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信息库
日本的女性内阁成员
[2018.10.02] 其它语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日本内阁的首位女性阁僚,是1960年7月第一届池田勇人内阁的厚生大臣中山MASA。近60年后的今天,日本国会中女性的政治地位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2017年11月,主办达沃斯会议等活动的“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在144个国家中,日本排名第114,较上年倒退了3个名次,依然在低位徘徊不前。该报告每年对女性的教育程度、健康与生存、经济机会与政治赋权这四大指标进行测评并排名。日本尤为落后的一项是“政治赋权”,女性议员的比例排在第129位,女性阁僚的比例排在第88位。

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排行榜

项目 排名 得分
综合 114 0.657
经济机会 114 0.580
就业 79 0.781
薪金的男女平等程度 52 0.672
议员、高级公务员、管理职位 116 0.142
专业职位、技术职位 101 0.654
教育程度 74 0.991
识字率 1 1
中小学教育 1 1
高等教育 101 0.926
健康与生存 1 0.98
政治赋权 123 0.078
女性议员比例 129 0.102
女性阁僚比例 88 0.188
女性元首在任时间 69 0

引自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资料(部分摘要)
分数越接近“1”两性平等度越高,越接近“0”,不平度越低

下面来简单地来回顾一下日本女性阁僚的历史。首位女性阁僚是1960年7月第一届池田勇人内阁的厚生大臣中山MASA;第二位是1962年7月在第二届池田内阁中担任科学技术厅长官的近藤鹤代。之后历经了22年的空白,在第二次中曾根改组内阁中再次有女性入阁,出任环境厅长官。日本首次有多位女性进入内阁,是1989年的海部俊树内阁。1998年7月小渊惠三内阁以后,日本历届内阁至少都会有一位女性成员。迄今为止,日本同届内阁中的女性阁僚最多时达到5人,分别是2001年4月组建的第一届小泉内阁,以及2014年9月组建的第二届安倍改组内阁。

女性在日本内阁中担任的职位存在偏倚现象。其中最多的是环境大臣(2001年以前称为环境厅长官),共有9位;其次是法务大臣,共有6位。2001年日本中央省厅重组以前,女性阁僚往往只局限于担任科学技术厅长官、环境厅长官、经济企划厅长官等职,在地位上稍稍低于“大臣”。

近年,女性则多以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入阁。虽然负责的是“少子化”、“性别平等”、“推进女性活跃社会”、“消费者及食品安全”等重要问题,但从职位上看,在内阁中仍处于较低地位。

另一方面,少有女性出任被称为“重要阁僚”的职位。迄今为止,未有女性担任过财务大臣(包括大藏大臣)、农林水产大臣(包括农林大臣)这两个要职。在第二届安倍改组内阁中,首次有女性出任经济产业大臣,但因其涉及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等问题,不足两月就辞职了。在厚生劳动省和外务省,至今也都分别只有两位女性出任过大臣。

然而,根本原因还要归结于女性议员太少。在2017年10月的日本众议院选举(定额465人)中,女性候选人共有209名,最终47名当选,占众议院全部席位的10.1%。其中23人来自小选举区,24人为比例代表。女性议员比例迄今为止最高的一届,是2009年的众议院选举,当时有54位女性候选人当选,占当届议员总数的11.25%。由于女性议员人数较少,因此经常是一些女性议员还未充分积累从政经验就被任用为阁僚,以及女性议员不得不出任较低职位的情况。

2018年5月,为推进女性从政,日本通过并施行了《政治领域的性别平等推进法》,呼吁各政党和政治团体确保男女候补人数尽可能均等。由于该法案不含惩罚条款,仅仅是有义务去努力,所以各政党是否能够认真对待,还有待于考验。

标题图片:第4届安倍内阁成立时,在首次内阁会议结束后全体阁僚拍摄的纪念照片。两位女性阁僚分别是总务大臣野田圣子与法务大臣上川阳子(2017年11月1日,时事社)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