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都涩谷区制定日本首个条例,承认同性伴侣“相当于婚姻关系”
[2015.04.3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3月31日,东京都涩谷区议会通过一项条例,承认共同生活的同性伴侣“相当于婚姻关系”并发给证书。

“伴侣制度”赋予“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侣相当于夫妻的权利,目前导入该制度的国家在不断增加。而这次涩谷区的举措,则开创了日本国内正式承认同性婚姻之先河。对此,除了东京都世田谷区区长保坂展人对导入同样的制度表示出积极姿态之外,东京都知事和横滨市市长也积极评价了涩谷区的这一举措,今后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其他地方政府的决策产生影响。

尊重性少数人群的人权

涩谷区此次制定的条例名称为《推进建设尊重男女平等和多样化社会的条例》,声称要“推进建设一个尊重(同性恋或性别认同障碍等)性少数人群人权的社会”,对于区内的同性伴侣居民,涩谷区可以发给承认其相当于婚姻关系的“伴侣证明”。

领到“伴侣证明”的同性伴侣,例如在申请入住区营住宅时,可视为一个家庭来对待;同时要求区内的居民和企业,必须最大限度地尊重同性伴侣的这种“相当于婚姻的关系”,公平对待。如果发生侵犯同性伴侣权益的事件,区政府将对当事人或团体进行指导,提出建议并要求改正。对于那些恶意侵权的当事人或团体,区政府保留将其公诸于众的权利。 

有资格获取该证书的,是居住在涩谷区内的20岁以上的同性伴侣,而且作为前提条件,双方要提交互以对方为保护人的公证书。

日本此前从未有过正式承认性少数群体伴侣关系的制度,当事人不仅要面对周围的偏见,还不被当作“一家人”对待,处境十分艰难。诸如伴侣生病住院做手术时被禁止在场陪伴,婚庆公司拒绝为他们举办婚礼等,都是广为人知的典型例子。有时同性伴侣租借公寓也会遇到困难。

在学校开展“早期启发教育”

电通综研2012年针对大约7万人开展的一项调查(※1)显示,5.2%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属于性少数人群(LGBT,即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或变性者),而且其中六成以上者都表示在日常生活中感到“生存艰难”。

尊重社会多样性和性少数群体的人权,承认同性婚姻和伴侣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如下所示,总体上以欧美为中心范围在逐渐扩大。去年7月,涩谷区为制定条例,成立了由律师、有关专家以及区政府官员等8人组成的委员会,通过直接和性少数者的对话交流,认识到同性伴侣的权利保护和男女平等同样重要。

3月2日,涩谷区区长桑原敏武在区议会全体大会上做施政报告时强调,在社会的全球化发展进程中,“我们要致力于建设一个更加宽容的社会,关爱他人并包容和接受文化的多样性”。“听说有的性少数者的孩子们在学校里遭受冷遇,导致出现想轻生自杀或逃学旷课的情况。因此,有必要让孩子们尽早认识到性取向的多样性,使学生们尊重自我并增强自信心”,区长表达了希望学校也能予以积极配合的意向。

承认伴侣制度、同性婚姻的国家和地区

  伴侣 同性婚姻
1 芬兰 荷兰
2 格陵兰 比利时
3 德国 西班牙
4 卢森堡 挪威
5 意大利 瑞典
6 圣马力诺 葡萄牙
7 安道尔公国 冰岛
8 斯洛文尼亚 丹麦
9 瑞士 法国
10 列支敦士登 南非
11 捷克 阿根廷
12 爱尔兰 加拿大
13 哥伦比亚 新西兰
14 委内瑞拉 乌拉圭
15 厄瓜多尔 英国
16 澳大利亚(部分州) 巴西
17 以色列 美国(部分州)
18 匈牙利 墨西哥(部分地区)
19 奥地利 爱沙尼亚(2016年起)
20 克罗地亚  
21 马恩岛  
22 泽西岛  
23 直布罗陀  
24 马耳他  
25 爱沙尼亚  

来源:涩谷区议会资料

要真正导入同性婚姻和伴侣制度,必须有国家层面的判断。而日本的现状是,中央政府和国会几乎没有任何推进此项工作的举动。

创意城市需要“多样性”

在涩谷区议会上第一个提出导入同性伴侣制度的,是无党派区议员长谷部健(42岁)。那是在2012年6月,当时区长答辩称“研究研究”。据说,之后有其他议员也开始建议要求导入该制度,促使区政府改变态度,转向了“积极商讨”。

涩谷区议员长谷部健在办公室接受采访

长谷部曾在广告公司工作,后创办了一家应对垃圾问题的NPO(非营利组织),在当地开展活动,并于2003年当选为区议会议员。他说,“在NPO一起工作的伙伴中有人是LGBT,我了解到了他们的苦恼,因此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在国外,(同性伴侣)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消除人们观念上的障碍,承认多样性,让同性伴侣能自然而然地为社会接受就好了。” 

涩谷区人口约20万人,拥有表参道、原宿、代官山、广尾等多个流行时尚街区。这里云集了名牌服饰等时装店铺及其办事处、美容店等,一直以来就是青少年文化发源传播的中心地区,著名的有竹之子族(※2)、个性设计师品牌热(※3)以及涩谷休闲时装(※4)、涩谷风格流行音乐和夜总会文化等。

但是,也有人批评涩谷的“文化传播能力”比以前减弱了。长谷部也是对此抱有危机感的人士之一,他回顾道:“有创意的街区,最关键的是要具有孕育新文化的多样性。从这个意义上,我当时觉得涩谷区必须先行一步,着手建立伴侣制度。”

涩谷区的举动,传统价值观上打开了一个缺口。东京都世田谷区议员上川礼,是日本第一位公开承认自己有性别认同障碍的地方议员。她评价说:“以前人们无视性少数人群的存在,现在能得到正式承认,这是一大进步。0和1是有很大不同的。”公开自己是男同性恋者并主张日本也应承认同性婚姻的前东京都丰岛区议员石川大我说:“日本人极其讨厌没有先例的东西,现在涩谷区的举措终于为社会提供了先例。一般市民的反应总体上是积极的,我期待日本在同性恋者权利问题上能够取得巨大进步。”

标题图片:在“东京彩虹骄傲节”上参加游行的人们,宣传性取向存在的多样性  2012年4月29日,东京都涩谷区(提供:Aflo)

(※1)^ 2015年实施的同规模最新调查数据显示,受访者中的性少数者(LGBT)约占7.6%,其比例已由2012年的1/19增加到1/13——译注。

(※2)^ 也称竹筍族,20世纪80年代初期流行于日本街头的一种表演文化——译注。

(※3)^ 指20世纪80年代在日本国内广泛流行的一种社会风潮。设计师品牌(DC品牌)是日本服装厂商品牌的统称。DC是设计师(Designer’s)和角色(Character’s)之略——译注。

(※4)^ 指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的一种青少年流行时尚。通常是开领短袖衬衫、平跟皮鞋和牛仔裤等简单的搭配——译注。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