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日本银行行长白川方明,对依赖金融政策的做法敲响警钟
[2018.12.04] 其它语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在2008年~2013年这段动荡时期担任过日本银行行长的白川方明先生最近出版了卸任后的首部著作《中央银行 央行行长经历的39年》(东洋经济新报社)。日本银行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担任行长期间是以怎样的思路来推行政策的?我们就这一系列问题采访了白川先生。

白川 方明

白川 方明SHIRAKAWA Masaaki青山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系特聘教授。毕业于东京大学经济系。1972年进入日本银行工作。历任规划局规划处处长、大分分行行长、审议官等职,2002年~2006年担任日银理事。卸任理事后,担任京都大学公共政策研究生院教授。2008年3月出任日银副行长,同年4月~2013年3月担任日银行长。2011年~2013年担任国际清算银行理事会副主席。2013年9月出任青山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系特任教授,2018年9月起任现职。

对日元升值清一色地表现出惊恐态度是日本的悲剧

——您在著作中详细阐述了在职时不便评论的金融政策与汇率的关系。您当时是如何看待汇率对日本经济的影响的?

我一直都在关注汇率变动会给日本经济造成怎样的影响。不过,汇率明明是一个在经济金融活动中自然确定的变数,却把它单独拿出来讨论其影响,我觉得是不太合适的。况且,短期利率为零,长期利率也处于全球最低水平的日本面临着无法通过自身的金融宽松政策来缩小国内外利差的状况。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这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准确的理解。只要日本银行实施积极的金融宽松政策,就能够引导日元贬值——我觉得这种经济观念依然根深蒂固。

我担任行长的时候,认为日元升值将导致产业空洞化的论调甚嚣尘上。但在海外市场扩张时期,企业在靠近消费地的国家开展生产活动是合理的选择,也是不可避免的现象。在这种大趋势中,汇率的变动虽然会影响企业走出去的时机,但决定生产基地选址的首要因素并非汇率,而是日本经济与世界经济之间的增长率的差值。

在日本国内,人们对日元过度升值的弊病津津乐道,却很少有人讨论过度贬值的弊病。一个典型事例是2004年~2007年的日元贬值局面。以电子机械和汽车为主的许多行业把生产基地迁回了国内,但从长远角度看,由于在这个本应进军海外的时期出现了回归国内的动向,导致在后来日元过度贬值得到修正的时候,国内这段时期的过度投资相应变成了巨大的调整负担。

日本人为什么如此忌惮日元升值呢?本来,因为所处的利益集团不同,无论升值还是贬值,都会有人欢迎,有人反对,这才是自然的状态。但为什么忌惮日元升值的声音完全盖过了其他声音呢?一个原因在于,出口业务不同于进口,主要集中在少数大企业手里,所以社会上往往更容易出现反对升值的声音,这种声音传递出的升值“痛感”会超过实际的程度。

虽然有些国民是出口企业的员工,但也有国民供职于能从日元升值中受益的进口企业。最关键的是,作为消费者的国民能够享受日元升值带来的好处。然而,本来应该均衡反映国民声音的媒体舆论却清一色地对日元升值表现出惊恐态度。我认为这是日本的悲剧。

加大购买国债力度的宽松效果有限

——2010年的综合金融宽松政策是在当时严峻的经济形势下,日银能够采取的最大限度的金融宽松政策。政策出台之初,引发一片哗然,但很快在人们的思维中就变成了一种常态。后来,要求跟随美国量化宽松节奏加大国债购买力度,扩大基础货币量的呼声更是不断高涨。

金融宽松政策产生效果的根源在于利率水平的整体下调。那么,增加国债购买额的“量”是否有意义呢?如果增加购买额可以拉低长期利率,那就能够产生相应程度的效果,但如果长期利率的下降空间不断收窄,那么其效果也会变小。而且最重要的是,降息的效果本身,是对未来需求的“透支”,并不会提高需求的总量。

“增加国债购买量表明了日银真心实施金融宽松政策的态度。只要明确显示出这种态度,就会引发日元贬值”——当时我们常常能够听到这样一种论调。然而,日银是否真心其实无关紧要,既然日银是从不能扩大国内外利差的位置开始行动,那么一旦世界经济出现停滞,海外利率的下降就会导致国内外利差缩小,进而就会引发日元升值。日银跟随美国扩大货币量以后,并不能促使日元贬值。相反,如果世界经济开始复苏,海外利率的上升将导致内外利差扩大,这样才会引起日元贬值。

购买国债具有一定的意义。但如果采用将金融宽松政策与物价及汇率紧密挂钩的逻辑,再加上日本的财政状况一直在恶化,那么就会被迫无休止地购买国债,陷入(已经恶化的财政制约金融政策方向的)“财政支配”状态。如此一来,在执行金融政策时就无法遵循保障经济和金融体系的稳定这一宗旨了。当时我很担心出现这种事态,所以一直在密切关注金融政策的逻辑。

——普通民众和政治家是否无法理解这种对于财政支配问题的担忧?

我认为并非完全不能理解。姑且不说缜密的理论,恐怕普通民众在直观感受层面还是对金融政策被财政状况扭曲这种事态的危险性有所理解的。同时,我认为大家并不觉得只要日银购买大量国债,释放资金,经济就会变好。

不过,频繁听到许多政治家、经济学家和大众媒体发出“因为日银采取了消极的金融政策,所以引发了通货紧缩和日元升值”这种论调之后,越来越多人会产生或许应该尝试一下“大胆的金融政策”这种心态,我认为也就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关于这一点,我卸任行长一职后,一位大企业的老总曾对我说,“每次听到只要撒钱就能搞好经济这种论调时,总觉得自己奋斗一生的工作的价值遭到了否定”,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认为这正是兢兢业业干事业的企业高管们的健全感觉。

在退出宽松问题上应该考问的是财政的可持续性

——担任行长期间,许多政治家和经济学家主张“通缩是一种货币现象”,这种说法成为了抨击日银“消极态度”的口号。

这与“摆脱通缩”“克服通缩”等说法充斥整个社会有关。本来,通缩这个词的意思非常模糊,具有多种含义,导致围绕金融政策的讨论变得含混不清。政府和经济学家将之定义为物价的下跌。而国民并没有把物价下跌称为通缩,而是用通缩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生活不安定的状态。这就出现了一种国民所说的通缩和经济学家所说的通缩含义不同的现象,这是一个很魔性的词,拥有让人联想起上世纪30年代的召唤力。

此外,海外经济学家对日本经济的理解不足也产生了影响。日本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只要物价上涨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但他们基于错误的认识,高调提出摆脱通缩和实施大胆金融宽松政策的手法,并不断展开讨论。

频频听到他们认为通过金融政策就可以解决日本经济的问题这种论调后,国民也会受到影响。虽然我认为民众并不觉得光靠金融政策就能解决问题,但恐怕也难免会琢磨“如果金融政策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问题,不妨尝试一下?”。

近段时间,我们较少听到那种宣称只要增加基础货币量(MonetaryBase)就能解决通缩和日本经济的问题这种论调了。但仍然有人认为,“只要进一步加量,就会产生效果” “实际上已经产生了效果,只是由于长年通缩导致通缩心态根深蒂固,所以物价始终没有上涨”。如果要问大家对非传统金融政策和量化宽松政策效果的评价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我的观点是还没有发生变化。

一个理由是,前面提到的关于金融宽松政策与汇率关系的误解还没有消除。2012年夏季以来,影响日元汇率变动的最大因素一直是世界经济的动向,而这一点似乎尚未得到充分理解。

——请您谈一谈日银的非传统金融政策退出论的视角和观点。

我不想评论当前的金融政策。如果要说担任行长时的想法,我当时认为非传统金融政策退出论在本质上和金融政策的技术论并无关联。金融政策的退出在技术层面并没有什么难度,通过上调日银活期存款利息水平就可以实现。在这一点上,现在的情况和零利息制度的2006年时的量化宽松的退出截然不同。

退出的难度在于,在长期低利率的前提下,已经形成了各种“头寸”。在国债市场上,如果出现平掉头寸引起的利率上涨,将对持有国债的金融机构的经营活动产生影响。在外汇市场上,将会出现日元升值的动向。这样一来,不仅会对金融系统的稳定产生影响,物价上涨率也会降低。最大的问题是长期利率上升对财政平衡的影响。如果畏惧这些问题,就只能一直实施金融宽松政策,这又会进一步固化现状。应该认真思考的是财政的可持续性。这是最重要的退出论,而非金融政策的退出论。

如今,日本经济面临的问题无法依靠金融政策来解决,旨在提高生产率的举措必不可缺。虽然以前就已经看清了这个问题,但近年来人们对这一点的认识不断加深,也让我更坚信了自己的观点。

不可忽视“民意”

——在民主主义社会,应该认为中央银行被国民和政治家赋予了多大程度的权限呢?

前面我也说过,民众从来没有依据关于通胀和金融政策的缜密讨论来进行过投票,但在2012年12月的选举时,提出2%的通胀目标,并谋求通过大胆的金融政策在两年内实现通胀目标的政府赢得了国民的压倒性多数支持,这一事实不可忽视。

日银并不是游离于国家之外的特殊机构。同时,包括日银在内的各国中央银行是否每次都判断正确呢,其实也会有失误。但与此同时,日本银行法要求日银要致力于维持物价平稳和金融体系的稳定。日银有责任在倾听各种声音和观点的基础上,实施其判断认为最有助于稳定物价和金融体系的政策。

日本银行法要求日银保持微妙的平衡感,既要以强烈的责任感去维护物价的稳定与金融体系的稳定,又要摆正姿态,不能陷入某种意义上的傲慢。即使是为了稳定物价和金融体系而决定的政策,从客观角度看也有可能会被抨击为“那只是你们自以为是”。我绝无为“央行无错论”站台之意。

未来采取何种金融政策,要由当时的日银政策委员会负责决定。不过,我认为有一种情况必须坚决避免其发生,那就是由于日银与政府之间不合理的承诺导致将来即使想要采用政策委员会判断合理的政策也无法执行的情况。为此,我在2013年与政府达成的共识文件中明确写入了日银不能让步的所有基本原则。最重要的基本原则是日银在实施金融政策同时要检查经济泡沫等可能威胁到经济持续增长的金融不平衡因素,政府要切实致力于推进经济财政改革。

采访、编撰:nippon.com日本网 高级编辑 桑原稔(2018年11月15日于东京虎门nippon.com办公室)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