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宽松教育”的结局

早川信夫 [作者简介]

[2012.04.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日本的初等中等教育常常被比喻为钟摆,因为它始终在宽松和填鸭式教育之间摇摆不定。其背景有为政者的心理,每当世间的闭塞感高涨,就会把罪过推给教育,想藉此振奋民心。

眼下,中小学恢复了2002年学校实施五日制教学后被削减的教学内容,正在向脱离“宽松教育”转舵。可以说,钟摆开始从宽松向填鸭回摆了。去年4月起先是小学,今年4月开始中学也将实行新的授课内容。

小学低年级的国语课时已改为每周9节,恢复到战后最多的19年前的水平。首先是把重点放在作为学习基础的国语上,而高年级则把力量集中放到以数理为中心的主要学科上。从中可以看出,文部科学省是试图用增加容易测试学力的学科课时的方法,以期缓和人们对学生学力低下的批评。

从授课内容来看,在人们的责难中往往成为众矢之的 的小学算数中的梯形面积公式、初中理科的离子和元素周期表等“宽松教育”时期被削减的内容,都一一得到恢复。而且,诸如将初中学习的英文单词量,从现在的900个扩大到1200个等,数量上也有所增加。在宽松教育中,追求主动学习、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这种新的学习能力,而今则再次将重心放到了反复型的学习上。

学力差距扩大

那么,为什么会向脱离“宽松教育”转变呢?这是受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实施的国际学习能力评估项目(PISA)结果的影响。在2003年的测评中,日本学生的阅读能力国际排序从3年前的第8名大幅度地滑落到了第14名,这便成为导致这一转向的一个重要原因。不仅如此,修改教育大纲的讨论,是在热心于教育改革的安倍晋三内阁时期进行的,因而也有很大关系。安倍原首相的范本是英国在撒切尔执政时期实施的教育改革,它被评价为是摆脱了经济停滞不前的“英国病”的一场改革。然而,据说当时英国学习借鉴的却是经济发展一直良好的日本的教育。也就是说,日本通过刻意向国外学习,把钟摆调回原位,走的是一条兜圈子绕弯之路。

各国国际学习能力评估项目(PISA)阅读能力平均得分名次比较

  PISA2000 PISA2003 PISA2006 PISA2009
1 芬兰 芬兰 韩国 上海
2 加拿大 韩国 芬兰 韩国
3 新西兰 加拿大 香港 芬兰
4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 加拿大 香港
5 爱尔兰 列支敦士登 新西兰 新加坡
6 韩国 新西兰 爱尔兰 加拿大
7 英国 爱尔兰 澳大利亚 新西兰
8 日本 瑞典 列支敦士登 日本
9 瑞典 荷兰 波兰 澳大利亚
10 奥地利 香港 瑞典 荷兰
11 比利时 比利时 荷兰 比利时
12 冰岛 挪威 比利时 挪威
13 挪威 瑞士 爱沙尼亚 爱沙尼亚
14 法国 日本 瑞士 瑞士
15 美国 澳门 日本 波兰

尽管课时并没有增加多少,授课内容却恢复了原状,从小学的教育第一线传来了消化不良的哀鸣。民间教育信息公司的调查显示,教员们感到孩子们之间的学力差距扩大,正苦心焦虑寻求对策。不仅要掌握知识,还要运用所学的知识培养思考能力,这种“宽松教育”追求的理念,何时才能在教育中开花结果呢?

NHK解说主干。1953年生于福岛县。1978年毕业于东京大学经济系。曾任职NHK报道局社会部和科学文化部,主要从事教育及文化方面的采访工作。1994年策划并创设了《周刊儿童新闻》。1997年起出任解说委员,主管教育和文化。2005年起任解说主干。主持和制作的节目,包括NHK特集《教育能否变个样?》(1998年)、《改变学校的是谁?》(2004年)等。现主持新闻解析《时论公论》(周一-五23:50-0:00)等节目,还在广播新闻 “有话就说!傍晚新闻”中担任“早川解说委员的重点关注”。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