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信息库

Global JAPAN:2050年未来展望和综合战略

财经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21世纪研究所,于4月16日发表了题为“Global JAPAN:2050年未来展望和综合战略”的研究报告。

研究目的

日本面临退出发达国家行列的危机

我国现今正处在名义GDP停留在大约20年前的水平,即“经济零增长”的状态。政府债务与GDP之比接近200%,财政和社会保障濒临重大危机。2011年3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东日本大地震,其后又出现了长期性的能源短缺问题。在这种困难重重的状况下,我国将步入真正的人口减少社会。世界最快速度的少子高龄化和人口减少进程将对整个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的影响。这样下去日本将难保发达国家的地位,甚至有可能倒退为远东的一个小国。我国可谓是“课题先进国”,面临着许多国家都存在的“应对人口减少和超高龄社会的问题”、“提升经济增长力”、“进行财政和社会保障改革”等诸多课题。

克服危机的机会就在眼前

人们常说21世纪是亚太的世纪。尤其是拥有庞大人口的中国今后仍将持续快速发展。而美国作为发达国家也将继续保持罕见的人口增长势头和经济活力。在这种环境下,我国如何维持经济社会的活力,实现富裕的国民生活,将是一大课题。另一方面,还要看到我国地处亚太地区中心,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首先需要坦然地正视我国的处境,动员全国力量去解决堆积如山的难题。而创造一个人人都能“努力奋斗”的环境,汲取亚太地区的活力是必不可缺的。我们必须要通过这种举措,攻克种种难题,努力把一个富裕而充满魅力的日本留传给子孙后代。

现在需要的不是讨论,而是行动

21世纪政策研究所基于上述认识,决定对2050年的世界经济和日本财政进行模拟验证,借此明确我国必须解决的课题,并广泛发现和提出新的问题。我们在经济产业就业、税收财政社会保障、外交、安全保障等各个领域,与各界有识之士充分地进行了讨论,归纳整理出了总结报告。建立强大的日本,是赋予政治的责任,然而我国的政治正处于混乱状态。我们强烈希望政治领袖严肃认真地对待该报告的内容,推动相关政策的执行。

世界经济模拟预测的前提

首先,日本面向2050年还有众多课题必须解决,以此为前提,实施了面向2050年的世界经济和日本财政的模拟预测。世界经济模拟是在2050年前这段较长时间内,为了预测世界50个国家的经济走势,在考虑汇率变动的同时,从供给方(1.劳动,即人口;2.资本,即投资;3.生产率)角度推算潜在增长率的一种模拟预测。

下面对该供给方的前提进行逐一介绍。第一个是劳动人口。日本正以世界最快速度走向少子老龄化。时至2050年,总人口将低于1亿人,其中65岁以上人口占38.8%。劳动力人口将减少2,152万人,降至4,438万人,其减速之快,超过总人口的减少速度。

日本的总人口预测(单位:千人、%)
2010年 2020年 2030年 2040年 2050年
日本的总人口 128,057 124,100 116,618 107,276 97,076
2011-20 2021-30 2031-40 2041-50
年均增长率 -0.31 -0.62 -0.83 -0.99

(资料)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的中值推算(2012)

日本的劳动力人口预测(单位:千人、%)
2010年 2020年 2030年 2040年 2050年
日本的劳动力人口 65,904 61,775 57,227 50,334 44,380
2011-20 2021-30 2031-40 2041-50
年均增长率 -0.65 -0.76 -1.27 -1.25

(資料)社会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中位推計(2012)

第二是资本存量。随着老龄化的深入,储蓄将会减少,也就是投资减少,资本积累呈现停滞不前。第三是生产率。最基本的情况是发达国家的生产率的增长率保持1.2%,与发达国家21世纪初叶持平。

以上内容是基本前提,有关日本经济则假设了四种类型。

(1)“基本型1”:生产率增长率恢复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1.2%(相当于GDP增长率0.8%)

(2)“基本型2”:失去的20年仍将继续,即生产率的增长率在2050年前,停滞在1991年到2010年的平均值0.5%(相当于GDP增长率0.3%)的水平

(3)“悲观型”:假设财政恶化会导致经济增长低迷,则GDP增长率预计比基本型1降低1个百分点(相当于生产率增长率1.5个百分点)(*1)

(4)“劳动参与率改善型”:假定妇女劳动参与率会提升到瑞典的水平(例:40-44岁妇女的劳动参与率由2020年的72.5%提高到2040年的90.5%)

 

在各种类型中日本经济的生产率增长率(括号内是换算成GDP增长率后的数值)
2011-20年 2021-30年 2031-40年 2041-50年
基本型1(生产率增长率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1.05%(0.7%) 1.15%(0.8%) 1.2%(0.8%) 1.2%(0.8%)
基本形2(“失去的20年仍然持续”) 0.5%(0.3%) 0.5%(0.3%) 0.5%(0.3%) 0.5%(0.3%)
悲观型(财政恶化导致增长率低迷) -0.45%
(-0.3%)
-0.35%
(-0.2%)
-0.3%
(-0.2%)
-0.3%
(-0.2%)
劳动参与率改善型 1.05%(0.7%) 1.15%(0.8%) 1.2%(0.8%) 1.2%(0.8%)

另外,本模拟预测中使用的汇率以2005年基准购买力平价(PPP)汇率为基础,并考虑了人均GDP增长和PPP汇率与市场汇率的关系进行升降浮动。例如,2005年中国的市场汇率和PPP汇率虽然有0.42倍的差距(人均GDP换算成市场汇率为1,731美元,换算成PPP为4,115美元),而实际情况中随着国家变得富裕,市场汇率和PPP汇率的差值呈缩小的趋势(在本模拟中,2050年为0.68倍)。

(*1) ^ 据Reinhart & Rogoff, "Growth in a Time of Deb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 Papers & Proceedings 100, 2010, p.573-578称,债务余额与GDP比率超过90%的国家,其经济增长率大约会降低1个百分点,据此认为会大幅拉低生产率增长率。

世界经济模拟预测的结果

GDP在21世纪30年代以后可能出现负增长

首先,从日本的GDP增长率中可以看出,即便生产率有所恢复,但受少子老龄化的巨大影响,无论在哪个类型中,21世纪30年代以后的增长率都为负值。万一出现财政破产,恐怕会陷入长久性的负增长局面。此外从GDP增长率的贡献度分析中可以看出,日本严重受到人口减少的影响,在中长期内会因劳动和资本两要素而长期处于增长率下滑的压力之中。从GDP的实际数值来看,2050年中国、美国以及印度将成为世界超级大国。日本的GDP将低于2010年规模,虽然位居世界第4位(基本构想1),但规模还不到中国和美国的1/6、印度的1/3,其存在感明显降低。


日本GDP增长率的贡献度分析(单位:%)
2011-20年2021-30年2031-40年2041-50年2011-50年
基本型1日本的GDP年均增长率0.430.28-0.30-0.47-0.02
劳动人口贡献度
基本贡献度
生产率贡献度
- 0.43
0.20
0.70
-0.51
0.14
0.77
-0.86
-0.35
0.80
-0.84
-0.57
0.80
-0.66
-0.14
0.77
基本型2日本的GDP年均增长率0.170.03-0.69-0.86-0.35
劳动人口贡献度
基本贡献度
生产率贡献度
-0.43
0.20
0.33
-0.51
0.14
0.33
-0.86
-0.43
0.33
-0.84
-0.66
0.33
-0.66
-0.19
0.33
悲观型日本的GDP年均增长率-0.28-0.43-1.14-1.32-0.80
劳动参与率改善型日本的GDP年均增长率0.430.41-0.17-0.460.05
劳动人口贡献度
基本贡献度
生产率贡献度
- 0.43
0.20
0.70
-0.33
0.14
0.77
-0.69
-0.33
0.80
-0.85
-0.55
0.80
-0.58
-0.13
0.77

 
GDP世界排名(单位:10亿PPP美元、括号内数值是以日本为1时的相对比值)
2010年GDP2050年GDP
基本型1基本型2悲观型劳动参与率改善型
1美国
13,800
(3.38)
中国
24,497
(6.04)
中国
24,497
(6.91)
中国
24,497
(8.24)
中国
24,497
(5.87)
2中国
7,996
(1.96)
美国
24,004
(5.92)
美国
24,004
(6.77)
美国
24,004
(8.08)
美国
24,004
(5.75)
3日本
4,085
(1.00)
印度
14,406
(3.55)
印度
14,406
(4.06)
印度
14,406
(4.85)
印度
14,406
(3.45)
4印度
3,493
(0.86)
日本
4,057
(1.00)
巴西
3,841
(1.08)
巴西
3,841
(1.29)
日本
4.171
(1.00)
5德国
2,800
(0.69)
巴西
3,841
(0.95)
日本
3,546
(1.00)
俄罗斯
3,466
(1.17)
巴西
3,841
(0.92)
6英国
2,087
(0.51)
俄罗斯
3,466
(0.85)
俄罗斯
3,466
(0.98)
英国
3,229
(1.09)
俄罗斯
3,466
(0.83)
7法国
2,025
(0.50)
英国
3,229
(0.80)
英国
3,229
(0.91)
德国
3,080
(1.04)
英国
3,229
(0.77)
8俄罗斯
1,941
(0.48)
德国
3,080
(0.76)
德国
3,080
(0.87)
法国
3,022
(1.02)
德国
3,080
(0.74)
巴西
1,897
(0.46)
法国
3,022
(0.75)
法国
3,022
(0.85)
日本
2,972
(1.00)
法国
3,022
(0.72)
10意大利
1,708
(0.42)
印度尼西亚
2,687
(0.66)
印度尼西亚
2,687
(0.76)
印度尼西亚
2,687
(0.90)
印度尼西亚
2,687
(0.64)

※在日本经济的四种类型之外,还列入了新兴国家悲观型及欧州悲观型

人均GDP有可能被韩国赶超

日本财政模拟预测的前提和结果

针对面向2050年的日本财政,以2023年度之前政府中长期估算的增长率以及2024年度之后的上述世界经济模拟预测的增长率等为前提,实施了模拟。其结果显示,即便2015年度之前将消费税率提高到10%,如果其后在2050年前不继续实施进一步的收支改善措施,那么2050年政府债务余额与GDP比将高涨到约600%。而且这是未考虑发行国债余力的机械式估算。作为政府方针,是实现2020年度之后的债务余额稳定化,为此, 2016年度之后的10年间,每年需要进一步实施GDP比率1%(以2011年价格计算,约为5万亿日元规模)共计9.5%的收支改善措施(假设只靠消费税率达成这一目标,以机械式计算推算,消费税率需提高24.7个百分点)。只是如果通过削减支出和其它税收来应对的话,则有可能抑制消费税率的提升幅度。

对2050年的世界产生影响的几个基本要素

对2050年的世界产生影响的基本要素有以下4点:

(1)世界人口增加

(2)全球化和IT的进一步深化

(3)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世纪的到来

(4)资源供需紧张

(1)世界人口增加,世界总人口将在2050年由2010年的约70亿人直线上升到 90亿人。(2)全球化和IT的进一步深化,则会产生各种影响。例如,全球性相互依赖的加深,类似雷曼冲击、东日本大地震对供应链造成的影响等特定国家的危机会波及全球,这样的时代即将到来;而重视高技能人才,则可能造成差距进一步加大。(3)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世纪到来,中国将在2025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但是也存在政治风险、中等收入陷阱等。(4)资源供需紧张,能源资源、粮食和水资源的供需紧张日益明显。

时至2050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将占总人口的38.8%,75岁以上人口占24.6%,这一比例达2010年的两倍以上。亚洲如果能保持经济增长,GDP2050年则会占全球的一半,但如果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增长则会受到制约。

论点和建议

基于世界经济和日本财政的模拟预测结果,以及对2050年世界产生的影响,日本若要以富强而自豪地屹立于世,必须以长期规划解决如下课题。

(1)人才:通过刻苦钻研实现经济增长的目标,建立一个“全体参与型”和“一亿国民共同努力”的社会

天然能源匮乏的日本,发展的关键仍旧在于“人才力量”。或工作或生儿育女的选择、退休后悠闲自得的生活,这种20世纪型的生活概念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尽快形成一个年轻人、妇女、老年人以及外国人,不论是谁都能够“努力”“工作”的社会环境。正如模拟结果所示,少子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减少对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为了将这种劳动力减少的影响控制在最低限度,必须不分女性和老年人,要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才。从提高生产率的角度来看,则务必要培养具有革新能力的高级优秀人才。

建议1 促进女性和老年人参与劳动,终生强化人才素质,引进海外高级人才

建议2 培养适应环境变化的新型人才,改善环境,以有利于年轻人能够“发奋努力”

建议3 通过教育第一线创新,以及加强政府部门的援助工作,实施彻底的教育改革,同时也要有效运用大学的秋季入学制度

(2)经济和产业:汲取亚太地区的活力,强化日本经济的增长力

正如模拟结果所示,人口减少带来的冲击巨大。日本要发展,就必须汲取亚洲的发展的活力,并努力使生产率实现飞跃性的提高。具体而言,为缓和老龄化所带来的资本积累停滞不前的影响,有必要从海外吸引投资。另外为扩大需求,必须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进程,采取措施将亚洲的发展作为内需。同时为提高生产率,应该开拓发挥日本优势的新增长领域。

建议4 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进程,汲取中国等亚洲新兴国家的发展活力,提高作为投资对象国的魅力

建议5 开拓能够充分发挥“精炼性”等日本优势的增长领域

建议6 本着综合性、渐进性、效率性的三原则,解决“后 3.11”的能源制约问题

(3)税收、财政、社会保障:不要搁置问题,健全财政和改革社会保障制度刻不容缓

为避免日本走向“悲观型”(财政恶化导致增长率低迷),必须迅速实现财政健全化。要尽快确立兼顾经济增长的税制,建立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构筑应对老龄社会的社会体系,采取措施缩小差距。

建议7 财政健全化不可束之高阁,贯彻政府方针,提高消费税,通过减免税收和发放补贴,加强再分配工作

建议8 重新获得年轻人的信任,确立让人安心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

建议9 以地区社会为主体实施为应对老龄社会的社会体系改革,让精力充沛的老年人成为社会的支柱

建议10 通过促进就业和所得再分配,缓和收入差距和贫困问题

建议11 重新调整国家和地方的职责范围,将地方重组为广域行政区,实现更为独立自主的地方行政财政运营体制

(4)外交和安全保障:形成以日美关系为核心的国际秩序,积极参与到亚太的繁荣之中

2050年日本将夹在GDP规模6倍的两大超级大国(美国、中国)之间。因此必须通过“自助”和“共助”确保安全保障环境,主导亚太地区的稳定和繁荣。

建议12 全球治理——维持“有规可循的开放的国际秩序”并将新兴工业国家融入其中

建议13 区域治理——加强构建“稳定繁荣的亚洲”

建议14 国家治理——日本以“自助”和“共助”确保国家安全

财政赤字 社会保障 消费税 贸易收支 OECD 国债 舆论调查 政治改革 丹吴 泰健 希腊危机 财源 基础财政收支 麻生 税收和社会保障的一体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