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信息库
“战后”首相谈话及其背景的变迁
[2015.07.24]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战后70周年的首相谈话备受关注。继日本首相的50周年谈话和60周年谈话之后,安倍晋三首相预计于2015年夏发表的70周年谈话,将考验安倍政府的历史认识,成为一个外交大事件。此前主要只有中韩两个邻国关注这个谈话,这次连美国政府也明确表示对谈话内容的关注。关注的焦点是,谈话是否继承1992年“河野洋平官房长官谈话”和1995年“村山富市首相谈话”的内容。那么,这两个谈话中什么内容是应该被继承的呢?进一步而言,为什么日本政府关于历史的谈话,一直会成为长期的国际问题?让我们来重新回顾一下。

早期的历史教科书问题和宫泽喜一官房长官谈话

事情起于1982年。当时日本的主要新闻媒体集中报道了这么一条消息:在高中历史教科书的审定过程中,文部省要求把“侵略(中国)华北”的表述修改为“进入华北”。事实上,这是源于电视台记者在联合采访中有所误解引发的误报。但中国提出抗议,遂成为外交问题。

当时的铃木善幸政府,以存在这一事实为前提,发表了宫泽喜一官房长官谈话。铃木首相进而访华谢罪。并在教科书审定标准中加入了一条所谓的“近邻各国条款”,即“在对待与近邻亚洲各国之间的近现代历史事件上,有必要从国际理解和国际协调的角度加以考虑”。

由于在没有充分确认事实关系误报的情况下就前去谢罪,并把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和 197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时本已了结了的对过去历史的谢罪问题旧事重提,正式认可因他国的批评而修改教科书的内容,这就使历史认识问题变成了新的外交问题,日本国内对此的批评声浪高涨。

宫泽喜一内阁官房长官关于历史教科书的谈话(1982年8月26日)

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深刻认识到过去我国的行为,曾经给包括韩国、中国等亚洲各国的国民以极大的痛苦和损害,站在反省和决心不能让这类事件再度发生的立场上,走上了和平国家的道路。我国对韩国,曾在昭和40年的《日韩联合公报》中,阐述了‘过去的关系令人遗憾,对此进行深刻反省’的认识,对中国,则在《日中联合声明》中,阐述了‘痛感过去日本国通过战争,给中国国民造成重大损害的责任,对此进行深刻反省’的认识。这也就确认了,上述我国的反省和决心,这种认识现在也没有任何改变。

二、该《日韩联合公报》、《日中联合声明》的精神,在我国的学校教育、教科书审定之际,也当然应该受到尊重,而今天韩国、中国等国家对于此有关的我国教科书的记述,提出了批评。作为我国,在推进同亚洲近邻诸国友好、亲善的基础上,要充分听取这些批评,政府有责任予以纠正。

三、为此,在今后的教科书审定时,要经过教学用图书调查审议会的审定,修改审定标准,充分实现上述宗旨。已经审定过的教科书,今后要迅速采取措施,实现上述同样宗旨。在实施这些之前,作为措施,文部大臣要表明见解,使上述第二项宗旨充分反映在教育实践中。

四、作为我国,今后也要努力促进同近邻国家国民的相互理解,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出处:日本外务省网站)

在那之后,每逢发生历史问题或者重要节点的年份,都不得不以“政府谈话”的形式来应对。而且,谈话的内容不能比1982年的谈话倒退。无论那次谈话,其目的都是为了平息历史问题。但在战后当时或邦交正常化谈判时已经了结了的问题,过去较长时间后又再旧事重提,双方的认识和想法出现乖离是很自然的,希望通过表述理念的谈话就轻易解决问题,这也太勉强了。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