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吉田松阴及其弟子们
世界和日本“志士”的首次接触
吉田松阴和他的弟子们①
[2015.06.0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吉田松阴被称为日本明治维新的精神领袖,作为“尊王攘夷”的始祖,日本人已经将其神化,这反而让今天的人们无法看清他的真实形象。有意思的是,外国人介绍松阴的事迹比日本人还早。其中描绘的松阴的形象,是一位以其人格魅力感染了众多门下弟子,并对他们的人生产生了决定性影响的人物。

1854年4月25日拂晓、伊豆下田港

在给日本带来了历史性冲击的航海远征“黑船来航”(1853年,嘉永6年)的第二年,美利坚合众国海军准将马修·佩里率领由7艘军舰组成的东印度舰队再次造访日本,逼迫德川幕府对其上一年提出的开国要求作出答复。佩里采取的是“炮舰外交”手段,舰队甚至开进横滨近海。3月31日,双方在横滨近海成功签订了《日美亲善条约》(即《日美神奈川条约》)。之后,为了厘定条约的细则,佩里舰队停泊在伊豆的下田港。期间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

4月25日拂晓,佩里舰队的密西西比号军舰的舷侧,突然出现了两位年轻武士摇着小船靠近过来,并准备用梯子登舰。在密西西比号舰长的指示下,两人又在风高浪急中划向旗舰朴哈坦号,历尽艰险,终于登上了甲板。高座在旗舰上的佩里提督,通过翻译质问他们的意图。以下为佩里后来向美国国会提交的远征报告中的记载。

吉田松阴像(图片提供:山口县文书馆)

“他们直率地坦白,他们的目的是希望我们能带他们去美国,以实现周游世界、增长见识的愿望。……他们很有教养,能够流畅而工整地书写汉文,待人接物也礼貌干练。提督得知他们的目的后答复,他个人也很想带几个日本人到美国去,但遗憾的是不能这样做。……对于提督的答复,两人非常惊慌,声称如果回到陆地上他们一定会被砍头的,恳求允许他们留在船上。这个请求当场被干脆但又礼貌地拒绝了。他们还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两人用尽各种理由为能够得到支持而辩解,希望诉诸于美国人的人道之心。最终,一艘小艇从军舰上吊下来,两人被送回陆地。两人冷静地稍示抗拒后,慨叹着自己的命运,悄然下了舱门。小船划到估计是他们出发的一带让他们登岸了。”(马修·佩里著,F·L·Hawks编撰,宫崎寿子监译,《佩里提督日本远征记》)

日本禁止本国国民擅自出国,违禁者判死罪。即使在美国人眼中这两人是无辜的,可按照日本法律他们就是罪犯,佩里深知这一点。而且,此时美国刚刚强迫日本方面做出很大让步缔结了开国条约。在这个微妙时期,自己很难作出破坏日本法律的决断。第二天,佩里通过幕府的翻译得知两人安全上岸并被官府逮捕的消息。他在报告书中这么记述了当时的感受。

佩里看到了日本的未来

“这件事情很有深意,它显示了两位有教养的日本人的强烈求知欲,他们为增长见识敢于无视国家的严法,敢于赌上性命。日本人无疑是求知欲旺盛的国民,他们应该会欢迎能够增长道德和知识能力的机会。这两位运气不佳,但他们的行动可以认为是该国国民的特质,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能体现该国国民的强烈好奇心了。他们的行动之所以受阻,只不过是因为极其严苛的法律和保证不违法的严密监视体系在起作用。从日本人的这种特性,可以推断这个有趣的国家未来蕴含着怎样的可能性啊,或许应该说,它是多么有希望啊。”

这两位,就是长州藩(现在的山口县)出身的武士吉田松阴和他的弟子金子重辅。之后,两人作为罪犯被遣返回长州藩,并被囚禁在长州藩的首府荻的监狱里。第二年,金子重辅在狱中死去。而吉田松阴则被允许出狱,在家软禁。这时,松阴继承了叔父开办的私塾“松下村塾”,教授附近的少年,并开始著书立说。但到了1858年,《日美修好通商条约》缔结,松阴强烈反对条约,甚至策划要暗杀当时的幕府老中(直属将军的、统揽国政的常设职位——译注)。这时,以幕府大老(将军的副手、临时置于老中之上的最高职位——译注)井伊直弼为中心正在对反幕府势力开展名为“安政大狱”的大规模镇压。松阴再次被充满戒心的长州藩当局逮捕,并被引渡给江户幕府。结果,松阴于1859年被处以死罪,享年29岁。

囚禁松阴的野山监狱(现山口县荻市今古荻町)

佩里来航以后的德川幕藩体制末期,即所谓的“幕末”,那些激进的改革派活动家被称作“志士”, 他们高举“尊王攘夷”“勤王讨幕”旗帜,抵抗来自海外帝国主义列强的压力,力图改变国内体制。松阴作为他们的精神领袖,被后辈们推崇为殉教者。在下田发生的这件事情,可以说是世界和“志士”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的实例。之前,佩里看到的都是现实版的“亚洲的停滞”——幕府首脑和官僚们展现出来的“无能、懦弱、不负责任”, 而这次的下田偷渡事件无疑给佩里带来了强烈的冲击。

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