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田东彦,推出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
[2015.02.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在依靠安倍经济政策重振日本经济的关键时刻,日本银行出人意料地做出了实施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的决定。自2014年4月消费税上调之后,经济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如此以往,安倍政府打出的“摆脱通缩”前景渺茫。就在这个时机央行突然宣布的追加货币宽松政策,极大地刺激了市场,股价急剧走高,日元进一步贬值。这将如何影响12月上旬安倍晋三首相对再度提升消费税与否的判断呢?

日经平均股价大涨

日本的股市自上周以来呈现出久违的活力。至11月5日,股价连续5天走高,其间曾一度突破17000日元,这是七年来的第一次。外汇市场上日元持续贬值,兑美元的汇率一时下跌到114日元,为6年零10个月来的最低水平。市场分析师预计,股价走高、日元贬值基调年内还将持续下去。

连日来的日元贬值股价上涨,主要归因于央行10月31日出其不意地抛出的超级宽松货币政策所带来的惊人效果。其具体内容包括:①针对近来物价上涨速度出现的停滞状态,将基础货币的年供给量增加10万亿~20万亿日元,扩大到每年80万亿日元规模;②增购30万亿长期国债,扩大到每年80万亿日元;③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的购入量增加三倍。

央行宣布追加货币宽松,和制定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金融政策方针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决定结束量化货币宽松几乎是同时的。以海外投机家为中心的投资家一齐对此作出了反应。而且另一个巧合是,日本最大的养老基金“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GPIF)也在10月31日当天公布了持仓调整决定,将启动改革,减少国债运用,大量增持海外资产及日本股票。

这就成为加速日元贬值股价上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虽说它们是各自独立采取的行动,但时机却是如此奇妙地一致,难免令一些市场人士揣测这里面存在着某种形式的互动。

央行至高无上的目标:2年内物价上升2%

2012年12月成立的第二次安倍内阁,任命黑田东彦为日本银行行长。上任一个月后的2013年4月,他启动实施了令人陌生的“异次元货币宽松”措施,大胆的质宽量宽政策行动极大地刺激了市场,黑田也因此获得了“火箭筒”的绰号。而此次突然宣布的追加货币宽松,在市场上起到了不亚于前一次的日元贬值股价上扬的惊人效果,被人们称作“第二发黑田火箭筒”。

针对一系列追加货币宽松措施,黑田行长反复强调称“经济正处在摆脱通缩的紧要关头,我们将竭尽所能,实现通胀目标”。所谓的通胀目标,就是黑田行长上任之初承诺的“在未来两年内将消费者价格指数提高2%”。“摆脱通缩”是安倍政府的政策主题,因此可以认为,实现这个目标是黑田领导的央行的使命,也是考验黑田行长手腕的最重要课题。

“5比4”:微弱优势通过的宽松政策

但不可忽视的是,此次追加货币宽松的决定,是以微弱优势通过的。央行的金融政策是由九名政策委员(行长、副行长2人、审议委员6人)召开的金融决策会议决定的。此次的表决结果是“赞成5票,反对4票”,央行最高管理层的正副行长三人赞成,六名审议委员中二人赞成,最终以一票之差“险胜”。

虽说是多数赞成,但以如此微弱优势决定金融政策是史无前例的。这无疑反映出在金融决策会议上,对追加货币宽松的效果问题,也存在巨大的意见分歧。不少持反对意见的审议委员,对追加货币宽松的副作用表示了担忧。

安倍经济学描绘的重振日本经济的设想,是试图通过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机动的财政政策和唤起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这三支箭,实现企业收益的改善→工资上涨、雇用扩大→家庭消费增加→景气上升这样的良性经济循环。在大胆的货币政策下,股价走高,日元贬值,人们的景气感和对市场前景的期待感都有所高涨,但是会出现怎样的副作用以及对经济的刺激效果到底有多大等,这些问题在私营公司经济分析家中也存在着不同的看法。

为上调消费税创造条件?

针对央行的第二轮货币宽松,政府、执政党表示欢迎,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称,“这将为推动日本经济发挥重要作用”。由于安倍正面临对2015年10月消费税是否由现行的8%上调至10%作出最终判断,因此有人认为此次的货币宽松决定,是在为促进增税决定创造条件,但是央行否定了这种看法。

围绕消费税增税,在有关专家中再度引发起激烈争论。12月上旬安倍首相将作出增税与否的决断。届时,经济指标将是首相最终判断的依据,那无疑就是7~9月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统计数据。人们对11月17日和12月8日分别公布的第一次速报值和第二次速报值正给予极大的关注。

标题图片:10月31日,日本央行宣布措施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后,日本银行行长黑田东彦召开记者会(图片提供:新华社/AFLO)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