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法制系列访谈

民主党的基本方针:对远遏制,对近现实——访民主党Next外务大臣长岛昭久

政治外交

安保法制审议工作已经启动。民主党安全保障专家长岛昭久先生就集体自卫权问题表达了“虽不同意基于‘新三条件’的武力行使方案,但也不全盘否定”的立场。他认为“安保法制的问题在于话说得太大”。

长岛昭久 NAGASHIMA Akihisa

民主党“Next内阁”外务大臣、东京都总支部联合会干事长。生于1962年,神奈川县横滨市人。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课程毕业。历任防卫副大臣、内阁总理大臣助理(外交与安全保障担当)、防卫大臣政务官、众议院安全保障委员会首席理事、外务委员会首席理事。科学技术与创新推进特别委员、美国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AIS)埃德温・赖肖尔东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走到这一步”的安保讨论

——首先请问您对此次的安保法制作何评价?

长岛昭久

 我的第一感想就是,日本总算把讨论工作推进到这一步了。当然,我也觉察出认为此举“危险”的批判和忧虑情绪正在以战时一代为中心的人群中蔓延。不过,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出现了关于集体自卫权的讨论,日美两国联手维护亚洲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仍将是今后不变的中心,而如何加强日美合作关系则是无可回避的课题。

我认为需要思考三个问题。第一,应该如何应对安全保障环境的变化?第二,能够促使日美同盟关系发展到何种成熟程度?如何才能朝着互利的、更加对等的关系这一方向发展?

第三,改革必须符合宪法的规范,而我们如何确定宪法的范围?除了其与政府的“宪法解释”之间的统一性将会受到考问外,还存在砂川判决(1959年12月)等司法部门做出 的对宪法第九条的解释。另外,立法部门也拥有有权解释权,所以我认为通过这次安保法制讨论是使之明确的一次好机会。

民主党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态度尚未确定

——民主党内存在左右两派,在安保法制问题上,党内出现了分化。今后,民主党将如何应对呢?

长岛

 我认为,莫如说民主党现在以在野党的立场来面对这个课题是一件好事。虽然要统一民主党的意见并非易事,但如果不在某个节点克服这个问题,就无法重获民众将我们执政资格的信任。如何在宪法第九条的“理想”与安全保障的“现实”之间取得平衡,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战后日本。然而,安倍政权展示的整套安保法制方案与民主党追求的整体方案存在偏差。对此,我将在国会审议过程中寻求国民的理解。

——与自民党有哪些区别呢?

长岛

 如果归结为口号的话,那就是“对远克制,对近现实,积极开展人道重建”。“远”和“近”不仅包含了地理方面,还依据是否直接关系到我国的和平与安全的事态和现象这一标准进行了梳理。

安倍政权以实现“无间断安保”为由,试图笼统采用相同的标准来处理直接关系到我国和平与安全的课题和不一定直接关系到我国和平与安全的、地球另一边的课题。有些部分超出了现行宪法的规范。从运用的角度来看也属于“过度延伸(overstretch)”,插手的事情太多。

针对集体自卫权问题,安倍政权正在推进的是基于非常模糊的“新三条件”的武力行使方案,而民主党已经确定将反对此方案。但并未全盘否决未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可能性。

比如,日美需要在导弹防卫和周边事态方面展开合作,而过去这在我国一直被认为是超越个别自卫权的做法,对此,民主党并未否定宪法上存在可以允许这种行动的余地。

时隔18年修订指针,实际上是民主党政权时期的提案

——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指针)也在时隔18年后进行了修订。

长岛

 修订日美指针是我在大约3年前作为防卫副大臣访美时,鉴于日本安保环境已经发生重大变化而向美方提出的倡议,当时的防卫大臣是森本敏,由日方主动向美方提出倡议,这是比较罕见的。

大浦洞2号©KRT/路透社/Aflo

由于未能充分应对1993~1994年的朝鲜核危机,美方提出各种要求后,为了回应美方,日本于1997年修订了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并通过周边事态法实现了法律化。此次日方向美方提出要求之初,美国在针对中国修改指针的问题上曾一度态度犹豫。

日本也并非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考虑过是否要涉及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从现场需要出发,拉上美国启动磋商,并最终由希望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倍政权继承了这种思想,才形成了今天的指针。

现在朝鲜拥有超过200枚可移动发射的“芦洞”导弹,整个日本列岛几乎都在其射程范围之内。朝鲜已经实现了核弹头小型化,可以装配在导弹上,而且射程甚至已达美国本土。中国的军事力量也相当于日本的3~4倍。鉴于这些重大变化,必须重新思考日美应当如何分担在安保合作中的作用、任务和能力的问题。

低于美方期待的“行使集体自卫权”方案

——民主党是否准确掌握了美方的想法呢?

长岛

 5月长假期间,我去了华盛顿和纽约,我想我应该掌握了最新的情况。有两个问题,一是虽然有人干劲十足地认为日美可以在全球范围展开合作,但必须切实向美国表明这是否真正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

另一个问题是虽然有人对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感到欣喜,但自公两党一致同意的集体自卫权行使方案,说白了,只是略强于个别自卫权。从美方看来,这是远低于期待值的替代方案,当其具体落实到运用和一线作战层面时,恐怕就会出现“什么玩意儿,就这个程度啊?”这样的不满。

由于安倍首相在美国国会演讲等场合夸下了海口,所以我感到非常担心。因此,我一直以在野党的立场提醒“请看清实际情况”、“期望过高会带来失望”。如果还要搞下去,可能就需要修改宪法了。

与中国的军事压力对峙

——长岛先生与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先生颇有交情,是否深入参与过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的国有化问题呢?

长岛

 民主党政权决定购买尖阁诸岛是在2012年9月,但其实中国公务船在2008年就已经开始侵犯日本领海了。2008年是中国自邓小平提出“韬光养晦”以来大幅转变隐忍慎重方针的一年。从那时起,中国的海军首脑就向美国提出了“两分太平洋,东边归你管,西边归我管”的主张,转入了企图行使军事影响力的攻势。

在尖阁诸岛海域的领海警备行动中,与中国渔业监督船“渔政35001”(远处)对峙的海上保安厅巡逻船(近前)提供:海上保安厅©时事通讯社

因此,民主党将中国渔船冲撞事故、屡次侵犯尖阁诸岛周边领海的行为、在南支那海(南海——译注)上强硬的领土扩张活动综合加以思考、予以应对。中方的应对措施明显偏离了正常轨道。

当时民主党政权考虑到若不反击中国施加的压力,那么尖阁甚至南支那海的诸多岛屿都可能会像“切香肠”一样逐渐遭到侵蚀,于是毅然决定买下尖阁诸岛纳入政府管理之下。起初,民主党打算和中方商量,日方只是出于中央政府的职责改变其所属名义,不会修建设施或派遣人员,但由于中国国内当时处于权力斗争的高潮期,所以出现了非常不幸的结果,引发了煽动起大众情绪的激烈反对。

安倍首相令人感到危险的“speak loudly”

——您对安倍内阁有何建议?

长岛

 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曾说过“Speak softly, and carry a big stick.”。我很喜欢这句话,“speak softly”就是搞外交要和风细雨,但也要“carry a big stick”,为应对紧急情况做好防范准备。安倍政权的危险之处在于“speak loudly”。尽管必须切实做好Stick(防范准备),但不能采用高声挑衅的外交方式。安倍首相最好能稍微慎重一些。

不过,针对中国的扩张,有必要及早采取措施。由于美国也表现得过于宽宏,所以日本应该依据相关规则制定稳定的秩序,并建立支撑这种秩序的遏制体制,避免中国以尖阁的事例为杠杆,在南支那海、东支那海(东海——译注)上采取高压(coercive)外交。

民主党的当务之急是开展具有建设意义的宪法讨论

——民主党在修改宪法问题上还没有汇总意见形成基本应对方针吧。

长岛

 民主党于2006年汇总了宪法建议,表明了“创宪”这一立场。也就是修宪,不能再墨守成规了。一说起修宪,人们就过度地将焦点集中在“第九条”上,结果总是导致“难道要抛弃和平主义?”这样的争论。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直接的宪法条文,隐私权、环境权、犯罪受害者权利等各种人权在行政工作第一线并未得到充分保护。我们认为应该不断调整这些部分,由此明确了论点。

问题是,经过近10年时间,民主党宪法调查会终于在2013年启动了讨论工作,但现在却处在“徘徊不前”的状态。最近,众参两院宪法调查会已启动正式审议工作,但由于民主党内尚未形成定论,所以抛出了“不参加安倍政权下的宪法讨论”这样的托辞。我对此感到不满。

民主党应当成为一个着眼于现实的、健全的在野党,必须克服在入口处争论“进不去、不应该进去”之类的问题。我认为这种争论毫无建设性。

(2015年5月18日,于东京都内) (采访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

民主党 中国 自卫队 集体自卫权 尖阁诸岛 宪法 PKO 安倍内阁 日美防卫合作指针 安保法制 指针 特别措施法 保护日本人 营救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