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电影的未来
在佐渡发现的日本DNA——电影《飞吧!达科他》访谈
比嘉爱未、宇崎龙童、油谷诚至讲述“日本人永恒不变的精神”
[2013.11.01]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一架英国空军运输机“达科他”紧急迫降在佐渡岛的一个小村庄里。在村民们的合力帮助下,这架飞机重新飞上了天空。这个在佐渡岛上默默流传的故事终于被拍成了电影。影片的制作人员激动地讲述了他们在“达科他”上倾注的心血。

油谷诚至

油谷诚至ABURATANI Seiji1954年生于广岛县。曾跟随五社英雄、松尾昭典、实相寺明雄等导演工作,1989年担纲导演由山田太一编写的连续剧《梦中的日子》。主要作品有《牡丹和蔷薇》、《急救中心》系列等。这部影片是他执导的第一部电影。

比嘉爱未

比嘉爱未HIGA Manami1986年出生于冲绳县。2005年在电影《天国的来信》中初登银幕。2007年被提拔为NHK连续电视小说《皆大欢喜》的女主角。随后在《code blue救护直升机医生》、《阿护一家》等多部电视剧中出演角色。在本部影片中她首次扮演主角。

宇崎龙童

宇崎龙童UZAKI Ryudo1973年组建“DOWN TOWN BOOGIE WOOGIE BAND”出道。他创作了《Yoko from the Docks》 等许多畅销歌曲,并和阿木耀子共同为山口百惠提供了许多乐曲。宇崎还创作了大量电影音乐,曾获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音乐奖等奖项。

©《飞吧!达科他》制作委员会

1945年8月15日,昭和天皇向日本国民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日本战败了——当时的日本人是如何接受这个现实的呢?

一架英国空军运输机“达科他DC-3”突然迫降在佐渡岛的一座小村庄里,那里的村民们齐心协力,让这架飞机重新飞上了天空——当有人建议油谷诚至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在佐渡岛感受到的是日本人的DNA

《飞吧!达科他》,油谷诚至的导演处女作

“达科他迫降是在战败仅五个月之后。有的人在战争中失去了心爱的人,另外还有很多没来得及从战场上回来的人。在这样的时候,突然飞来一架敌对国英国的飞机,当时的村民是怎样想的呢?对日本人来说,战争结束、战败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不想让这件事仅仅成为一个美谈,我觉得应该把他们的感情表现出来。”

油谷导演来到佐渡岛,一次又一次地拜访了解当时情况的人,做了大量调查。主人公森本千代子的原型——梶井千代子就是其中一位。梶井女士的父亲服部确太郎在达科他迫降的时候是高千村的村长,他把英国士兵接进了自己经营的“服部旅馆”。梶井女士当时20岁,一边刻苦学习英语一边照顾英国士兵的生活起居,就这样过了40天,直到达科他成功起飞。“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应该的啊”,梶井女士微笑着回顾当时的情景。

千代子和迫降的英国士兵打招呼:“OK?” ©《飞吧!达科他!》制作委员会

“(采访的人当中)有许多80岁以上的老人,和他们见面次数多了,我渐渐萌生了一种十分眷恋的感情。老人家们非常善良,体贴,而且十分谦虚。他们接纳了我们这些外地来的工作人员,拼命地回想当年的情形。我也是在濑户内的小镇上长大的,我的爷爷奶奶、叔叔等亲戚身上存在的那种文化几乎一模一样地保留在这些老人身上。我就想,日本人原本都是这样吧!二战后,各种各样的美国文化,使日本发生了许多改变,可是,我在佐渡人身上感受到了日本人原有的人性,或者说是DNA。如果是这样的一些人,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容纳并试图帮助敌国的人们了。”

佐渡的空气抚慰了军国少年的悲伤

如果说至今存留在佐渡的日本人DNA是电影的一条主线,那么另一条主线就是油谷导演自身对战争的感受和认识。

“我是在江田岛的海军学校旁边长大的,二战爆发前,海军学校是军国少年们向往的地方。这些军国少年是原日本海军的精英,他们是如何认识日本的战败的呢?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佐渡自古以来教育就比较发达,旧学制时的佐渡中学、现在的佐渡高中都是以高升学率而闻名的学校。所以,其中理应有想考入海军学校的学生,而且周围的人也会把他们看做整个村庄的骄傲,欢送他们去上军校。因此,我考虑了这样一种剧情设定:抱着“为日本尽忠”的想法刻苦奋斗的军国少年,未及‘为国尽忠’,就带着创伤迎来了战争的终结——这虽是虚构情节,但在我心中却是真实存在的。”

在新潟举行的电影试映会(左)。主题曲《Homesick Lullaby》的演唱者石井里佳(右)

或许有人在战争中失去了儿子,因此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敌对国的士兵,或许也有一直在等待出征不归的儿子的母亲,她会理解迫降士兵的母亲的心情。油谷导演心中涌现出的这些“真实存在”相互交织在一起,最终构成了《飞吧!达科他》的故事脉络。

“刻画一个人物,很重要的一点是要了解那个人住在什么地方,吃什么样的东西,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电影中出现的几十个人物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经历,否能把每一个人物都刻画到位,便是对我们的一个考验。这一次,我们驻扎在佐渡进行拍摄,演员们平时经常在村子里转悠、散步,感受佐渡的氛围,我认为这对成功塑造角色起了很大的作用。演员们在各自的角色中认认真真活了一回。”

电影制作中的融洽气氛,化解了初次担纲主演的紧张情绪

比嘉爱未:“这部作品浓缩了日本最优秀的精神,能遇到这样的作品是我的幸福。”

比嘉爱未,在《飞吧!达科他》中第一次演女主角,出色演绎了森本千代子一角。

“把佐渡人视若珍宝世代相传的故事拍成电影,让我们倍感责任重大。作为主角,能否创作出一部好的作品?能不能演好这个角色?一开始我有过种种不安。不过,拍完以后我觉得,主角拥有带动周围人的力量固然重要,但是绝不能变得独断专行。就像佐渡的人们拧成一股绳让飞机飞上天空那样,大家共同朝着目标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这就是我通过这次拍摄获得的宝贵体验,我很庆幸自己能够遇到这部电影。”

出生于冲绳县的比嘉在佐渡方言上下了很大功夫。

“岛上的人们看到我们努力学说岛上的方言,特别高兴,即便我们说得不好。如果拍一部有关自己家乡岛屿的电影,里面的对白却是普通话,那该多么扫兴啊!正因为我明白这种心情,所以我觉得应该说佐渡方言,营造出真实感,否则是很失礼的。可是,当我收到方言的录音带时,发现实在太难了!我真有些后悔了(笑)。在佐渡,我还向参与拍摄的志愿者求教,虽然说得并不完美,不过要是人们能感受到我的这种努力,我就满足了。”

据说当比嘉见到女主人公原型梶井千代子时,她在对方的柔和气质中感受到了女性的坚强。

“当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人出现在面前时,我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对待。千代子女士的勇气实在令人敬佩。当然,英国人想必也很害怕。双方是怀着对对方的恐惧渐渐靠近的。我再次认识到:救人于危难是日本人自古以来的美德。我希望大家能在这部作品中感受到日本人的优秀品质和人与人之间牢固的纽带。”

那个时代,日本人活得诚实而得体

佐渡的合唱团参加歌曲录制时,宇崎龙童说:“从他们的声音里能够嗅到佐渡的味道。我可以确信,这下主题曲终于完成了”。

担任电影音乐制作的宇崎龙童读过剧本之后,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一首爱尔兰的摇篮曲。

“岛民的心情,紧急迫降的英军士兵的心情,用怎样的旋律才能把它们表现出来呢?父母的心情、孩子的心情,当我想用音乐把所有这些感情都囊括进来时,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爵士乐歌手平·克劳斯贝唱过的一首爱尔兰摇篮曲。我上小学的时候常常听这首歌,我觉得歌中的哼唱很适合这部电影。于是,我就把原歌的英文歌词翻译过来试着录了一遍,结果我的妻子阿木燿子听了以后说:‘这个词不行’(笑)。她说:‘这个词太直接了,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超越国界的人类大爱和父母子女之间的亲情’。于是我说:‘既然这样,那你来写吧!’‘写就写’。事实证明,新写的歌词的确很好。”

宇崎先生一直致力于日本的地方振兴事业,参与策划了新潟县长冈市的一项名为“长冈人的精神”的活动。他也希望更多的日本人、外国人能够看到《飞吧!达科他》这部影片,从中感受到佐渡岛的魅力。

“那是一个日本人活得诚实而得体的时代。人们能够恰如其分地接纳包容外国人,日本人之间也不会发生歧视或区别对待。电影中把这个说成是‘佐渡人’的精神,其实我觉得这种精神在今天也能引起共鸣,可以说是日本人的精神。我不觉得韩国或中国所看到的战争中的日本国家形象都是正确的。虽然佐渡只是日本很小的一片地方,但拥有佐渡人这种心态的人也是存在的。如果观众能通过这部电影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对日本的印象或许多少会发生一些改变吧。”

摄影:KODERAKEI(比嘉爱未)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