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展会报告
海外电影海报所诠释的“世界的黑泽”
“逝世25周年 黑泽明之旅 槙田寿文海报藏品展”
[2018.09.04] 其它语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日本的文化名人迄今虽有数人被冠以“世界的××”之称,但毫无疑问,黑泽明是第一位赢得这种称谓的人物。只要看看黑泽明作品在海外上映时的海报,便足以获知黑泽电影是如何从多层面地为海外国家所接纳。

2018年4月,原本是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所属一部门的电影胶片中心从美术馆中独立出来,成立了“日本国立电影资料馆”,这是日本第6座国立美术馆。作为开馆的纪念活动,日本国立电影资料馆举办了以即将迎来逝世20周年纪念的电影导演黑泽明为主题的展览活动。

谈到黑泽,可谓是全世界最具盛名的日本电影导演之一。或许根本就没必要加上“之一”。但是,多数日本人对黑泽的评价仅仅是根据其在国际电影节上的多次获奖经历以及海外著名电影人士们对他的赞词等事实作出的判断,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亲眼目睹相关的“物证”。

黑泽明(1910-1998)凭借《影子武士》斩获戛纳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后在归国记者招待会上:1980年5月26日、千叶县成田国际机场(时事)

本次展览虽是在日本举办,但却是一次可以实际感受“世界的黑泽”的机会。所有的展品都来自于黑泽明研究专家槙田寿文(MAKITA TOSIHUMI)先生的收藏,藏品主要包括30多个国家的84张黑泽电影海报以及海外的新闻发布资料、放映日程、相关书籍及报纸广告等,共计145件。跟着日本国立电影资料馆的冈田秀则主任研究员的解说,我们可以一窥本次展览的看点。

(从左上开始)《泥醉天使》(1948年于日本上映)波兰版海报(1960年、由瓦迪斯瓦夫·雅尼谢夫斯基所作)、《生之欲》(1952年于日本上映)阿根廷版海报(50年代)、《红胡子》(1965年于日本上映)泰国版海报(1965年)、《天堂与地狱》(1963年于日本上映)英国版海报(1963年)、《影子武士》(1980年于日本上映)东德版海报(由Otto Kummert所作)

《罗生门》在日本上映后的第二年即1951年参展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获得了最高奖项的金狮奖,黑泽作品开始在全世界享有知名度,同时也是日本电影首次正式获得国际认可的一个重要契机。从此,日本的电影界也开始有意识地创作能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奖项的艺术性作品。

第12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授予《罗生门》的金狮奖像(左下)及该作品的西德版海报2张(正中央),上方的海报为1952年、右下方的海报为1959年由汉斯·希尔曼所作

《罗生门》获奖后的第二年,在西德上映时的海报洋溢着一种东方神秘色彩,充满了异国风情。7年后当《罗生门》在西德再度上映时,当时正火爆的年轻平面设计师汉斯·希尔曼亲自参与制作了海报,正面展现出其新颖艺术特性。从最初上映时单纯受到冲击到7年后认同他为电影艺术的一位领军人物,由此可见欧洲在接受黑泽电影方面也愈发成熟了。

希尔曼的构图并未采用以大号题字吸引眼球的一般手法,“其特点是通过横贯海报画面的3条水平线,将出场人物说法各异的、作品独有的叙述手法表象化,可以看出他对黑泽电影的理解更加前进了一步”(冈田)。顺便提一句,这种“叙述手法”影响力之大,甚至产生了一个“Rashomon Effect(罗生门效应)”的英语新词,用以指针对同一事件相关人员各说不一而出现矛盾的现象。除此之外,本次展览还有擅自借用了喜多川歌磨画作的瑞典版海报等,仅《罗生门》就展出了7个国家的9种海报,若能比较观赏一番,应该会很有趣。

从14个国家的海报来看《七武士》

在《七武士》西德版海报(1962年、由汉斯·希尔曼所作)前做解说的日本国立电影资料馆的冈田主任研究员

本次展出海报数量更多的是《七武士》(1954年上映),共有14个国家的版本,其中最为瞩目的是由8张A0尺寸(841×1189 mm)的纸拼贴而成的巨型西德版海报,此海报也是先前提及的汉斯·希尔曼的作品。经确认该海报的制作公司从未为其他电影制作过如此大型的海报,毫无疑问黑泽的《七武士》得到了特殊待遇。希尔曼采用了同奥运会标志相同的五种鲜艳的颜色,用以描绘最后的武士们与乡野武士们之间的大混战场面。

此海报中已经毫无在宣传日本电影时常见的异国风情了。《七武士》在日本上映6年后在美国被翻拍成西部剧《豪勇七蛟龙》,在此后制作的《七武士》西班牙版海报(1965年)中描绘的构图及风格仿佛能让人联想到西部剧中的某一场景。此外,本次展览还有珍贵的泰国版、伊朗版海报,也请务必欣赏。

《七武士》西班牙版海报(1965年、由Jano所作)及阿根廷版海报(1957年),同样是西班牙语,题目却不同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