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的全球化迫在眉睫
不要怪罪年轻人“内向”

安井孝之 [作者简介]

[2012.07.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确保能在世界市场上打拼的全球化人材,是日本产业界的一大经营课题。许多企业经营者叹息说:“日本的年轻人太过‘内向’,属于草食系,丧失了去海外打拼的热情。保障全球化的人材本应是当务之急,日本这样下去会很危险。必须更多地增派留学生。”但真的是那样吗?比起当今的经营者们,现在的年轻人更具全球化的视野及经验,决非“内向”。让他们变成这种状态的,是日本企业全球化经营的滞后。

留学生的比率实际增加

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的统计,日本留学海外学生人数,2004年达到峰值,为8万2945人,其后便逐年降低,2009年减至5万9923人。中国留学海外的学生人数约50多万人,韩国约10多万人,均超过日本。如果仅从这一数字来看,那确实可以说日本的年轻人比其他国家“内向”。

主要留学国家与留学生数(2009年)

  国家与地区 留学生人数(前一年人数) 前一年同比
1 美国 24,842 (29,264) △4,422人  △15.1% 
2 中国 15,409 (16,733) △1,324人  △7.9% 
3 英国 3,781 (4,465) △594人  △13.3% 
4 澳大利亚 2,701 (2,974) △273人  △9.2% 
5 台湾 2,142 (2,182) △40人  △1.8% 
6 德国 2,140 (2,234) △94人  △4.2% 
7 加拿大 2,005 (2,169) △164人 △7.6% 
8 法国 1,847 (1,908) △61人  △3.2% 
9 新西兰 1,025 (1,051) △26人  △2.5% 
10 韩国 989 (1,062) △73人  △6.9% 
  其他 2,952 (2,791) 161人  5.8% 
  合计 59,923 (66,833) △6910人  △10.3% 
    出处及留学生的定义:

  • OECD 「Education at a Glance」:
    高等教育机构编制在册,“不在该国久居、定居”,或者“不拥有该国国籍”的学生,且属正规课程在读者。
  • UNESCO统计局:
    高等教育机构编制在册、“不在该国久居、定居”,或者“不拥有该国国籍”的学生。
  • IIE 「Open Doors」:
    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编制在册、非美国公民(含有永久居留权者)者。
  • 中国大使館教育处:
    学生签证(X签证“留学期间在180天以上”)或访问签证(居留未满180天)等在中国的大学学习者。
  • 台湾教育部:
    台湾高等教育机构编制在册者(含短期留学生)

但是,日本的年轻人口在减少。如果以18岁人口数除以去海外留学者数,那么,1985年是1.0%、1995年是3.4%、2000年是5.1%、2004年为5.9%、2009年则为5.0%。与80年代相比,年轻人留学的比率约增至5倍,实际数字也在2倍以上。如果与叹息全球化人材不足的那些60岁前后的经营者们年轻时相比,现在的比率之差就更大了。

和其他亚洲各国相比,或许今天的年轻人有些内向,但与过去的日本人相比,决不能一概而论地说他们内向。

目前外汇汇率1美元突破80日元,日元升值成为定势,成为日本人海外留学的强大支柱。但是,在这些企业经营者周围却不到动静,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如果看清了日本企业、或者夸大一些来说是看清了日本社会的现状,那么我认为年轻人的行动有它的合理性。包括旅居费用在内,一年花费400万日元留学海外,能得到怎样的回报呢?虽然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由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企业为中心构成的经济团体,简称“经团联”——译注)等经济界正试图推进录用制度的多样化,但当前一般采取的,仍然是以4月份进公司为前提的一揽子录用方式。在严峻的就业环境中,从就职日本的企业角度考虑,留学生与国内大学生相比,条件非常不利。

如果去美国的商学院留学,2 年大约需要花费1000万日元,能否收回投资呢?在海外的跨国企业工作,只要取得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年薪就能大幅上调;但如果回国去日本企业就职,情况就不同了。所以,如果以在日本企业就职作前提来考虑的话,对日本的年轻人来说,不去留学,可谓是一种经济合理的判断。

日本企业经受全球化考验

“年轻人需要的不是合理的判断,应该勇于向风险挑战”等等,即便老爷子们挥舞这类精神论的大旗,也丝毫无益于事态的改善。对策只有两个:

首先,是日本企业的经营必须全球化。尽快改变一揽子录用大学毕业生的做法,消除国内的大学毕业生与海外的大学毕业生之间的差别。日本人也好,外国人也好,在录用上当然要同等对待。对自费取得MBA等学位、希望进入公司工作的人材付给高额薪酬。如果日本的企业社会不明确表示有意录用在海外学而有成的人材(无论日本人还是外国人),那么年轻人当然就不会去海外留学。

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日本大学的全球化。应该构筑起一种态势,使学生在日本学习也能达到与海外留学同等的语言能力及专业知识水平。此外,还有必要充实利于海外优秀留学生在日本学习的制度。就像秋田的国际教养大学那样,应该在日本国内创造更多让日本学生与留学生进行切磋交流的场所。

在全球化人材之路上迈进的,不应只是那些留得起学的富裕的年轻人,如果在国内也为年轻人创造出上述选择机会的话,那么全球化人材在质与量上则均可得到充实。

一味叹息年轻人的“内向”是无济于事的。改变日本企业和大学、日本社会的“内向”取向,才是今天真正面临的考验。

朝日新闻编辑委员。出生于1957年。早稻田大学理工学部毕业,修完东京工业大学研究生院课程。历任日经商务记者,1988年,进入朝日新闻社,负责流通、房地产、汽车等产业界及财政、通商政策的采访报道。担任东京经济部次长后,2005年起任企业经营及产业政策编辑委员。著作有《未来的优良企业》(PHP研究所)、《日美同盟经济》(共著,朝日新闻社)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