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架起日中民间交流之桥
历经磨练,收获成功——活跃在日本相扑界的中国力士苍国来
[2014.05.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你就别用中文,直接用日语采访吧”——身为中国人,在蒙古文化环境中长大。孤身来到异国他乡日本,承受了语言、饮食等生活上的压力,甚至被卷入假赛冤案,一度被迫离开相扑界。但是,他在法庭上赢得了胜利,扭转了两年多空白带来的劣势,在今年五月的比赛中重返一级力士“幕内”的地位。他,就是来自天苍苍野茫茫的内蒙草原的“苍狼”,融和汉蒙文化于一身的苍国来。

苍国来

苍国来SŌKOKURAI1984年生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孩提时代起开始学习蒙古相扑,后进入该自治区体校学习摔跤。曾获中国青少年摔跤比赛(84公斤级)第8名。因对日本相扑感兴趣,于2003年6月赴日,入荒汐门下。在2010年1月的赛事中晋升“十两”,同年9月的比赛中跻身“幕内”。但是,2011年因大相扑假赛问题而蒙冤,被迫退出日本相扑协会长达2年有余。2013年3月,苍国来在法庭判决中胜诉,挽回了清白,重返相扑协会。此后,一时间因成绩不佳曾降级为“十两”,但在2014年5月的比赛中再度晋升“幕内”。现在排名为“西前头15枚目”。在相扑比赛之外,他还和师傅荒汐及担任东京都中央区教育委员的师母一道,热心参加社区的各种公益活动,以此回报社会。

已为世人熟知的日本国技大相扑,如今也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深化,外籍力士日渐增多。他们之中的一人,就是在今年5月的赛事中重返“幕内(※1)”地位的中国力士苍国来。

第一位来自中国的“幕内”力士

挂在训练场上的“幕内”“苍国来”名牌

大相扑的力士人数,单是登载入5月的比赛名次表上的,就有647人。他们按实力分组,位居最高级别“幕内”的力士只有42人。苍国来初次晋升“幕内”是在2010年9月的赛事上,他也是第一个进入“幕内”的中国力士。

人们通常将“幕内”及其下一个级别的“十两”力士,敬称为“关取”。苍国来在当年1月升为“十两”时,就因是“时隔36年诞生的中国‘关取’力士”而成为人们热议一时的话题。虽然另有一位名为清乃华的力士,父母也是中国人,但他是大阪生大阪长的华侨,所以苍国来是第一个名副其实地真正来自中国并成功跻身“幕内”的力士。

“在勤学苦练中成长”

苍国来所属的荒汐“部屋(※2)”(东京都中央区),每天一大清早就开始了一天的活动。训练通常在六点半到十点左右进行,我们采访小组八点到达时,只见设在“部屋”一层的道场里,力士们已经个个大汗淋漓,他们反反复复地在“土俵”(相扑台,角力的场地、土台——译注)上练习着碰撞动作。

这天参加训练的力士约20人,身高体胖、膀大腰圆的力士们在剧烈的碰撞角力中发出的沉闷的“嘎喳”声,回响在整个道场,被摔倒在“土俵”上的年轻力士,浑身沾满了沙土……。实力相当的力士,轮番展开对阵练习,一次角逐下来,个个气喘吁吁,站在“土俵”周围,等待着下一场较量。

训练的艰苦程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记者试探道:“听说中国的年轻人大多数是独生子女,被称作‘小皇帝’,很多人都是在溺爱中长大的。这样的艰苦训练他们大概是无法承受的吧。”苍国来想了想,笑着回答说:“训练虽然很苦,但你也必须要坚持,否则你就不可能成长。这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都是一样的。它是通向成功的必经之路。”

挑战艰险征途

苍国来生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名为恩和图布新,19岁时赴日。

“在中国我学的是摔跤,了解了日本的相扑后决心做一个相扑力士。起初虽然父母都反对,不过后来他们觉得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所以就同意了。”

2003年4月,打定主意要当日本相扑力士的恩和图布新,去饭店拜访了前来中国寻觅弟子的荒汐(原“小结”力士大丰)“亲方”(相扑中对掌门人、师傅的称谓——译注),要求拜其门下。当时,荒汐想招收其他体格较好的候选人做弟子,但没有交涉成功,正准备回国。就这样,荒汐“亲方”收下了恩和图布新这个年轻人。同年6月,恩和图布新赴日正式拜师入门,并于同年9月初登相扑台,参加了正式比赛。然而,摆在他面前的并非是一条康庄大道。

洗清“假赛”冤案,重返赛场

苍国来回忆说:“因为一开始不习惯日本的饮食,体重难以增加。当初一碗饭也吃不下,有时是塞进嘴里硬吞下去的。不过现在我特别喜欢日本饭菜,连纳豆都能吃了。”

入门之初,荒汐“部屋”刚成立不久,只有师傅荒汐和两名弟子,其中一人就是苍国来。训练也是到其他“部屋”进行的。一时间苍国来还受十二指肠溃疡的困扰而降级,但是,在师傅荒汐的精心调教和他本人刻苦勤奋的努力下,成绩稳步提高,晋升到“幕内”的“东前头13枚目(※3)”。

然而,灾难如晴天霹雳般从天而降。2011年4月,日本相扑协会判定苍国来有参与假赛的嫌疑,对他下达了劝退处分。这当然是莫须有的罪名,在师傅荒汐的支持下,苍国来诉诸法律,将相扑协会告上法庭,并于2013年3月胜诉,赢得了“解雇处分无效”的判决,重新回到大相扑的赛场。

“在这场冤案中我吃了很多苦头。对力士来说,两年多的空白是致命伤。重返赛事后,输多赢少,一时曾降级为‘十两’。”

但是,苍国来没有因此而气馁。

“无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大家都鼓励我,为我加油,我非常感谢他们。”

在实践中掌握日语

苍国来说着一口流利的日语,对记者的夸赞,他回复说:“相扑界是个优胜劣汰的严酷世界。今天传授给你的东西,如果不及时掌握,那么你很快就会从这个世界中销声匿迹。我们的日语,不是从书本上学的,都是在实践中通过亲身体验掌握的。”

据说苍国来还曾在名牌大学早稲田大学做过题为《日语的学习方法》的讲座。4年前他与同乡的女性结婚,现在父母和两个妹妹还住在家乡赤峰,他时常会回去看看,据说5月的赛事结束后他也计划回家探亲小住几天。

图片摄影:KODERAIKEI
合作采访:荒汐部屋、公益财团人日本相扑协会

(※1)^ 日本大相扑名次表中的级别名称,是列在名单头排的高级力士,从高到低包括横纲、大关、关胁、小结、前头。

(※2)^ 相扑部屋,是日本培训相扑力士的组织,类似武术流派的道场、门派。每个相扑力士都要有一个所属的相扑部屋,否则不能正式出场比赛。相扑力士们在所属的部屋中集体生活并接受训练。

(※3)^ “前头”级别中,东西两组中东组的第13名。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