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架起日中民间交流之桥
应对老龄化的世界难题,身体力行推进日中合作——访中国女实业家聂梅
[2015.03.24]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目前的日中政治关系被认为是“战后最严峻”的。但是2014年,访日中国游客人数比上一年增加83.3%,达到了2409200人次(※1)。日中民间交流在各个领域继续扩大。有这样一位中国女实业家,把中国的软件开发能力和日本的金融经验技术完美地结合了起来。她就是“FANJAPAN株式会社”的法人代表总经理兼中国的软件开发公司“帆扬高新技术产业(武汉)有限公司”总经理聂梅。

聂梅

聂梅NIE Mei1960年北京市出生。由于文化大革命随母亲迁居到新疆乌鲁木齐。此后,又与父母一起移居到湖北省农村的“五七干校”。小学后期、中学、高中都在地方城市武汉的学校里度过,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专攻计算机科学。1982年毕业,在大学的研究所工作。1985年首次来日本进修一年,1990年再度来日本在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留学。1992年就职于日本企业。1997年在武汉创立了软件开发公司。目前,针对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快速演化,她和日本合作者计划把日本业已成熟的养老系统及总体构架设计加以中国化改造,并正积极准备推广。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比日本还要快

聂梅和她最喜爱的一幅书法作品“德不孤必有邻”

截止2013年10月1日,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为3190万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就是“老龄化率”为25.1%,创历史最高记录。但中国因受“独生子女政策”等的影响,正以比日本更快的速度走向老龄社会。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2013年底已经突破2亿人大关,为2.0243亿人,其中65岁以上人口达1.3161亿人。老年化比例已经提高到14.9%。据推算,中国老年人口在2025年将突破3亿,2033年还将达4亿左右。

其结果,在中国承载着整个60岁以上老年人口养老金的从业人口(15~59岁)的社会负担在加重。据计算,现在有5个就业年龄人口“负担”着1个老年人的话,到2040年时将不得不由2个人来“负担”1个老年人。还有,在中国,为老年人服务的设施严重不足,“养老金制度”和“陪护保险制度”也有待进一步完善,所以聂梅指出:“中国的老龄化社会问题比日本还要严峻。”

为中国引进“日本版401k”(※2)

合作伙伴久保国泰先生访问中国

于是,聂梅决心把在老龄化社会上先行一步的日本的经验及其教训,都引进到中国的实践中来。聂梅的事业合作伙伴久保国泰先生(注册会计师)为防备日本的养老金制度崩溃而创立了“选择制退职准备制度”和“电磁生活信托”(※3),她正积极地推进把这个计划引进中国。

这个制度,是为了完善处于危机状况的日本公共养老金制度和企业养老金制度而实施的日本版401k养老金计划,该制度受税法上的优惠措施,能很好地积蓄起养老资金。与此同时,FANJAPAN株式会社已经与大保险公司等联合,以中小企业作为主要对象,开始提供该养老金计划。一般地讲,中小企业没有足够的能力单独建立回报丰厚和独立的企业养老金制度。

“现在完全可以预见到,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发展,将来只靠公共养老金是无法生活的。这是一个不仅仅在日本才会发生的问题。所以要在养老金问题变得像日本那样严重以前,促成中国引进‘预防’和‘化解’这个问题的制度。”

武汉大学曾经“心痛”计算机人材的“流失”

其实,这个“选择制退职准备制度”的电脑软件对应系统,是以聂梅为主的团队在接受了久保先生的帮助和建议之下,在中国开发并完成的。如同她的简历所述,早在中国电脑的初创时期,她就一直从事软件开发,经过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的深造磨练,成长为超一流的计算机人才。

“在大学开始学习电脑的时候,连磁带和软盘都没有,那时用纸带、剪刀和胶水当工具。”

聂梅当时上大学选择计算机学科是用的“消去法”。一般认为只要学了“物理、数学、化学的话,不当研究人员,就很可能成为教师”。聂梅不想当教师所以选择了属于理科的计算机专业,这样,计算机成了聂梅“一生的职业”。聂梅谈了1985年初次来日本时的印象。

“(第一次来时日本),不知怎么地,像是有一种‘久违’的亲近感。我从孩提时代就非常喜欢看日本的电视剧和书,也许是《阿信》和《姿三四郎》等印象深刻的缘故吧。”

聂梅早在中国就很扎实地学习了日语,所以进修过程中,在日本企业能彻底地专注于学习电脑的软件开发等技能,同时她也很好享受了滑雪、茶道和插花等的生活情趣。当1990年她再度来到日本时,进入了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留学。

当时,聂梅并不是个受到资助的“公费留学生”,而是属于生活不够宽裕的“自费留学生”,从亲戚那里借了一部分学费来到日本。但是聂梅突然远渡日本,对武汉大学来说是个大事件。毕竟中国的一个宝贵的计算机人材“流失”到海外了。

丝毫不减对祖国的满腔热忱

聂梅从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中途退学,没有返回武汉大学研究所,而是到金融专业的咨询机构PFPS研究会工作了。那是个与“FANJAPAN株式会社”有关联的企业。久保先生为了开发面向中国的软件,特地把聂梅作为人才挖了过来,而把聂梅推荐给向久保先生的,则是他东京大学的朋友。

久保先生的恩师有泽广巳赠送给中国的《资本论》初版本

久保先生是三菱银行的职员,担任总社信息开发室室长和神保町支店长等职,是位金融问题的高级专家。久保先生的恩师是有名的经济学家有泽广巳先生(已故)。久保先生从学生时代,就听有泽老师常常讲,“日本的复兴是由于中国放弃了战争赔偿”。有泽老师还向中国赠送了世界上极为珍贵的马克思《资本论》的初版本。从老师那里他懂得了“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弥足珍贵”。以后,久保先生进入银行工作,仍然十分关心中国的情况,在设立了PFPS研究会之后,便进一步加强了与中国的联系。

“日本人和中国人有着各自不同的优点,软件开发也如此。中国个人的软件开发能力很强,但是把软件共享、系统地加以运用则是日本人的强项。所以彼此相互合作,为最佳选择。”

1997年,久保先生高度评价聂梅的工作,把她提拔为“FANJAPAN”的总经理,还让她在中国设立了软件开发企业“帆扬高新技术产业(武汉)有限公司”(通称“帆扬中国”)。

“PFPS的《选择制退职准备给付制度》的对应软件是一个规划性质的商品,是中国的软件开发力和日本的金融经验技术相结合的产物。如果有了它,中国的老龄化社会问题能够至少变得更和缓,向好的方向更迈进一步,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聂梅对日中友好的满腔热忱丝毫不减啊!

(图片提供:聂梅女士)

标题图片=聂女士毕业的国立武汉大学

(※1)^ 根据日本政府旅游局(JNTO)的最新数据推算。

(※2)^ “日本版401k”又称“确定缴费养老金制度”,是“企业养老金制度”之一。在工作阶段每月交付一定金额的养老金,该资金的运用和损益最终反映到退休后的养老金上。从这个特点上来看,将来领取的养老金数额是不确定的。这个制度是参考美国《国内岁入法401条(k)》制定的,属于性质相同的制度,所以有“日本版401k”之称。

(※3)^ “电磁生活信托”:是一种以电磁方式记录管理的个人生活信托。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