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架起日中民间交流之桥
冨田伸明:在中国传播日本和服文化的艺术制作人
[2014.12.15]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和服”是代表着日本文化的传统服装。和服在日本又称“吴服”,顾名思义它原本是由中国三国时期的吴国传来的。有这样一位人物,他给和服注入生命能量,在欧美、亚洲等世界各国举办和服展示会,孜孜不倦地传播着日本文化。他就是出生于京都的日本文化传承艺术制作人、京香织株式会社总经理兼法人代表冨田伸明。他在上海、大连、北京的大学讲授和服文化,给反日情绪根深蒂固的中国青年心中,注入来自日本的涓涓清流。

冨田伸明

冨田伸明TOMITA Nobuaki1963年生于京都。日本文化传承艺术制作人,京香织株式会社总经理兼法人代表。曾亲自指导NHK红白歌会女主持们的和服装着。在欧美和亚洲等世界各国举办过“冨田伸明设计和服展示会”,他孜孜不倦地传播由和服体现的日本文化。即便在2012年以后日中关系骤然变冷的日子里,依然坚信“文化超越国界”的理念,在北京、上海和大连等地的大学开办相关讲座。

从公务员家庭走向和服世界——母亲的教导是精神支柱

(※1)田在和服的设计、选择、穿着等方面的艺术成就已有公论,那些日本最著名的女演员们点名表示“希望和您一起工作”,艺术创作的邀约源源不断。迄今,冨田作为和服“设计师”和“造型师”参与制作的电影、舞台剧、广告不计其数。据说“多的时候,一天的电视节目中约80%的和服都是他经手的。”

冨田出生于公务员这样一个与和服无缘的家庭。但他说,自己的母亲非常喜欢穿着和服。然而,最爱的母亲在他高中毕业后不久就辞世了。在极度的悲痛中,冨田想到如果能用母亲一生心爱的和服,把女性装扮的更加美丽的话,不就是对母亲最好的怀念吗?从此,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和服的世界里。

在销售和服的工作中,冨田几乎转眼之间就成了顶级营销员。他于27岁独立创业,设立了属于和服行业的“京香织”(总公司位于京都市上京区)。冨田拼命工作,“那时,即便三天三夜通宵达旦地干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支持他如此拼搏的精神力量就是母亲的教导:付出别人的三倍努力!

发挥卓越的创意,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件和服是冨田女星设计,女演员檀REI曾经穿用的

公司经营走上了正轨。已过而立之年的冨田,接着向演艺世界发起了挑战。为了让人们看到自己“创作”的和服,他叩响了松竹、东映等的著名电影公司的大门。起初,根本没人理睬他。“到底怎样才能和能管事的人见上一面呢?”冨田冥思苦想起来……。哦,有了!他套上T恤衫,穿上牛仔裤,装作剧组工作人员的样子,嘴上说着“早上好”,一低头就“混”进了大门。日复一日地他给演员和舞台工作人员摆放随意脱下的鞋子。过了些日子,他引起了剧组人员的注意,人们奇怪“这小子是谁?”,终于有一天他被叫去办公室问话。冨田感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了!于是他双膝跪地央求道:“请您看一下我做的和服,哪怕就一眼!”但是,电影公司的主事人员根本不依不饶,令其“马上出去!”女主角山本阳子看到这幅场景,招呼他说“你过来吧!”

此后,不仅山本阳子,冨田还亲自主持和打理了大牌女演员森光子(已故)、高岛礼子,仲间由纪惠,常盘贵子,檀REI等众多著名大腕的和服设计和搭配,奠定了其日本一流和服制作人的地位。冨田的实力和名声如今已经漂洋过海,他施展才华的舞台还扩展到了美国。

来到和服的故乡中国,在大学讲授和服文化

2012年,冨田正在美国洛杉矶与好莱坞有关人员商量创作新电影事宜。围绕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的主权问题,日中之间的关系一天天紧张起来。电视连日播映有关日中关系恶化的新闻。冨田也感到忧心忡忡。

冨田天天打交道的所谓“和服”,别名又叫“吴服”,是从中国三国时期的吴国传来的服饰。我既然是从事“吴服”事业的人,那么在日中两国关系恶化的时候,我个人能贡献些什么正能量呢?冨田思来想去,终于向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提出了举办和服展示活动的建议。而当时,受日中关系恶化的影响,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一系列纪念活动正接二连三地被取消。

“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是不应该让文化交流的火种熄灭”。冨田怀揣一腔热情,说服各方负责人,终于2013年春天,在上海举办了“和服展示会”。这距离1994年日中文化交流活动中在上海举办的“和服展”,已经整整过去了18个年头。

今年5月在上海复旦大学举办和服穿着体验活动

在和服展示会上,他为中国人试穿上“正宗”的和服,让他们亲身体验日本文化。冨田回顾道:“中国人对日本文化并没有厌恶感,会很直率地称赞和服之美”。除了这些面向大众的活动之外,冨田还想多创造一些让中国年轻人了解日本的机会,为此,他在上海、大连、北京的大学开始义务讲课。到目前为止,他在30所大学开过讲座,听讲的学生多达约一万人。

冨田开办讲座时经历了这样一件事。有位中国女大学生在体验穿着和服的时候,突然间眼泪婆娑而下,哽咽着说:“老师,对不起!”

“我从小就听祖父祖母说曾经吃过日本人的苦头,一直憎恨日本,还参加了反日游行。今天是朋友邀请我来的。不过,老师您为我穿和服,流了那么多汗。我现在想更进一步地了解日本和日本人。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日本看看!”

听了这番话,冨田也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

“这是比领取奥斯卡金像奖更为珍贵的瞬间。文化超过国界。在这一瞬间,我确信,这就是我将来应该去做的事情。”

为了振兴和服产业

冨田努力向全世界传播和服之美,步伐稳健而坚定。然而至关重要的日本和服产业却一路走向衰退。“吴服”的零售市场规模,顶峰时的1981年为1.8万亿日元,而2013年则已下滑到3000亿日元,仅为鼎盛期的六分之一。现在,日本国内制作歌舞伎服装等的大型织机共有6台,其中投入生产运作的只有2台。还有,和服手艺人本身面临着失业的危险,要确保后继有人实在非常困难。

“从关系密切的手艺人那里得知,他们很多时间没活干,工资折算起来每小时只有250日元。这点收入根本无法生活。再过两年,和服手艺人都要撑不下去了。”

这种现状,都是由于在现代社会生活中,人们与和服渐行渐远之故所造成的。

“生活方式无法回到从前,确实很难再每天穿和服。但是,如果人们拥有一些用和服面料制造的物品,不也很好吗……”

今年5月在上海复旦大学举办和服穿着体验活动/西阵织锦缎制作的葡萄酒包装套(袋)

冨田萌生了这样的念头,于是马上行动起来。他用“西阵织”(※2)的绸缎,制作了平板电脑终端的外套、葡萄酒瓶包装套(袋),小物件盒等样品,拿到有关公司推销。迄今正式发布的产品,有日式花纹水果刀、用歌舞伎服装料子制作的刀鞘、和海外体育用品厂商合作开发的带有日式花纹的雪橇用品等等。

“如果能够把‘KIMONO’(和服之意,为日语的读音——译注)运用到IT商品或其他全新的理念中去,创造出世界需求的衍生产品,那么,不仅和服手艺人的工作会多起来,而且他们的制作技艺也有可能因此而代代传承下去了。”

冨田伸明先生今后仍将坚韧不拔地在和服之路上不断迈进。

图片提供:京香织株式会社、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

撰稿人:永岛雅子

(※1)^ fù,“富”的异形字。

(※2)^ 西阵织,是京都市西阵地区生产的高级绢织品的总称。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