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政局拉开序幕,“地壳变动”不可避免

后藤谦次 [作者简介]

[2012.09.0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在野自民党”再度合作

消费增税法(“社保与税制的一体化改革”相关法案)能否通过,自不用说,它最终取决于野田佳彦首相与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在8月8日举行的会谈。众所周知,因野田首相一句 “将在近期问信(于民)”,使谷垣收起矛戟,响应了会谈。酷似这次会谈的情景过去也曾出现过,那是在1994年的1月,围绕着政治改革相关法案,当时的细川护熙首相与自民党的河野洋平总裁举行了高峰会谈。当时虽然在众院通过了政治改革相关法案,但在参议院全会上付诸表决时社会党有人造反,致使法案遭到否决,几乎要成为废案。为打开这一僵局而安排的细川-河野会谈中,双方达成妥协,从而引入了现行的众议院小选举区与比例代表并立制度。这次的消费税增税法和当时的政治改革法,都是在得到“在野自民党”的合作后成立的,突显了两次会谈的类似性。

胜过“政治改革法”的破坏力

紧接着的下一个焦点,已转移到法律成立后的政局演变。具有讽剌意味的是,在政治改革法成立的同时,细川政权急剧失去了向心力。纠合了7党1派的细川“政治改革政权”,随着改革的实现而失去了大义名分,仅仅在3个月后的1994年4月,政权便突然瓦解。这也许是所谓“寄木细工(木片儿拼花工艺。是日本箱根地区(神奈川县)特产的一种传统工艺品。用来比喻由多党派联合组成的政府——译注)”政权的宿命,如果自民党当时不伸出救援之手,说不定细川政权会不失政权目标,继续支撑续下去。

而这次的消费增税法成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呢?难道这一法案的通过带来了超过政治改革法的“破坏力”吗?法案制定过程中由执政党和在野党双方引发的“地壳变动”本身,就能证明其破坏力之强大。

野田首相最初明确提出要提高消费税率,是2011年11月,在法国举行的戛纳20国集团(G20)峰会上。首相表明的“国际公约”是:“到2015年前后,分阶段把消费税提高到10%”。之后与同行记者团进行采访恳谈时又进一步表示:“如果问信国民,将在法案通过之后,增税实施之前”,表达了解散众议院的具体日程。

野田是在他就任首相仅2个月之时在戛纳做出的此番发言,当然在民主党内引起了激烈反弹。此后因政见的不同,在党内与前代表小泽一郎为核心的势力就主导权展开了激烈争斗。首先是在年底,党内就法案大纲草案进行讨论阶段有9人为表示强烈抗议而退党;紧接着新年过后,这些人又结成了新党“纽带”(日本纽带党),是此为民主党的瓦解之始。

只能向自民党“求救”的野田首相

此后在3月底,当内阁会议决定向国会提交法案时,曾在2009年政权更迭时参与组成联合政权的国民新党代表龟井静香(当时)宣告要退出联合政权。结果,龟井被赶下代表职位,虽然国民新党继续作为执政党留在联合政权之内,但是联合政权发生了巨大变化。小泽也瞄准了内阁会议的决定,要求小泽派的议员退出政府和党的职位,与首相间的对立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消费税法案的表决,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带上了一层犹如对政府不信任案进行表态的意味。加上2010年参议院选举后产生的“众参两院扭曲国会”,留给野田首相的最后手段只有向自民党发出“SOS(求救)”信号。参与其间的是为了通过法案而倾尽全力的财务省,而谷垣曾经担任过财务大臣的经历,也从中起到了很大作用。但前首相森喜朗、议员引退后仍隐然保持着影响力的前自民党参议院议员会长青木干雄、前干事长古贺诚等实力派人物更是支持了首相。

就这样,曾被小泽认为“反正成不了事”的民(主)自(民)公(明)三党 在相关法案的国会审议工作上达成了一致。6月26日,修改后的政府方案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付诸表决,然而小泽并没有后退,进而与小泽一起反野田、反消费税的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等人也一同反对,出现了大量的造反议员,投反对票的民主党议员多达57人。此外,原总务相原口一博等16人也弃权缺席。众议院的造反趋势也波及到参议院,退党者频频出现。自政权交替以来,退出民主党和辞职的议员多达82人。以小泽建立的新党“国民生活第一”为首,其他小议员派系先后成立,还有留在民主党内的“退党预备军”。不妨认为,政权交替时的那个民主党,在消费增税法成立的同时业已消失。

谋划重建保守政党的7位大腕

自民党方面,虽然在促使“民主党分裂”上卓有成效,但并非毫发无损。主导3党妥协的资深议员,都是在小泉纯一郎政权后失去党内运作权而甘居非主流派的势力。也就是说,在此过程中自民党内也发生了权力的转移。伴随旧势力复权,反对“民自公路线”的,则有谋划“保守(政党)再集结”的前首相安倍晋三派系。在围绕 “国民生活第一”党等中小在野政党提出的对野田内阁的不信任案表决一事上,有7名“造反议员”违背领导层“缺席”的方针,出席了全体会议并投下了赞成票。这批人的最大特征,都是支持过安倍政权的政治家,其中有自民党干事长中川秀直、官房长官盐崎恭久,总务相菅义伟(均为当时职务),还有小泉(纯一郎)的次子进次郎。菅义伟为在9月份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时拥立安倍的举动亦有这样的背景。

围绕政治改革,首先是从自民党的分裂向着建立细川政权的方向变动。而增加消费税,不仅在执政党内,就是在野党内部也出现了深刻的裂痕,使整个政界陷入了散乱的状态。而且,如今还有以大阪市长桥下彻领导的“大阪维新会”为代表的第三势力的兴起,日本政治将走向何处,甚至看不到任何只鳞片甲。消费税政局还只是刚刚拉开序幕。

(2012年8月21日)

政治专栏作家。1949年生。1973年早稲田大学法学系毕业、入共同通讯社。历任政治部记者、论说委员、政治部长、编辑局长等职。2007年10月辞职后,先后担任TBS系『NEWS23』主持人(2007年12月—2009年3月)、“总力报道THE NEWS”主播(2009年3月—2010年3月)。著作有《日本的政治如何运转》(共同通讯社,1999年)、《小泽一郎 50谜解读》(文春新书,2010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