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是否会破坏日美同盟

细谷雄一 [作者简介]

[2018.08.20]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欧洲各国矛盾不断加深的背景下,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存在感与日俱增。针对日本今后的作用,笔者指出应该在自由贸易体制方面更多地发挥主导作用,并且要百折不挠地与美国保持交往。

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已有一年半时间。在此期间,国际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动。其中的许多变动是因为特朗普个人的言行引发的。在日本国内,鉴于安倍晋三首相与特朗普总统亲密的友好关系,起初人们普遍对日美同盟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但近段时间,这种乐观态度开始大大降温。担忧特朗普总统恐怕会破坏日美同盟根基的情绪不断蔓延。

悲剧性的美欧对立

特朗普总统的意图难以预测,总是在对外政策上做出一些脱离历届美国政府基本方针的言行,对此感到忧虑的并不只是日本。6月8日和9日,在加拿大沙勒瓦地区召开的七国集团(G7)峰会期间,欧洲各国、加拿大、日本等“六国”与特朗普总统代表的美国之间的冲突暴露无遗,形成了“6对1”的格局。9日早上拍摄的一张照片极具象征性,在照片中,特朗普总统双手抱胸,似乎很不高兴地坐着,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则两手撑在桌子上,瞪着特朗普总统,呈现出一种对峙的局面。

德国总理府通过推特发布这张照片后,传遍了全球各地。在照片中,安倍首相双臂抱胸站在中间的样子具有象征意义。仿佛展示了日本介入美欧之间,对趋于白热化的美欧冲突加以调和的姿态。然而,这也有局限性。因为特朗普总统坚决要打贸易战,态度极具挑衅性和攻击性,即便日本的贸易赤字扩大,但他仍然经常猛烈地抨击日本。

之后,在7月11日、12日召开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领导人会议上,欧洲领导人和特朗普总统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激化,最终导致了悲剧性的结果。多年来支撑着战后秩序的自由民主主义国家的团结状态明显发生了严重的松动。

特朗普总统渐渐开始将贸易赤字与同盟关系联系起来,并且对美国在保卫盟友方面承担了巨大负担感到不满。最近出现了一种荒谬的状况,特朗普总统一方面在美朝首脑会谈和美俄首脑会谈中,对一贯敌视美国的朝鲜和俄罗斯领导人的领导力表示赞赏,试图建立友好关系,而另一方面却总是蔑视和抨击拥有共同价值观的盟友。这是我们在战后从未见过的景象。

日本在加强自由贸易方面的作用与日俱增

对此,日本政府采用两种方法做出了明智的应对。第一,纵然形势如此困难,依然坚持加强日美同盟关系。自2016年引入安保相关法以后,日美两国在安保方面的合作得到了切实的加强。同时,正如美国去年末发布的新版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所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已经成为了日美两国共同的长期战略蓝图。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和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之间建立了深厚的信赖关系,最近一年来,更是确立了旨在应对朝鲜军事威胁的紧密合作关系。在务实合作的层面上,日美同盟的亲密度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第二,关于自由贸易问题,日本在注意避免疏远美国的同时,在加强自由贸易体制方面承担起了主导作用。首先,在日本国内,6月29日的参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1)相关法。政府着眼于在年内该协定生效,由此将形成一个由日本主导、亚太11国共同参与的大型FTA(自由贸易区)。在日本政府坚持不懈的领导协调下,这个“TPP11”最终完成了艰难的谈判。正因为如此,TPP11成员之一加拿大的总理特鲁多在今年3月8日签署协议后,曾称赞安倍首相“具有非凡的领导力”。

7月17日,安倍首相与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图斯克(欧盟总统)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等日欧双方领导人在首相官邸签署了日欧EPA。这意味着将会诞生一个GDP占世界总量约30%、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圈。由于要优先处理西日本地区的暴雨灾害,安倍首相取消了原定的访欧计划。可是,为了签下这份历史性的协议,图斯克主席和容克主席紧急决定访日,结果在东京签署了协议。这也算是史无前例的特殊做法,可见欧盟方面非常重视签署这份协议和维护自由贸易。

图斯克主席在他的个人推特上写下了这样一段热情洋溢的话。“这份协议是照亮日益陷入黑暗的国际政治的一束光。你们可以信任欧洲和日本。我们发出了这样一种明确的讯息。我们是可预判的,负责任的,今后将继续维护基于规则、自由民主主义价值和良知的全球秩序。”安倍首相或许也同样胸怀着这种激情。

克服困难,追求日美同盟的价值

不同于欧盟,日本被怀有攻击意图的拥核国家包围着,而且与周边国家之间存在一些领土问题。多年来深度介入日本领土防卫事务,且对东亚区域安保的未来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日本盟友,只有美国一个国家。假设日本的地缘条件和本地区的力量平衡不变,那么日美同盟对日本而言的价值就不会丧失。这一点与在欧洲各国之间推进安保合作的欧盟国家具有巨大差异。因此,如果要像德国和法国那样对美国明确表露出对抗态度的做法并不明智。莫如说,重要的是促使美国作为自由主义国家首领重新扮演起光荣而负责任的角色。

在与一位剑走偏锋,大幅偏离多年来美国外交传统的美国总统交往的过程中,日本外交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困难。同时,人们期待着日本外交承担起前所未有的重要使命和作用。那就是和欧盟一道维护自由贸易,与北约一道维护国际秩序的和平与稳定。还有一项重要工作是,以更加坦诚的态度审视过去这种负担和责任过度集中在美国身上的同盟关系状态,以妥当的形式理解应该改进的地方。

美国国民需要重新确认自己被赋予的伟大使命,相信应该回归基于本国国家利益的实用主义外交路线,这具有重要意义。届时,以发挥着更大作用的日本外交和纠正到更公正方向的同盟关系为基础,日美同盟想必会变得更加稳固。

标题图片:在加拿大召开的G7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中央左)表情严肃地看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右),2018年6月9日(德国政府提供/UPI/Aflo)

nippon.com编辑委员。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教授。1971年生于千叶县。毕业于立教大学法学系。2000年完成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政治学专业博士课程。曾任北海道大学法学系及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专任讲师,2006年任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副教授,2011年升任教授。著述有《战后国际秩序与英国外交——战后欧洲的形成,1945-1951》(创文社,获得SUNTORY学艺奖)、《大英帝国的外交官》(筑摩书房)、《伦理战争——托尼・布莱尔的辉煌与挫折》(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