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创生”,能够解决人口减少、激活地方经济吗?
[2014.11.28]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政府提出“地方创生”(振兴地方经济——译注)口号,开始筹划制定旨在激发地方经济活力和解决人口减少问题的综合战略计划,推进吸引年轻人的魅力城镇建设、提升人口、创造就业机会。在人口不断向首都东京圈集中的形势下,力图重振地方经济,抑制人口的减少。

人口持续涌入首都圈

“地方有了活力,日本就有生机”——这是历届政府的共识,为此还想方设法打出了各种提振地方经济的政策措施。尽管如此,东京、名古屋、大阪等大城市圈与面临人口稀少和老龄化的地方城镇间的差距却不见缩小。特别是人、物、钱集中的东京首都圈,即便在日本进入了人口减少社会的现在,年轻人为中心的人口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涌入。

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后,安倍晋三首相反复提出,“要让全国各地家家户户都能切身感受到景气的回升”。但是,打出重振经济的招牌,旨在摆脱通缩经济的的安倍政府,当初未必就把重点放在了地方问题上。

人口减少而“可能消失的城市”

然而,2014年5月,民间研究机构“日本创生会议 人口减少问题研讨小组会”(主席为原总务大臣增田宽也)发表了一份调研报告,它根据今后人口减少的趋势,预测了今后可能消失的地方城镇,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关注。该预测把20~39岁的女性人口作为决定该地区未来的指标,分别对各个地方城镇做了推算。

被列入“可能消失的城市”名单的一些城镇虽然对此提出了异议和反驳,但危机感是一致的,这就迫使安倍内阁既行路线做出了部分修正。特别是明年春天同一地方选举在即,这也成为了霞关(政府机关集中地区——译注)及永田町(国会议事堂、日本首相府等的所在地——译注)改变对地方人口问题认识的一个契机。政府在这一认识的基础上,以“地方创生”作为新的关键词,从中长期观点出发,开始着手研讨综合性的地方政策。

国会正式讨论“地方创生”

2014年9月29日临时国会开幕,安倍首相在发表施政演说时,将本届国会定位为“地方创生国会”。其中,他对地方面临的人口减少、超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表示了忧虑,强调“面向重振地方经济,以使年轻人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我们要竭尽全力开一个好头”,基本的目标,是要“重新激发地方发展的活力,解决人口减少的问题”。

安倍内阁为了具体推进相关工作,在内阁府创置了负责地方政策的“城镇、人、工作创生总部”,任命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担任新设的“地方创生相”一职,配置了包括从各部委调用人员在内的共70名部下。这个新的组织,将致力于人口向地方的回流工作,在地方创造就业机会,打造能够满足年轻一代结婚生子育儿愿望的良好环境。

综合战略,或在年内出台

政府在临时国会上将提出并审议两项就有关地方创生法案,一个是以规定了人口减少对策基本理念的《城镇、人、工作创生法案》,另一个是将各地方政府援助业务统为一体的《地域再生法改正案》。此外,为了让地方享受到安倍经济政策的成果,还将商讨一个超过一万亿日元规模的预算措施。

但是,地方创生所面临的课题繁复多样,不是一般的方法就能轻易解决的。具体对策、各种讨论有待今后开始。“城镇、人、工作创生总部”最快将在年内筹划制定一个长远规划和2015年度开始的5年综合战略计划。政府吸取以往历届政权的失败教训,强调不采取国家主导的拨款方式,而是尊重各地的自主性,以期地方充分发挥出各自的特色。

历届政府的地方政策缺乏成果

以往历届政府采取了一些怎样的地方经济振兴政策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竹下登内阁(1988~1989年)推出“家乡创生事业”,给全国的市区町发放了一亿日元资金,用途不限,各地方政府可以开动脑筋以各具特色的方式将这笔资金用于当地的经济振兴和城镇建设上。这种独特的资金使用方法,成了当时的热点新闻和人们的热议话题,然而其后的经济效果如何,政府却没有进行检验。

小渕恵三内阁(1999年)对有15岁以下儿童的家庭和65岁以上老人,发放了2万日元的“地区振兴券”,试图以此刺激消费。但是,发放的对象仅限于儿童和老人,所以在家庭支出上没有产生明显的变化,为此很少有人认为“地区振兴券”对景气回升带来了什么积极影响。

第1次安倍内阁(2007年)也曾提出了“支援地方振兴项目”。对那些在重振地区经济方面,积极采取少子化解决对策、促进人们在本地定居、帮助年轻人自食其力的地方政府,国家重点发放部分补贴款项。之后在民主党的菅直人内阁(2011年)时期,改设了“地区自主战略拨款”,将部分政府指定用途的拨款一次性发放给地方政府,由它们自主支配使用。

“地方创生”——考验政府的真正价值

上述无论哪一项政策,都很难说对激发地方活力、有效解决少子化问题带来了显著效果。回过头来再看第二次安倍内阁,在“地方创生”旗帜下,宣布要“从中长期视野出发,实施与以往着眼点完全不同的‘异次元’的大胆政策,直至获得有目共睹的成果。”(城镇、人、工作创生总部)

但是,苦于人口稀少的地方乡镇,面临的是结构性的问题,这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作为其具体措施,今后中央和地方政府需要团结一致共同进行探讨。比如,①应对人口剧减和超老龄化;②支援年轻一代的就业、结婚、育儿;③改变人口向东京首都圈的过度集中;④因地制宜,解决各自的问题等等。可谓难题重重,不花费1、2年时间是得不到成果的。

然而,时不我待。日本以其他国家不曾有的速度飞快地走向人口减少和超老龄化社会,这一事态已容不得我们以10年、20年时间去慢条斯理地加以改善。政府能在何等程度上打出一系列激发地方活力的综合战略举措,又如何付诸于具体实施?最近因招牌女阁僚引咎辞职而大受打击的安倍内阁,在“地方创生”方面,其实践能力和可信度也在经受考验。

标题图片:地方上商店街的代名词——卷帘门街(图片提供:时事通讯社)

有关“长远蓝图”及“综合战略”的要点

 “城镇、人、工作创生总部”于 2014年9月制定的“长远蓝图”及“综合战略”的要点(摘录)

“长远蓝图”的主旨

50年后人口争取维持在1亿规模,分析日本人口动向,展示未来蓝图。

<焦点>

Ⅰ 人口的现状和未来展望

1,日本的人口在2008年达到峰值后开始减少,预计今后将呈持续减少状态。各地情况不尽相同,许多地方城镇面临着人口全面减少的局面。

2,人口减少有可能导致经济规模萎缩及国民生活水平的下降。

3,以年轻人为中心的人口,持续从地方向东京首都圈流入(东京一极集中(※1))。

4,尽早改善出生率,将对阻止人口减少发挥巨大作用。

Ⅱ 未来的发展方向和今后的基本战略

1,未来的发展方向……基本方向是未来永远维持一个充满活力的日本社会。实现国民向地方城镇移居、结婚、生子、育儿的愿望。

2,中长期政策目标……①实现年轻一代就业、结婚、育儿的愿望;②改变人口过于集中于东京圈的状态;③因地制宜解决地方问题

3,对应这些问题的态度……▽唤起全民性的探讨,使人人都能认识到,人口减少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问题。作为中长期目标,将这项工作持续开展下去 ▽以各地的创意和自主性措施为基础,国家对其予以支援。

“综合战略”的主旨

以长远蓝图为基础,提出今后五年政府实施政策的方向性

<焦点>

Ⅰ 应对问题的基本态度

▽制定中长期政策目标,严格进行效果验证 ▽排除“纵向结构”的行政管理,推广“一站式服务”政策 ▽以各地自主解决问题为基础,国家对此提供支援

Ⅱ 各政策领域的尝试举例

1,创造条件,让人口回流地方……▽对希望移居地方人员提供援助 ▽公司企业向地方迁移、在当地录用员工、远程办公 ▽激发地方大学的活力

2,在地方创造就业就会,让人们能够安心工作……▽强化地区产业基础(包括人材、雇佣事业基础等) ▽强化重点产业 的基础(服务业、制造业、农林水产业、观光、医疗福祉等)

3,满足年轻一代结婚、生子、育儿的愿望……▽对多子女家庭、三世同堂家庭提供援助 ▽改革工作方式,改善育儿环境 ▽对各行各业在这方面的积极行动提供支援

4,符合时代要求的城镇建设,让国民生活无忧无虑……▽在山区加强地区间的密切联系,提供援助,促进各种生活服务功能的小据点化 ▽集中和活化地方核心城市及附近的市、町、村、“定住自立圈” 的基础设施服务▽重新审视大都市圏老龄者的医疗护理对策、国土开发计划

5,地区间的携手合作……推进地方核心及附近的市、町、村、“定住自立圈”(※2)间的“携手合作”。

(※1)^ 指日本的政治、经济、文化、人口以及社会资源和活动过度集中于东京及其周围县市。

(※2)^ 指为阻止人口外流,进而吸引人口的回流,在地方上推进建设的独具魅力、让人能够安居乐业的地区。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