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的环境:从破坏走向新生的半个世纪
在屠杀中幸存的信天翁(下)

石弘之 [作者简介]

[2018.01.29]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信天翁曾一度被宣告灭绝。此后,鸟岛气象观测所的工作人员证实尚有信天翁生存,以此为契机调查与保护活动开始启动。有一位年轻人为信天翁的重生倾注了毕生精力,在他的积极努力下,各项营救行动广泛开展起来。

羽毛热潮

羽毛被(羽绒被)曾经是一种奢侈品,18世纪末在产业革命的推动下实现批量生产后,开始在欧美广泛流行起来。羽毛是从水鸟的胸部采集而来的。羽毛被的吸湿性和保暖性良好,重量轻,因此深受欢迎。尤其是信天翁的羽毛,交易价格非常之高。

一床羽毛被至少要填充1.1~1.3公斤羽毛。从1只鸟身上仅能采集到10~20克羽毛,因此制作一床羽毛被就要杀死约100只鸟。现在的被子几乎都是以化纤或鸭、鹅的羽毛为原料制作的。

乱捕滥杀,数量锐减

玉置从1885年前后开始向欧美出口羽毛,获取了巨额利润。他的成功被各家报刊大肆报道,掀起了南洋(日本以南,太平洋赤道附近洋面及岛屿——译注)开拓的热潮。人们怀揣着一本万利、一夜暴富的梦想,纷纷投身于这股潮流。数量庞大的信天翁遭到捕杀,整个小笠原群岛只剩下北部的聟岛列岛还有信天翁栖息。

19世纪80年代末,羽毛采集商为了寻找新的信天翁栖息地,踏上了尖阁诸岛。日清战争(中日甲午战争——译注)结束后,台湾于1895年划入日本领土,于是采集者纷纷涌入其北部的无人岛群,甚至到达密克罗尼西亚的安加尔岛和加罗林群岛。玉置将鸟岛上的信天翁捕杀净尽之后,1900年又转向了南大东岛。

美国管辖下的中途岛及西北夏威夷群岛也有羽毛采集商蜂拥而至。这些岛屿上,大量被拔光羽毛的信天翁尸体堆积在海岸上。这些信天翁都是被非法捕猎的。

发现这一情况的美国海军调查船对此进行了报告,引起美国国内对日本人残酷行为的一片谴责声,使得当时美国国内排斥日本人的运动不断高涨。驻夏威夷的美国海军军务局在1903年要求驻夏威夷日本总领事禁止在夏威夷周边海域捕猎鸟类,然而非法捕猎并没有停止。

罗斯福总统在接到报告后,将西北夏威夷地区指定为“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现在这里是世界最大规模的信天翁类栖息地,并被列入世界遗产。

终于宣告灭绝

1930年造访鸟岛的山阶所长报告称,信天翁仅剩下2000只左右。3年后,山阶所长又派山田信夫前往调查,结果发现信天翁的数量骤减至几十只。在山阶所长的积极推动下,1933年鸟岛被划定为禁猎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信天翁的生息情况不明。战后即刻登岛对信天翁进行调查的,是美国天然资源局的鸟类学家奥立弗・奥斯丁博士。

1946~1949年,奥斯丁博士在美军占领下的日本工作,为狩猎法的修订和野生动物的保护倾尽了全力。他不仅采集了大量动物标本,还用镜头记录下了战后不久的东京。我们现在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他拍摄的照片。

1949年3至4月间,奥斯丁乘船对伊豆群岛南部到小笠原群岛北部的岛屿进行了考察。由于海上风浪大,未能登陆鸟岛,但通过在海面上反复观察,他得出结论信天翁很可能已经灭绝。这就成为了信天翁灭的宣言。

再度发现幸存的信天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鸟岛作为台风观测基地发挥着重要作用,气象厅于1947年设立了鸟岛气象观测所。到1965年观测所因火山地震关闭为止,18年间一直有工作人员常驻于此。再次发现信天翁的有功之臣就是观测所的职员。那是在1951年1月,山本正司在岛内巡视时,在岛屿东南端断崖环绕的陡坡上,发现了约10只幸存的信天翁,它们正在繁殖。

信天翁再度被发现后,鸟岛观测所的工作人员开始参与保护活动,研究人员也利用员工轮换或运送物资时仅有的便船开展调查活动。当时核实的信天翁最多为42只。1958年,信天翁被指定为天然纪念物,1962年升级为特别天然纪念物。

观测所关闭后,不再有航船上岛,信天翁的生息情况就此不明了。1973年4月,英国鸟类学家兰斯・蒂克尔博士与山阶鸟类研究所的吉井正乘坐英国军舰来到鸟岛。此次仅发现25只成鸟和24只雏鸟。

当时正在京都大学读研究生的长谷川博(现任东邦大学名誉教授)出席了蒂克尔博士的研讨会,被其发言深深打动,从此便投身到了信天翁的保护与研究工作中。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英国海军竟然对调查孤岛上栖息的海鸟提供了支援。长谷川为这种鸟倾注了毕生精力,他的热情对现今信天翁得以重生起到了推动作用。他频繁往来于陆地与鸟岛之间,在岛上总共生活了2473天。

为信天翁的重生倾注毕生精力的长谷川博

种群数量顺利恢复

有一件事让长谷川伤透了脑筋,这就是信天翁即使产下卵,繁殖的成功率也不足半数。繁殖地的斜坡很陡,植被贫乏,而且地表为火山土,容易崩塌。长谷川由此推断,成活率低是因为鸟蛋和雏鸟被砂土掩埋的缘故。

当时的环境厅与东京都根据长谷川的发现,从1981年开始在信天翁的繁殖地移植八丈芒,实施防砂工程。另外一个隐忧是,绝大多数信天翁在鸟岛繁殖,而这里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喷发。

当时的环境厅开展的信天翁繁殖地治理事业

因为信天翁的繁殖地集中在鸟岛东南侧的斜坡上,所以从1991年开始实施新的行动计划:在鸟岛的另一侧,也就是西侧斜坡上开辟新的繁殖地。这里有草木生长,坡度缓和,环境状况良好,因此可期待繁殖失败率的降低。

那年春天,被誉为日本“鸟类木雕第一人”的内山春雄了解到信天翁的濒危情况后,便雕刻了与真鸟一摸一样的诱饵鸟模型送到山阶鸟类研究所,建议将其应用于信天翁的保护工作。

“鸟类木雕第一人”内山晴雄雕刻的信天翁诱饵鸟

利用诱饵鸟将信天翁引诱到安全地带,便可建立起新的繁殖地。佐藤等人八方奔走筹集资金,雕刻制作了97只诱饵鸟。将这些诱饵鸟排列在一处,同时播放鸟鸣声,模拟繁殖群居地以吸引信天翁前来筑巢。这项计划推进得很顺利。

1992年,信天翁被列入“国内稀少野生动植物种”,环境省也正式开始采取保护措施。信天翁还飞往太平洋北部地区,因此美国也将其列为“濒危种”。为了保护信天翁,美国政府向山阶鸟类研究所提供资金援助,还派出了研究人员。

诱饵鸟行动计划取得了圆满成功。1995年秋,信天翁首次在新繁殖地产卵,截至2005年6月,有11只雏鸟离巢。最新调查表明,已繁殖后代的信天翁多达274对,占整个鸟岛数量的三分之一。

信天翁的亲鸟与雏鸟

继鸟岛第2处繁殖地成功建立之后,2006年又启动了新的计划:将繁殖地分散到其他岛屿。研究人员将雏鸟运送到聟岛上,经过人工饲养后放归自然。最先飞回鸟岛的是一只名为“一郎”的信天翁。

信天翁戏剧般的重生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因为像信天翁这样的大型鸟重生,几乎没有先例。新西兰生活着14种不同种类的信天翁,其中有几种已濒临灭绝。他们也效仿日本的成功模式,针对其中两种信天翁开始实施繁殖计划。

目标为5000只

鸟岛全境离巢的信天翁数量逐年增加。据估算,信天翁的种群数量1980年约为250只,1993年约为600只,1999年终于超过了期待已久的1千只。2009年信天翁为2570只,2016年3月的调查结果显示,其个体数量已达4220只。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编制了濒危野生动植物名录,将其危险度分为7个等级。信天翁曾属于第4个等级,即“濒危种”,如今下降一级到“易危种”,远离了灭绝危机。

信天翁的群居地

长谷川早就确立了目标:让信天翁的数量恢复到5千只。从目前的增长速度来看,这个目标可望在2019年实现。实现目标的关键在于“信天翁移居计划”。长谷川的另一个目标是将“阿呆鸟”这个耻辱的名字改为“冲太夫(海上美女)”。这是山口县长门地区自古以来对信天翁耳熟能详的古称。的确,只有这个优美的名称才配得上信天翁这种鸟。

文中敬称略

图片提供:长谷川博
标题图片:鸟岛上设置的大量诱饵鸟(摄影:长谷川博)

环境记者、环境学家。历任朝日新闻社编委、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高级顾问(内罗毕、曼谷)、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教授、赞比亚特命全权大使及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其间参与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的工作,兼任中东欧环境中心理事(布达佩斯)、日本野鸟会理事等职。主要著作有《地球环境报告》、《乞力马扎罗冰雪消融》《名著中的地球环境史》(岩波书店)、《遍及地球的足迹——探访环境破坏现场》(讲谈社)、《铁丝网的历史》、《感染症的世界史》(洋泉社)等。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