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为了活得痛苦的人们:精神科医生的一些小小建议
“不知想干什么”的烦恼

泉谷闲示 [作者简介]

[2018.03.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被这种“热情缺失”所困扰烦恼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面对此类患者的精神科医生给我们提供了如下建议。

“热情缺失”之烦恼骤增

近年来,因为“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或“不清楚将来想过怎样的生活”而烦恼的人大幅增加。问到他们“喜欢什么”或“讨厌什么”时,回答“没怎么想过这些问题,所以不太清楚”者不在少数。

至少在二三十年前,人们的烦恼还是带有某种“热度”的,具有代表性的例子,诸如“得不到父母的理解”“无法成为心目中理想的自己,陷在自卑情绪中难以自拔”“想得到大家的认可,却得不到”等等,这其中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他们对“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抱有强烈的执著和渴望。

然而,在近些年不断增加的烦恼中,我却感觉不到这种“热度”了。这样的变化是如何产生的呢?

在这些人的成长过程中,可以看到一个共同点,这就是他们自幼在热衷教育的父母的安排下学习各种本领,上各种辅导班,并一直沿着这条道路走到今天。如此长大的人,在迫不得已要对自己的人生道路或职业做出选择时,或在遇到某种阻碍驻足不前时,才意识到自己完全缺乏生存的动机。这种状态就像是自身不具备动力的手推车,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跑,突然碰到轨道上的小石子,于是便被卡住动弹不得了。

饥饿动机的终结

以前常见的那种带有“热度”的烦恼,可以认为是饥饿驱使人类行动之时代的产物。从人类诞生之初直至近期,这种饥饿动机是推动人类前进的主要动力。人们为过上更安全、更便捷、更丰富多彩的生活而倾注热情,并逐步实现了自己的理想。然而,这种动机同时也会带来方方面面的执著,即产生高“热度”的烦恼。

然而,人类的上述发展进程近年来开始面临新的局面。以发达国家为中心,饱食时代到来,急剧而至的高度信息化开始实现。其结果是,人们的生活变得便捷舒适;但另一方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失去了生活的目标,陷入了一种失速状态。

于是,身处饥饿动机不再的现代社会,人们的烦恼逐渐转变到“失去生存的意义”这一存在主义的主题上来。这被认为是人们的烦恼缺乏“热度”这一现象的原因所在。

出生时,道路业已铺就

然而,在饥饿动机时代出生并长大的父母们,至今依然很难摆脱习以为常的价值观,很多人对早教倾注了巨大的热情,期盼子女将来在社会上和经济上获得成功。

从周围的实际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五花八门的幼儿培训班和辅导班泛滥成灾,现代的孩子们,很多都过着比公司职员还要紧张繁忙的生活。难得的休息日也被父母带到那些早已安排好的娱乐设施去。这就意味着今天的孩子们已经完全没有了真正的“空闲时间”。

儿童本应在闲暇无聊的“空闲时间”里去考虑如何游戏,激发出广泛的好奇心。如今,在时间被完全剥夺的情况下,孩子们完全生活在了“被动”之中。更有甚者,电子游戏或智能手机之类便捷的工具被用来让他们消磨时间,使得孩子们更加迅速地陷入“被动生活”。

就这样,孩子们没有机会去思考判断自己“想做”还是“不想做”,在父母一厢情愿安排的各种课外活动和学习中度日,并在电子设备的包围下长大,渐渐地放弃了倾听自己的心声。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这也让孩子们无法反抗。于是他们不仅不再表达“喜欢”还是“讨厌”的意见,就连感知自身好恶本身也觉得麻烦,最终放弃倾听自己的心声。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人,在面对人生道路或职业的选择,询问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时,他们震惊地发现,自己心里没有任何答案。这俨然等同于被实施了“心理去势”。

精神科医生。作曲家。毕业于东北大学医学系。曾供职于公益财团法人神经研究所附属晴和医院等。1999年赴法国巴黎高等音乐师范学院留学,担任巴黎日本人学校教育咨询员。回国后,于2005年在东京开办精神疗法专业诊所“泉谷诊所”。著作有《“普通即可”之病症》《别把工作当人生价值》等等。

相关报道

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