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进阶

职业妇女的日台托婴杂谈

社会 文化

台湾的家庭为了小孩忙得焦头烂额,那么日本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台湾的女性结婚生子后,继续工作的比例越来越高,职业妇女俨然已成常态。根据行政院主计处《妇女婚育与就业调查》的统计,从1979年到2013年,妈妈自己带小孩的比例从83.17%,下降至51.82%;交由亲属(多半是祖父母)从14.22%上升至38.08%;由保母等他人照顾则从2.36%上升至9.34%。

由亲属照顾占了将近四成,除了“交给有血缘关系的人较能放心”这种意识仍然存在,许多长辈也认同“年轻人应该要先拼工作”,因而扛下照顾孙儿的重任。然而隔代教养不同调容易起冲突,造成婆媳问题。改请保母呢?一个月收费1万多台币(33000多日元,2000多人民币),负担沉重,加上虐待婴儿致死案件时有所闻,不免令人却步;近年台北、台中、高雄等都会区广设托婴中心,成为热门首选,然而僧多粥少,数量远远不足,排队候补的人数甚至高达数千人,想念也念不了。

台湾的家庭为了小孩忙得焦头烂额,那么日本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日本职业妇女增加,六成多送保育园

住在郊外住宅区的独栋房子、爸爸赶早班电车上班、妈妈是专业主妇,送两个小孩上学后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甚至还会做可爱的卡通便当……,提到日本家庭,不少人的脑海中都会浮现这幅理想图吧?“日本女生结了婚后就离职‘寿退社’、在家相夫教子”的刻板印象仍然普遍存在。

事实上,这恐怕已是泡沫经济时代的残像。根据总务省统计局的调查,妈妈是专业主妇的家庭,80年代还有1000多万,到了2012年仅剩下787万。双薪家庭的数量则一路成长,97年超越专业主妇家庭,2012年上升到1054万个。

1985年《雇用机会均等法》的实施、服务业工作需求的增加、大学入学率的上升,连带提高了日本女性就业率;加上终身雇用制崩坏、薪水冻涨、离婚率提高,选择继续工作,似乎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一旦有了孩子,又不想(或是不能)中断工作,该怎么办?不像台湾会先求助于长辈亲戚,日本职业妇女大概十有八九会回答:送保育园!

保育园与幼稚园大不同

根据明治安田社会福祉研究所于2014年的调查,有64.8%从事正职工作的妈妈把小孩送到保育园。相较之下,选择把小孩送到幼稚园的比例仅有12.5%。战后日本幼儿教育保育系统保育园、幼稚园双轨并进,一般来说,妈妈是专业主妇,小孩就上幼稚园;妈妈是职业妇女,小孩就送保育园,但两者到底哪里不同,一开始我也是一头雾水,许多日本人也搞不太清楚。

追根究底,两者最根本的不同在于设置目的。保育园在性质上近似台湾幼托整合前的托儿所,为1947年《儿童福祉法》成立之后,纳入厚生劳働省管辖范围的儿童福祉设施,招收对象是“欠缺保育的孩童”,指的是因为家长工作或生病,无法收到照顾的小孩。

另一方面,幼稚园的法源依据为《学校教育法》,属教育设施。

由于目的有别,两者的招收对象、师资、时间等也跟着不同,简单整理如下表:

保育园 幼稚园
行政对口 厚生劳働省 文部科学省
法源 儿童福祉法 学校教育法
对象 0岁~小学入学前 3岁~小学入学前
利用时间 约7:30~18:30(保育标准时间11小时) 约9:00~14:00(标准教育时间4小时)
费用 符合国家标准的地方政府认可设施:不分公私立,皆按家长所得高低,有一定上限(平均约2~3万日元[约1280~1920人民币]);上述以外设施:园方决定(有的市町村可能会有补助) 公立:平均18522日元[约1186人民币];私立:平均41500日元[约2656人民币](依据2014年「文部科学省学习费调查」)
老师 保育士(教保员) 幼稚园教谕(教师)
学校供膳 不一定
制服 没有 不一定
家长参与度 低(考量家长忙于工作,不会特别要求参加学校活动) 高(家长多为专业主妇,往往被要求参与幼稚园事务)

许多家长认为,选择念保育园还是幼稚园,对小孩有很大的影响,“保育园毕业的孩子积极自主、但比较像野孩子”、“幼稚园毕业的孩子较有礼貌、稳重”、“保育园出身的协调性好、有生活能力”、“幼稚园的多才多艺、比较早学会认字”……。不过也有人认为,影响最大的仍是家庭教育。

站在职业妇女的角度来看,没有比保育园更值得感谢的存在了。

同样根据明治安田社会福祉研究所的调查,日本职业妇女对托育设施的满意度将近八成。我的亲戚之中有人三个小孩都上保育园,享有多子优惠,老二半价、老三免费,提起保育园是赞不绝口:“老师会帮忙戒尿布,夏天还帮小孩冲澡、带去游泳和散步,学校供膳又好吃,没有寒暑假,还有什么比保育园更好的呢?”

制度完整、收费比台湾人性化

实际观察日台两边的差异,以费用面来说,日本保育园按照所得收费,比台湾人性化不少。台湾最便宜的公立托婴中心就要9000台币(约30000日元,约1875人民币),但数量极少,绝大部份的家长只能送私立托婴中心或请保母照管,1个月平均下来就要15000台币(约50000日元,约3126人民币),比日本私立幼稚园还贵,去年台湾每人每月平均薪资为48000台币(约156000日元,约10000人民币),托育费就占了快3分之1,负担不可不谓沉重。

保育园的报名窗口是各市町村公所统一管理,非常便民,而且可以选择复数的保育园,以我居住的城市来说,最多可以选填六间;台湾的公托虽然是招生是统一的,但家长需到各托婴中心办理,而且每个孩子只能登记一家,要是被发现登记两家以上还会被取消资格。

招收0岁到小学入学前的孩子也是保育园的一大魅力。在台湾,2012年幼保整合之后新诞生的“幼儿园”两岁班的名额据说严重不足,好不容易进了托婴中心的家长,在小孩两岁后可能会无处可去,即使去了也有衔接上的问题,显见台湾新制匆忙上路,整体配套仍嫌不足。

解决待机儿童问题乃当务之急,2015年新制上路

然而日本保育园也有自己的问题:待机儿童。东京、神奈川、千叶等都会区保育园不足,小孩无法顺利申请入园就读,又没有找保母、托长辈的其他选择,许多妈妈只能无奈地辞去工作。今年二月有日本妈妈(或爸爸?)在博客痛骂“没申请到保育园,日本去死!”,被疯狂转载、许多人在推特上声援,甚至还有民众跑到国会外面陈情示威,让安倍首相再度宣示要达到“零待机儿童”的决心。

去年“小孩、育儿支援新制度”正式上路,增设幼保合一的“认定幼儿园”、推动“地域型保育(未满20人的小规模保育、家庭保育、公司内的保育等)”等政策,去年一口气增加了138830个保育名额,比前年上升了5.9%。

只是都会区仍然供不应求,今年6月,东京都公布待机儿童数量达8466人,还比去年多了8%。政府预计要在2017年增加40万个保育名额,但似乎仍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

标题图片:东京神田保育园的裸体体操(图片提供:时事社)

日本 台湾 育儿 职业妇女 幼稚园 保育园 简嘉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