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战略外交的“三支箭”

铃木美胜 [作者简介]

[2013.04.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安倍晋三首相的外祖父岸信介(1957年2月-60年7月任首相)担任首相后,1957年5月的首次出访选择了东南亚。作为首相,岸虽然很想就任后尽早访问美国,但实际上在访美之前历访了东南亚各国。其目的何在呢?岸当时描绘的战略设想,是要修改被称为不平等条约的日美安保条约,终极目标则是修改宪法,进而实现“日本的独立”。

以亚洲为起点的安倍战略外交

作为这个战略的开端,岸信介在外访东南亚时(缅甸、印度、巴基斯坦、锡兰、泰国、台湾),以日本国总理的身份亲自向国内外表示“不做孤立的日本,而是代表亚洲的日本”(《岸信介回忆录》,文艺春秋),以此加深日本在战胜国美国心目中的印象。岸在访问结束回国后于同年6月访问了美国,11月又再次历访了东南亚(南越、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诸国。

在进入2012年12月的众议院选举前,安倍周围就提出过先东南亚后美国的出访计划,但“还是首先访问美国”的意见占了上风,于是一时间曾转向了“1月访美”的方案。

但是,由于与连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政治日程调整未果,故而“1月访美”计划流产。但如果这一计划实现,1月份的日本亚洲外交则会由麻生太郎(副首相兼财务・金融相)和岸田文雄(外相)两人代行。由于首相访问东南亚的方案再度浮出,从结果看,它加大了以亚洲为起点的安倍战略外交的深度。

首相在1月首先访问了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1个月后再飞往华盛顿。预定12月还将在东京举办日本东盟峰会。

表明参加TPP谈判

2月22日(美国东部时间),安倍首相与奥巴马总统在白宫举行了首次日美首脑会谈。首相在会谈结束后高调宣布“日美同盟关系完全复活”。对于日美两国来说,2009年日本的政权更迭是恶梦的开始,通过这次日美首脑会谈,终于重新确认了日美同盟的重要性。

此外,两位首脑还就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相关谈判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示“加入谈判之际,并非单方面要求事先承诺取消所有关税”,据此,首相实际上表明了参加TPP谈判的意向。

TPP有两副面孔:一副是单纯经济政策的面孔,另一副是作为安保外交战略的面孔。美国之所以参加TPP,目的是通过参与进亚洲这个“世界增长中心”,为恢复国内经济助一臂之力;同时还与安全保障方面的“再平衡”政策有密切联系,它是奥巴马政府诞生后早早地就提出的美国“回归亚洲”战略的重要支柱。意图尽最大可能阻止美国在亚洲霸权的中国,将由美国主导的TPP视为对自己设下的包围网。

安倍决定参加TPP的构想,令人感到其出发点与岸的“新亚洲主义”战略具有共通之处。

安倍外交的“幕后主角”是中国

概括1、2月份展开的安倍首脑外交,可以看出安倍首相把国家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三个拼件(pieces)——亚洲、日美同盟、TPP握到手中,或可称之为安保战略的“三支箭”。

当前,修复日中关系的时机“无法预料”(内阁参与・谷内正太郎),今后的日本外交必须精心打造这三个拼件。另一方面,日本将针对中国而有意识地与其他国家积极开展外交。具体来看,有4月底预定对俄罗斯的访问,探索如何加深与俄罗斯这个与中国拥有世界第二长边界国家的关系。

安倍外交战略的“幕后主角”,始终是巨大的国家——中国。

时事通讯社评论委员。《外交》前总编。早稻田大学政经系毕业后,进入时事通讯社政治部。历任华盛顿特派员、外务省、首相官邸、自民党各记者俱乐部组长,后来担任过政治部副部长、纽约总局局长、评论副委员长、编辑局总务、时事Janet总编。著书有《延续至今的“战败国外交”》(草思社)、《小泽一郎为何会被TV施暴》(文艺春秋)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