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将“摆脱生活保护”纳入国家战略

吉田启志 [作者简介]

[2012.06.0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在世界第3经济大国的日本,领取生活保护(政府为生活贫困者提供最低生活保障费用的制度——译注)的人数正在不断刷新着历史最高值。这种增加趋势的扩大,给国家和地方财政带来巨大压力,政府为此一直在调整生活保障的制度;最近,作为国家战略,政府决定了制定“摆脱生活保护”策略的方针。以支援工作年龄层为中心内容,争取在6月前后制定具体方案,计划明年向国会常会提交相关法案。但是,彻底改革却并非易事。

生活保护费领取者 209万人

将摆脱生活保护纳入国家战略,其背景是领取生活保护费的人数激增。历史上的峰值是在战后的混乱时期,1951年度的月平均达到204. 6646万人。之后逐渐下降,1995年降至88万人。但是近年来再次转降为升,去年7月超过历史最高值,2012年1月达到209.1万人。2010年度的生活保护费总额达到3.4万亿日元。负担比例为国家承担四分之三,地方政府承担四分之一。

2000年度,领取生活保护者按家庭户数的比例为:老龄者(45.5%)、伤病·残疾者(38.7)、其他(7.4%)。但到2010年度,伤病・残疾者降至33%,其他人员上升至16.1%。虽然老龄者为42.9%,在生活保护者中所占比例最高;但在16.1%中却包括了相当数量的劳动年龄人口人员。由于长期的经济萧条和90年代实行的放宽管制,非正规就业人员超过了全体就业人员的三分之一,从而提高了“其他人员”类别的比例。

2007年在北九州市发生了一名男子因申请保护遭到拒绝而饿死的事件,厚生劳动省在第二年3月放宽了申请标准,这也影响到领取生活保护费人数的增加。受理申请保护范围的扩大,形成了遭到解雇的“劳务派遣”人员蜂拥而至的状态。

彻底改革面临巨大阻力

即便如此,要改变持续多年的制度仍是困难重重。

4月9日傍晚,在首相官邸举行了国家战略会议,野田佳彦首相指示加强低收入阶层的对策,对此小宫山洋子厚生劳动大臣提出了“支援自立对策”,并对“劳动收入公积金制度(暂称)”进行了说明。其主要内容是:领取生活保护费者的部分劳动收入由各地方自治体作为保护费储蓄积累,在本人脱离保护时作为自立资金返还给本人。领取生活保护费者得到劳动收入后,原则上其保护费相应减除。由于不断有人指出这一点实际上使受保护者会失去劳动欲望、妨碍其自立,因此决定将相当于其劳动所得的一部分返还给本人。

除了国家战略会议之外,厚生劳动省从去年5月起,就生活保护问题与地方进行着持续协商。生活保护费领取者的医疗费,全额由保护费支付(医疗补助)成为突出的问题。地方方面,在去年底的中间报告中提出了“引进医疗费自我负担机制”和设定保护期限促其自立的“有限期保护”等减少支付的改革方案。

但是,为掩盖因增加消费税而增加的国民负担而开始“撒钱”的民主党不允许削减保护费额度,彻底改革由此被束之高阁了。到头来,继续维持了每月10万日元的补贴,外加灵活运用与免费职业培训配套实施的现行“求职者支援制度”,达成了这样一个妥协方案。

今后,国家战略会议还将讨论调整医疗补助制度。但在民主党内,甚至连劳动收入公积金制度也有人持不同意见,出现了“领取保护费时间越长,生活越苦”的论调。

另一方面,自民党在民主党政府发表劳动收入公积金制度的同一天,确定了在下次大选的选举公约中打出有鲜明自助色彩的“削减保护费”的方针战略。在众参两院势力扭曲之中,越是临近选举两党的共同点越会消失。被指为“日本的社保制度中最有修改余地”的生活保护,全然不见其改革的方向。

每日新闻编辑委员。1985年进入每日新闻社。在长崎支局、福港支局工作后调入政治部。担任在野党、执政党记者俱乐部负责人,担任厚生劳动省的采访报道,经政治部副部长等职后任现职。重点采访有关政治与社保制度。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