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肩负日本政界的政治家们
(第二回)北神圭朗(经济产业大臣政务官)
将日本建成世界一流的国家

竹中治坚 (采访人)[作者简介]

[2012.10.0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单刀直入地采访肩负日本未来的政治家,第2回采访的是执政党民主党的北神圭朗经济产业大臣政务官。从政府工作的经验出发,他为我们谈了对日本政治改革的看法。

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封堆”工作


北神圭朗
KITAGAMI Keiro

生于1967年。京都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进入大藏省(现财务省),历任主税局、金融厅、内阁总理大臣的秘书副官、岩手县农林水产部规划科科长等。2005年,在众议院大选中初次当选。2007年,在达沃斯论坛上被选为“2007年全球青年领袖”之一。2011年,就任野田内阁经济产业大臣政务官。

北神:经济产业省的任务难题堆积如山。应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东日本大地震的恢复与重建,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相关政策,都由经济产业省承担。还有日元升值导致的产业空心化对策、中长期能源问题对策等。这其中还包括电力公司的改革、重新启动核电站等问题。此外,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及COP17(《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17次会议)等问题等。所有这些工作,我作为政务官都要参与其中。

竹中:我想,国民最关心的,还是核电站事故问题。

北神:现在,实现了第二阶段的目标 “冷停堆”,野田首相作出了事故“平息宣言”。且不论这一表现是否合适,对发生事故的反应堆,为了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逐步完成 “封堆”工作,也必须保持其状态的稳定,防止再次发生临界。所以想告诉国民,第二步工作业已完成。

政府在2011年12月设立了“政府与东京电力中长期对策会议”,并公布了福岛第一核电站1-4号反应堆的中长期封堆措施进程表。经济产业大臣枝野幸男和核电站事故担当大臣细野豪志出任共同议长,我与内阁府的政务官园田康博一道担任副议长,并下设了推进研究开发本部,我任本部部长。这是一种尝试,为了取出核燃料,需有相应的机器人技术,所以我们尝试在研究开发的同时推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解体“封堆”作业。

竹中:厂家及国立大学的研究机构等也共同参与这一行动吗?

北神:包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产总研)在内,面向“封堆”,产官学协同一致推进研究开发,但是难度很大。

前几天到“产总研”看了一下开发中的机器人。研究人员最感困惑的,是事故现场的详细情况无从而知,因此难以决定开发何种机能的机器人为好。比如,安全壳如果出现漏洞,就需要能够进行修补漏洞作业的机器人;现场附近如果有积水,就需要能够在水中活动的机器人。由于辐射量过高,人员无法入内,需要远距离操作,可是在瓦砾散乱的现场,能否进行无线操纵?能否连线操作?需要分析查明的问题不胜枚举。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将事故反应堆首先控制在低温停止状态,以便把握现场的实际状况。

政府负有安定供给电力的责任

竹中:重启核电站需要核电站所在各县知事的许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方面也犹如陷入了“冲绳普天间基地的局面”。预计2012年夏天会出现更为严重的电力不足,对此,考虑如何予以应对呢?

北神:节电对策、独自发电、增加火力发电等,能做的事情我们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今年冬天的用电问题总算解决了,但这是在许多企业做出牺牲的前提下实现的,对此必须要有足够的认识。

但是,如果今年夏天的电力需求过高,那么在确保安全与放心的前提下,可能有必要重新启动核电站。现在,由于政府信誉扫地,所以除了资源能源厅、保安院和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外,我们还招集专家共同进行安全核查,而且还考虑最后将委托IAEA,听取外部意见,使当地民众真正感到“这样终于可以放心了”。同时,包括发电与输电方式在内,有必要进行有关电力改革的讨论。

竹中:将IAEA卷入其中,这很困难吧。如果做不到确保电力的安定供给,就存在产业空心化进一步扩大的危险。关于电力问题的最终危机管理,您是如何考虑的?

北神:我认为重新启动核电站是最终的解决手段。当然,已经指示电力公司要尽量扩充火力发电,不惜付出一切努力。但是,从产业空心化的观点来说,国家具有多大的指导能力来实施重启核电站?我认为这是关键所在。

得到地方的同意,在政治上是极其艰巨的,但到底是程序之一。明确地说,在危机管理方面,有时需要以国家权限来最终谋求电力的安定供给。为了尽量不出现这种局面,我们从现在起就以确保安全并让大家放心为目的,与当地民众展开诚恳而切实的意见交流。

参加TPP在外交战略上的重要性

竹中:下面想请你谈谈有关TPP的问题。以前就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在决定是否参加交涉阶段,执政党内部就会出现那么多的干扰?

北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笑)。由于通商交涉权是属于行政权,本来,是没有必要过问的。可是,所有情况都是如此,即使是属于行政权的事务,或者属于外交的事务,如果执政党的议员持有其它看法,作为政府便有必要诚心诚意地加以说明。这一回,也是多次进行了这样的讨论。在经济产业省的“政务三役(指大臣、副大臣和政务官——译注)”中,是由我来负责TPP问题的,所以成了与执政党慎重派议员交换意见的窗口,这或许是我身临困境越发坚强的性格受到赏识之故(笑)。

竹中:此外还听说,与中国、韩国重开了有关FTA的双边谈判。

北神:野田首相明确表明有意参加TPP,这虽被日本媒体指责为“闪烁其词”,但仅此发言,就使中国改变了态度,意欲积极协商“FTA”问题。中国似乎认为“日本已决定与美国建立经济圈”,所以慌忙表明有必要进行“日中”、“日中韩”、“ ASEAN+3”的经济合作。而以前,不管日本如何呼吁,都没有得到积极反应。关于稀土矿问题也同样,迄今没有丝毫回应,却在野田首相的发言之后,尽管实际情况并没有发生改变,却缓和了姿态。

说到日本的外交,我在20多年前就一直说,中国的崛起将成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我认为,日本在实际考虑如何与之抗衡时,TPP在外交战略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1858-1919)所说的“温言在口,大棒在手”,应该是我们的对中政策。所以如果作出不明智之举,我们要有严厉对应的准备,这一点很重要。这种场合,日本独自行动很困难,所以要事先与美国、澳大利亚及韩国一道,尽最大可能使其遵守先进国家共通的经济惯例和规则,各国必须协同表明这样的态度。

军事力量也十分重要。实际上,民主党政权成立后,减少了北海道的坦克数量,而增强了西南海域的自卫队力量。这显然起到了牵制中国的作用。

日本政治陷入混乱的三大因素

竹中:除了经济产业省,还想请你谈谈对日本政界整体的看法。小泉内阁以后,年年更换总理大臣,这可以说是政治混乱的象征。北神先生你是如何看待这一点的?

北神:我认为有三大原因。一是参议院的问题,参议院的权限过大;二是各个政党的党内管理问题;三是国民舆论的问题,即所谓媒体主导的舆论始终处于游移不定状态。

关于参议院,竹中先生你是专家。无论是哪一个政权,如果在参议院竞选中落败,法案就会在参议院上遭到否决,这是尤为困扰政治的问题。

政党内部管理也是非常重要的。刚才说的TPP问题就是如此,如果没有一个健全的组织文化以及相应的人事制度,使议员服从政党领导层的决定,那么日本的政治就难以稳固安定。

从这个角度来看,真正意义上的政府执政党的一元化十分必要。本来是应该进一步增加副大臣和政务官的职位,以减少执政党内不满分子的存在。正如中国的《礼记》中所说,“小人闲居为不善”,由于太清闲而“不务正业”。所以如果具备一种机制,让有可能成为执政党内不满分子的人,也参与到实现政权公约工作中来并承担重要课题,就会好得多。

以前菅代表时期的领导层就存在过有损党内和谐的人事安排。比如说,任用在选举中落败的干事长出任官房长官等。我认为我们经济产业省的枝野大臣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党内有议员认为“这不合适”,那也没有办法。

关于决定政策的途径,原则上是由政策调查会长总结党内讨论的结果,然后与党代表、干事长三人开会决定。但是,目前还没有像自民党那样长期稳定的组织决定形式。民主党在这一方面很暧昧,责任所在也很不明确。结果,“继续讨论”就成了行之有效的拖延战术。

第三个原因可以说是舆论及选民的问题。泡沫经济崩溃后,无论由谁执政掌权,政治涉及的都是不受人们欢迎的问题,希望国民对这一状况也能够冷静地做一思考。消费税问题就是一个典型事例,虽说伴随“疼痛”的改革大体上得到了谅解,但在具体问题上却受到强烈反对,其中仅对公务员改革和政治改革没有反对意见。其实对这两点也有必要冷静分析,到底改到何种程度为宜?作为具体的财源,到底从中能收到多大的效果等。

媒体也存在很大的问题。法国哲学家阿兰说,最幸福的工作是完全可以自我掌控的工作,所以工匠是非常幸福的职业。当今日本政治家的工作是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精神压力极大的职业。当我澄清媒体不符事实的报道时,有人甚至会以无所不知的姿态告诫我:“北神君,媒体已报道了真相,任凭你如何否认,也是无济于事的。”如果不改变这种受媒体摆布的状况,那么无论何时,政治都无法发挥指导能力。

即使被视为言行不一,即使被称为无能政党

竹中:尽管如此,你仍然以未来的首相为目标吗?

北神:由于下届选举形势严峻,所以无法明言(笑)。现在,民主党被认为是言行不一的无能政党,想改变这一形象很不容易。

我只对世界一流国家日本感兴趣。隐居后有充足的养老金,能与大家边喝啤酒边看电视转播职业棒球比赛、安闲度日,对这样的未来我是没有兴趣的。到底还是想在世界竞争中,为了增强日本的国家利益而竭尽全力,作一番事业。如果是那样的时代,总理大臣的工作也许会充满魅力。政治上,至关重要的是时运、机会。不合时宜,那么任凭你呼唤呐喊,一切都不会改变。

竹中:如果有幸成为首相,你最重视的是怎样的政策?

北神:如果一定要我说的话,就是想实现“人品教育”的义务化。

教师应该以饱满的热情给小学生讲授日本历史上的或者说生活于现代的伟人。比如说,关于棒球选手Ichiro(铃木一朗)的半生,他进入职业棒球界,首先是从二军开始的,现在却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光彩。对“在棒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这个提问,他回答说“我最珍视的是用具”。这是一种日本的审美意识。我想传授给孩子们的就是这类事情。

要说这种“人品教育”的长处何在?我认为,“憧憬”是教育的原点,要让孩子们产生自己也想成为那样的人、自己也要努力这种心情。另外,如果知道日本有如此了不起的人物存在,也可以培育孩子们的爱国心,可谓一举两得。通过这种教育,培养健全的爱国心以及每个国民的责任感,从而形成在国际社会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

竹中:你谈到了“人品教育”,那么在战后的首相当中,有你尊敬的人物吗?

北神:岸信介。因为在他辉煌而短暂的执政期间,作为总理大臣,修正了日美安保条约。通过这个修订,最大限度地扭转了日本与美国间的不平等关系。他为此自始至终竭尽全力并不惜牺牲政治生命,从这一点来说,他是非常了不起的总理大臣。

摄影:高岛宏幸

nippon.com 编辑委员。1971年生于东京都。1993年东大法学系毕业后进入大藏省(现财务省)。199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系博士课程结业。1999年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副教授、2007年起任准教授,现为教授。主要著作有《何为参议院?1947-2010》(中央公论新社,获大佛次郎论坛奖)等。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