动,那就应该进一步提高自由度。

也就是说,要培养可以自己动脑重新理解上级命令的含义的人,而不是忠实履行上级命令的人。如果社团活动的“自主性”有名无实,一直束缚学生,剥夺其自由,甚至剥夺其独立思考、判断的机会,那么这就是错误的教育活动。

而日本大学橄榄球社团的恶性擒抱事件正是错误的教育活动日积月累后酿成的事件。

不过,即便是在这样一个事件中,仍然存在仅有的一点救赎。

日本大学防守球员在比赛中做出的行为存在严重的问题。但他在擒抱之后很快觉察到了自己行为的问题性,第一时间明确表达了应该向对方道歉的立场,并且在公众面前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这名防守球员自主思考后的诚恳态度似乎唤起了我们对社团活动指导问题性的关注。

相较于日本大学防守球员擒抱行为本身的恶意性,舆论认为领队和教练恶劣的指导方式是更严重的问题。这个社会看来还是蕴藏着可以改变社团活动指导方式的力量。

希望大家能珍惜一个事件所激发的这种舆论的力量。

标题图片:日本大学橄榄球社团重新开始了练习活动,2018年6月29日,东京都世田谷区(时事社)

名古屋大学研究生院教育成长科学研究科副教授。生于1976年。博士(教育学)。专业研究领域为教育社会学。关注的课题有学校风险(体育事故、叠罗汉体操事故、坠落事故、“体罚”、自杀、半成人式,教师指导课外活动的负担等)。曾获2015年度“雅虎作家大奖”。著作有《教育病》(光文社新书)、《柔道事故》(河出书房新社)、《投向“虐待儿童”的视线》(世界思想社,获日本教育社会学会鼓励奖)。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