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蜷川实花:求新求变,走在时代最前沿的表现艺术家

艺术 设计 时尚 文化

蜷川实花穿梭于造型艺术、时装、广告、时尚人像摄影等多个领域之间,向世人展现完成度极高的图片影像。她也将这种才能充分地运用在其电影作品之中。她能够敏锐迅捷地捕捉到时代的脉搏,在其被消费殆尽之前不断推出崭新的作品,这种迅疾如风般的行动力非同一般。

蜷川实花
蜷川实花

说起蜷川实花,无论如何都避不开提及她的家庭出身。她的父亲是国际知名导演蜷川幸雄,母亲是演员真山知子,堂姐蜷川有纪和蜷川美穗也都是演员。这样一个家庭环境,应该说是相当特殊的了。

著名演剧艺术家就在自己身边,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对她来说有着重大意义,不仅仅是正面积极的作用,应该也是一种巨大的压力。不过,蜷川反以此为契机投身于摄影世界。她将继承自父母的演剧想象力出色地运用于摄影活动之中。过去,人们会介绍她是“蜷川幸雄的女儿”,但最近更多人会说“蜷川幸雄是那个蜷川实花的父亲”。这是她作为一名摄影师和电影导演影响力不断增强的佐证。

始于“女性写真”的蜕变

蜷川实花1972年出生于东京都东久留米市,从桐朋女子高中毕业后,进入多摩美术大学美术系平面设计专业学习。据说她小时候曾在浅间山鬼押出的岩石上摆拍过芭比娃娃,所以对摄影并非不感兴趣。但正式拍摄摄影作品,是上大学之后的事情了。她积极报名参加各种公开摄影展,1996年获得了第七届“3.3㎡展”摄影类金奖、第五届“写真新世纪”摄影展优秀奖,一举成名。1998年获得第九届柯尼卡摄影奖,她利用奖金周游世界并用镜头留下记录。同年,出版了第一本摄影集《17 9 ‘97》。

出自摄影集《17 9 ‘97》(Metalogue出版社,1998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17 9 ‘97》(Metalogue出版社,1998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蜷川出道时,正值“女性写真”火热之时。进入20世纪90年代,在大学的摄影专业或摄影课程和摄影专科学校学习的学生男女比例发生了逆转。随着易于操作的小型相机、彩色复印机等工具的出现,摄影师后备军大大扩充,年轻女性开始如实拍摄纪录周边环境,将其作为自我主张、自我表达的手段。在这过程中,涌现出了像长岛有里枝和HIROMIX那样大放异彩的摄影师,“女性写真”成为一股热潮而备受人们关注。

看看蜷川刚出道时拍摄的照片,拍摄对象有自拍(包括裸拍)、妹妹、朋友等身边的人物,旅途以及室内情景等等,完全属于“女性写真”的范畴。蜷川本可选择与“流行热潮”保持距离,但她却偏偏选择了“迎合热潮”。毫无疑问,她对于自己遗传自父亲的能力是有绝对自信的,这种能力让她能与拍摄对象巧妙沟通并牢牢掌控,进而迅速将其收入画面之中。此外,她还拥有另一件武器,那就是对令人眼花缭乱的原色有强烈反应的色彩感。而这承袭自身为作家的母亲。早期,她特意使用色彩调节功能让彩色复印机产生紊乱,展现出强烈的“蜷川色彩”风格。

从第二本摄影集《Baby Blue Sky》(Metalogue出版社,1999年)开始,为了区别于其他女摄影师,她不再将镜头对准自己或亲戚了。取而代之的是,主要在旅途中拍摄的色彩艳丽、速度感十足的街拍。同时,她也在广告和时尚摄影领域充分发挥其天生的表现力。前者被她整理成摄影集《Pink Rose Suite》,后者被整理成摄影集《Sugar and Spice》。2001年,她与长岛有里枝、HIROMIX一同获得了第26届木村伊兵卫摄影奖。

出自摄影集《Pink Rose Suite》(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Pink Rose Suite》(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Sugar and Spice》(河出书房新社,200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Sugar and Spice》(河出书房新社,200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表现领域扩展至无意识领域

在获得木村伊兵卫摄影奖之后,蜷川的工作状态扶摇直上。她逐渐与拍摄对象融为一体,不仅通过街拍表现邂逅的惊喜,还把镜头对准花瓣的特写、达到手工极致的假花、金鱼等物品。这一张张争相呈现可爱和怪异的照片汇集成册,展示着蜷川实花摄影世界的崭新一面。其中,《Acid Bloom》吸引读者进入翻腾的花朵小宇宙,《Liquid Dreams》汇集了色彩艳丽的金鱼们,《永远的花朵》则以浓烈色调拍摄了墓地里供奉的假花。

出自摄影集《Acid Bloom》(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3年)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Acid Bloom》(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3年)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Liquid Dreams》(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3年)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Liquid Dreams》(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3年) ©mika ninagawa, 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永远的花朵》(小学馆,2006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永远的花朵》(小学馆,2006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noir》《TOKYO INNOCENCE》这两本影集也很有意思。以生动原色为特征的“蜷川色彩”成了她的代名词。但另一方面,她似乎对强调“活泼开朗”的形象有所抵触。这两本摄影集强烈表现出,她偏好拍摄那些潜藏在黑暗中蠢蠢欲动的怪异对象的特点。借用荒木经惟创造的词“erotos(eros情色+thanatos死亡)”来说,这些照片充满了死亡欲望的元素。这一时期,蜷川的摄影世界逐渐扩展至无意识领域。

出自摄影集《noir》(河出书房新社,201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noir》(河出书房新社,201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TOKYO INNOCENCE》(光村推古书院,2013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TOKYO INNOCENCE》(光村推古书院,2013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充分发挥演剧想象力

在广告拍摄中,蜷川将天生的色彩感与出众的想象力合二为一,形成了强调豪华和装饰性要素的“新日本风格”。蜷川的照片将异国情调巧妙融入,不仅在亚洲各国广受欢迎,在欧美各国也备受瞩目。2010年,经由美国纽约的Rizzoli公司出版了摄影集《MIKA》。她将自己化身为“媒体”,敏锐迅捷地捕捉住了时代的脉搏,在其被消费殆尽前不断推出新的形象,这种迅疾如风般的行动力非同一般。

出自摄影集《MIKA》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MIKA》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趁着这一势头,她又向电影界进军,作为导演拍摄制作了电影《恶女花魁》(2007年)、《狼狈》(2012年)、《杀手餐厅》(2019年)、《人间失格:太宰治和三个女人们》(2019年),大受好评。电影导演这份工作,作为蜷川肆意发挥其演剧想象力的场合,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2008年11月至12月,她在东京歌剧院艺术画廊举办了“蜷川实花展——地之花,天之色”。到2010年为止,该展览在岩手、鹿儿岛、西宫、高知等地巡回展出。这次大规模展览活动之后,她又接连在各地美术馆举办展览。2015年1月至5月,她在原美术馆举办了“蜷川实花:Self-Image”展。这是以尘封已久的自拍人像照为主题的展览。2018年6月至9月,她在熊本市现代美术馆举办了“蜷川实花展——虚构与现实之间”。此展直至2021年底,将在日本全国各地巡回展出,吸引着众多观众前来参观。

出自《蜷川实花:Self - Image》展图册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蜷川实花:Self - Image》展图册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强烈希望作为一名摄影师回归原点

近年来,她发表了一些作品,进一步磨练艺术表现力。其中包括,她为樱花烂漫盛开的生命力所吸引,在“3.11”之后拍摄了2500张樱花照片结集为《樱花》;以开放性形象表现烟花绚烂的《Light of》;以父亲蜷川幸雄逝世前后为题材拍摄了“私家照片”《美丽的日子》(河出书房新社,2017年,同年5月在原美术馆举办了同主题摄影展)。

出自摄影集《樱花》(河出书房新社,2011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樱花》(河出书房新社,2011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Light of》(河出书房新社,2016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Light of》(河出书房新社,2016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2020年6月,她在新装修完的涩谷PARCO大楼里的PARCO MUSEUM TOKYO举办了“东京”展。在那之前,她还没有真正拍过以自己出生成长的东京为对象的作品,这次专门将镜头对准了疫情下的东京街头和人群。虽然大部分照片都是用傻瓜相机拍摄的,但也能让人感受到她希望作为一名摄影师回归原点的强烈意志。

出自摄影集《东京 TOKYO》(河出书房新社,202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出自摄影集《东京 TOKYO》(河出书房新社,2020年) ©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蜷川实花已经越来越不单纯是一名摄影师了。在电影工作之外,2014年她还开始担任东京奥组委理事。作为年轻一代的标杆性女艺术家,我们期待她今后有更活跃的表现。

摄影:蜷川实花

标题图片:出自摄影集『Liquid Dreams』(Editions Treville出版社、2003年)©mika ninagawa,Courtesy of Tomio Koyama Gallery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女性 艺术 时装 时尚 照片 广告 蜷川实花 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