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东亚中的日本史——中世纪、近世纪篇
(第一回)东中国海与倭人的世界

村井章介 [作者简介]

[2011.12.2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从14世纪到16世纪,曾在东亚地区活动频繁的“倭寇”,一直被认为与“日本海盗”是同义。但那种特定“倭寇”国籍的议论是否抓住了本质呢?

倭寇、倭人与边际人

我在1993年写过一本名为《中世纪倭人传》的拙作(东京、岩波书店出版)。虽然出版社方面委托给我的题目是“倭寇”,我则将此替读为“倭人”,写成跨越日朝国境进行活动的“边际人”(marginal man)。

“倭”这一词汇,在以往是与“日本”等同的,单纯把倭寇理解为日本海盗,虽然这一常识至今也没有改变,但我从15世纪朝鲜的文献记载中,找出了当时的朝鲜政府把倭与日本分别看待的事例,还有从对马岛访问朝鲜的人,虽然在民族上属于朝鲜人,却也被叫成“倭人”的事例,于是对那种看法产生了疑问。

对于14-15世纪时的倭寇集团,日本的研究者在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曾提出其中日本人只占一、二成,高丽人与朝鲜人占多数的见解,在日本和韩国的学术界引起了争论。虽然我受到这一新见解的启发,却感到无论是提起人还是批评者都拘泥于“倭寇究竟是日本人还是高丽人、所占比例是多少”这类设问;况且我认为,我们正是应该在拥有不同国家与民族背景,同以国家统治之极限地区的国境空间作为生活基地的人类集团即“边际人”上,寻找发现倭寇和倭人的本质。

基于这一观点,对于侧重于海盗行为含义的“倭寇”这一词汇,我认为有其片面性。有必要给他们重新定位为是从事贸易、渔业、海运之人,海盗行为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因而“倭人”这一词汇更为贴切。为此,对随着朝鲜王朝的登场,海盗(pirates)摇身变为买卖人(trader)的15 世纪,进而海盗即贸易集团愈发呈现多民族性并将活动的主要舞台转移到中国大陆沿海的16世纪,也都可以以一贯性的观点进行观察。

完全相反的倭寇形象

其后,我与韩国和中国的研究者之间的交流增多,但上述有关对倭寇和倭人的见解极其不被看好。近现代史暂且不谈 ,对古代和中世纪史的见解,日本与韩国和中国之间尖锐的对立不多,但面对最突出的倭寇问题,我感到非常困惑。其批评要点如下:

1、高丽末期的倭寇纯粹是由日本人组成的集团。对高丽社会来说,百分之百属外部存在。倭寇的实体本身是以战斗为职业的中世纪武士团,其掠夺的目的是为南北朝内乱这一日本国内的战争获得兵粮。(韩国广播大学教授李领)

2、保持国家间官方关系,有利于地区稳定,强调侵扰国家关系的倭寇以及与倭寇协同行动的中国沿海地区民众的超国家性、边际性,对恶的肯定性评价这种倒错行为,是日本方面忘记了应承担之责任的表现。(北京大学教授王新生)

两者的共同之处是,都把倭寇视为日本的海盗集团,是朝鲜和中国社会的外部者。从而归属暧昧的边界空间被抹消,由国家统合的统一的内部空间得到保证,想脱离国家统治圈的国民作为背叛者或犯人受到处置,不因其存在而动摇内部空间的统一。明白无误的是,近代国民国家掌控国民的实际状况或理念,被投影到这一形象上面。

当对历史现象的解释存在对立时,历史学所应当返回的原点就是史料。尽可能不拘泥于史料的解释。由于朝鲜和中国保留了压倒多数的史料记载,所以在涉及倭寇与倭人时,首先必须重视并倾听史料中出现的该时代朝鲜人和中国人的看法和说法。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教授。1949年生于大阪。经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后任现职,文学博士。专业为日本中世史、东亚交流史。2004年8月至2005年1月曾任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派遣教授。著作有《亚洲中的中世纪日本》(校仑书房,1988年)、《中世纪倭人传》(岩波书店,1993年)、《跨境的人们》(山川出版社,2006年)等。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