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1995年,日本的转折之年
“最后的奥姆真理教案件审判”结束审理——历经20年方才查明的精神控制真相

江川绍子 [作者简介]

[2015.10.0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对奥姆真理教前信徒高桥克也被告的一审判决,标志着20年前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等一系列奥姆真理教相关案件的刑事审判告了一个段落。让我们再次看看,奥姆真理教使优秀年轻人蜕变成罪犯的背景。

奥姆真理教案件审判中192人被起诉,所有被告的一审都已完结

终于结束了。4月30日,东京地方法院对奥姆真理教案件审判的最后一名被告高桥克也,作出了无期徒刑的判决。高桥是在逃亡17年后被逮捕归案的。一系列奥姆真理教案件的审判,一审都已全部完成。虽然被告高桥克也正提起上诉,但通常控诉审理不会像一审那样在法庭证据调查上花费那么多时间。最高法院确定终审还需要几年时间,但就通过司法程序调查奥姆真理教案件真相的进程来说,可说告了一个段落。

原奥姆真理教信徒、被告人高桥克也,经过17年的逃亡生活之后,于2012年6月15日在东京都大田区被拘捕(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1995年3月,发生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紧接其后,日本警方终于开始对奥姆真理教(现为“阿莱夫教”)进行强制搜查。被起诉的奥姆真理教相关人员共达192人,包括教主麻原彰晃在内。令人遗憾的是,策划了各项重大事件并熟知准备情况的教团二号人物,在强制搜查过程中,遭暴徒袭击致死。有些事件,是教主直接通过该干部发出指示实施的。他的死亡,导致部分情况至今仍不明朗。但其他众多教团干部详细供述了自己经历的事实,揭示了教主的涉案以及教团内部实情等,使我们了解到许多情况。

在日本,记者很难在拘留所或监狱里对被告人或服刑中的囚犯进行采访。即使获许会面,会面时间也极其短暂。而且,即便当事人同意,也不能带入相机和录音器材。如是死囚,则会面和信函往来都很困难,警方搜查和法庭审判的记录也不公开。因此,要想倾听当事人的讲述,还原事件的真相,去旁听法庭审理就十分重要了。我旁听了其中许多场庭审。

优秀的年轻人为何会听从教主指示乃至犯下杀人罪行?

除了两次沙林毒气事件和将批判奥姆真理教的坂本堤律师一家灭门案之外,奥姆真理教还作下了大量罪案。仅命案就有10起,其他如杀人未遂、私制枪支和违禁药物、建造量产沙林毒气的大型设备、制造爆炸物等,此外还有诈骗、抢劫等等,奥姆真理教简直可以说是一家集中了各种犯罪的百货公司。

很多重大事件,都是教主直接向实行犯发出的指示。奥姆真理教在一般教义上禁止杀生,即便是高级干部,作为信徒也是不能随意杀人的。只有由已经参悟真理的“尊师”、即教主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作出判断,杀人才被认可,这时的杀人被定位为“拯救”。事件参与者在法庭上的证言证实了这一点。

随着各种事实真相不断曝光,以下两点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1)包括一些高学历的优秀年轻人在内,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为奥姆真理教所吸引?
(2)为什么他们对杀人指示也惟命是从?

这两点虽然并非犯罪事实本身,但有些律师认为这对搞清案件的来龙去脉很重要。在对被告的审理中,这些律师详细询问被告人,并请来被告的家人、学生时代的朋友、老师等出庭配合进行证人询问,力图挖掘出事件的深层背景。

比如关于(1)这个问题,则重点聚焦于时代和社会背景及年轻人追求人生价值和归属感的心态。

记者。1958年出生于东京都,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1982〜1987年供职于神奈川新闻社,负责与警察、法院有关的采访和策划连载等,29岁时辞职单干。1989年起开始专注于奥姆真理教的追踪采访。著述有《追踪奥姆真理教的2200天》(文艺春秋,1995年)、《名张毒葡萄酒杀人事件——第六个牺牲者》(岩波现代文库,2011年)等。1995年因一系列有关奥姆真理教的报道而荣获“菊池宽奖”。曾分别担任行刑改革会议、检察形态研讨会议委员职务。个人博客为“江川紹子のあれやこれや”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