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制度改革这个“妖魔”

人罗格 [作者简介]

[2012.04.2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日本众院小选举区中大都市圈与地方的所谓“1票之差”(每张选票分量的差异,即每张选票价值的不平等——译注)问题,其纠正工作处于停顿状态。最高法院下达违宪判决后,已经搁置了近一年时间。政府审议会根据人口普查实行的选区调整作业也在冻结之中迎来了法律规定的督促期限。

纠正工作未能取得进展,其原因在于围绕选举制度彻底改革所展开的超党派间的讨价还价。即便可以先行解决1票之差,围绕彻底改革的明争暗斗犹如“妖魔”般一直影响着政治的走向。

围绕小选举区的“百年战争”

众院议员由每个选区1人当选的小选举区(定额300人)和各政党的比例代表(按照各政党所获选票数在总票数中所占比例分配议员席位——译注)(定额180人)两种方式产生。但是,去年3月最高法院就2009年众院选举中发生的小选举区人口与议席分配的差距达到2.3倍一事,做出了违宪的判决。判决书要求废除为各都道府县首先确保1席的分配方式,因此迫使立法机构作出迅速反应。

但是,虽然民主、自民两党就在5个县分别减少1席的方案(0增5减案)达成了协议,但是调整工作并未取得进展。这样下去,即便尽快着手实施,在新选举区下进行的选举也要等到2012年年末以后。

令事态复杂化的原因,在于其关系到选举制度本身的彻底改革问题。对民主、自民两党拥有影响力的公明党提出,在改革一票之差的同时,导入被称为“小选举区比例代表并立制”的选举制度,要求实现彻底改革。

“并立制”的机制,是在小选举区获得议席越多的政党,越难在比例代表选举中获得议席,它有利于重视获取比例代表议席的中小政党。民主党迄今之所以对实施“0增5减” 案态度慎重,是为了避免因消费税增税等问题在国会上与公明党产生彻底的对立,因而对并立制采取了妥协让步的姿态。

但是,从结论而言,要在本届国会上为“并立制”的实施铺平道路,其难度是极大的。因为对于在维持小选举区制度的同时,又要照顾中小政党的方式,在民主、自民两党内部存在着强烈的慎重意见。

其代表势力,主张彻底的改革,修改现行的小选举区制度,恢复在1个选举区内多名候选人当选的中选举区制度。以民主党的渡部恒三、自民党的加藤紘一两位资深议员为代表的议员联盟,在2月23日召开总会,一致同意致力于在下次大选中导入中选举区制度。这次总会有90多名众院议员参加,议员联盟的150名成员中还包括有森喜朗、麻生太郎两位前首相的名字。

众院的选举制度于1994年通过了选举制度改革法,将此前的中选举区制改为小选举区制,并从1996年的选举中开始向新的制度过渡。这个制度改革标榜的是实现以政策为中心的选举和解决“政治与金钱”问题。当时以自民党和旧社会党为中心,展开了赞成派与反对派之间激烈的内部斗争。围绕小选举区制度的是是非非,如今依然争论不休,像“百年战争”一样纠缠不决。在小选举区制度下持续至今的“政治优柔寡断”状态、依旧不绝于耳的政治与金钱丑闻、对于激活政策讨论效果的质疑等等,都推动了恢复中选举区的主张。公明党本来对中选举区就有自己的理解。还有揣测认为,如果将来民主党、自民党的大联合构想一旦启动,那么在中选举区制度下,就有利于候选人的调整工作。

另一方面,拥护小选举区的议员当中,有很多人主张废除比例代表制,实行所有议员从小选举区中产生的单纯小选举区制,意图进一步推进两大政党化的实现。如果从这一立场出发,那么中小政党得以维持存在的“并立制”,只能称作“改恶”,别无其他。

当然,“观察选区的情况,就能明白每一位议员的动向”这种个人的因素也有密切关系。我们应该留意到,选举制度的彻底改革问题,作为“幕后的主角”左右当前政局的可能性,比人们意想的会更高。

每日新闻论说委员,出生于北海道札幌市。1985年进入每日新闻。1989年开始采访政治,曾任驻首相官邸负责人、政治部副主任之后任现职。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