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现代日本人的结婚现状
“当成工作的结婚”:访漫画作者海野纲弥
[2018.12.20]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逃避可耻但有用》(讲谈社)是一部直接描写“结婚”题材的漫画,因2017年被拍成日剧(TBS系)上映而走红,成为热门话题,至今记忆犹新。关于婚姻,这部作品提出了什么样的新思考,人们又是如何看待的呢?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漫画作者海野纲弥。

为什么是“协议结婚”

《逃避可耻但有用》的女主角森山实栗,研究生毕业,是个拥有临床心理医生资格证书的高端人才,但毕业找工作失败了,作为劳务派遣人员工作,结果连这份派遣工作也丢了,25岁成了一个走投无路的无业者。落到这个境地,既有2012年日本就业冰河期的影响,也有日本大公司顽固坚持招收应届毕业生这种方针的作祟,就这样将实栗逼入了窘境。这种不稳定的社会地位,可以说是现代日本职业女性的写照。

后来由于父亲从中帮忙,实栗得到了一份上门帮人做家务的工作,因此而与“雇主”津崎平匡相遇。津崎平匡是毕业于京都大学的一位系统工程师,可说是人中精英,36岁了仍是处男。他感情轻易不外露,不愿接受别人不必要的干涉,是一个理性思维十足的“专业单身人士”。这也是当今日本社会常见的一种人。

实栗天生好动脑筋并且很勤奋,因此与平匡顺利建立起了信任关系。但由于家庭原因,实栗不得已地从原先的上门工作变成住家工作。于是,实栗提出了“协议结婚”的方案。两人经过协商,决定以事实婚姻的方式生活,不办结婚登记,分床居住,雇主(丈夫)对雇员(妻子)所做的工作——比如做饭、洗衣、清扫等——支付相应报酬(电视剧中每月工资大约19.4万日元)。后来发生了各种事情,这段始于雇主与雇员的关系,最终朝着家庭“联合首席执行官”转变。

实栗建议“协议结婚”的场景(第一卷第47页) © 海野纲弥/讲谈社

海野纲弥为何要描写这样的“协议结婚”呢?

“我觉得,比起当作恋爱,还不如把结婚当作工作来考虑,那样婚姻会更顺利。恋爱的话,相互对对方有所期待,不知不觉中就要扮演社会赋予的各种角色。这样,必须做到对方甚至没有开口要求做的事情,但做过头了又会被迁怒。这样,由于彼此不想因自己多嘴而遭对方嫌弃,两人反而无法好好沟通。但如果把婚姻当工作来看的话,就可以公事公办了。另外,很多人以为经历轰轰烈烈的恋爱之后结婚最好,但果真是这样吗?比如我有个好朋友,只因为学生时代和另一个孩子偶然学号相近,关系变得亲近,一晃相伴了30年。只要在感觉上互不讨厌,性情相投,一起生活进而产生了某种爱情,这样的婚姻我觉得就很棒。这样的话,结婚的选项就会扩大不少。基于这种想法,我创作了这部《逃避可耻但有用》。很多读者,无论男女都表示,如果结婚是这样的话,那还是想结婚的。”

对“爱情榨取”有抵触感

虽说是“协议结婚”,但实栗其实是经过父亲介绍认识平匡的。这一点和以前的相亲结婚倒挺像。据说有一位看过此剧的八十多岁老太太,写信给海野纲弥表达了这种感想。

“我确实收到过这样的反馈,说‘和我们当年结婚时很像”,也就是两人相敬如宾,相互使用敬语,这种关系和他们年轻时候很相似。确实,在开始阶段没有恋爱因素介入这一点上,和相亲是同样的。但在电视剧中,平匡遭遇公司裁员,向实栗求婚的场景中,实栗认为他之所以求婚,是因为‘结婚的话,就不用向实栗支付做家务的工资了’,于是说出这样的话‘都说只要有爱情什么都可以,这真的好吗?我坚决反对爱情榨取’。年纪大些的女性中,好像有人对‘爱情榨取’这句话有抵触,说‘为什么这孩子拿不到钱就不高兴呢,说出这么唯利是图的话,我们可是任劳任怨这么一辈子过下来的’。不仅仅是老年人,有些年轻的专业主妇也说‘我们夫妇这样下来关系也很和睦,说出这种话来不觉得太贪心了吗’。当然也有相反的,有女性表示等看这个场景很久了。”

对“相夫教子”要求回报是不光彩的,我们曾有过这样的时代。即便现在,这种认识也并非完全不存在。

“比如,现在依然还有将妻子一人承担全部家务和育儿视为美德的。我觉得明明可以像国外那样托付给保姆或佣人做,可以更多地借助他人的帮助。”

一人全包,也就是让一个人干所有的工作,这是在指责快餐店的夜班那种血汗劳动环境时常用的词语。但这种情况到了家庭却被颂作美德。如果把结婚当作“工作”来看待,就能发现其中的不合理之处。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