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市之夜,霓虹灯的今昔和时代记忆

艺术 文化 生活 社会 设计

享乐和悲哀,梦想和欲望......点亮城市夜晚的霓虹灯,也映照出人们的七情六欲和时代记忆。本文将为你介绍摄影师镜头下的这些怀旧景观。

渐逝的霓虹灯招牌

我被霓虹灯招牌闪烁下的风景所吸引,从2019年秋天开始,花了两年的时间穿行于东京周边的不夜城,并将那些独特而诱人的景观摄入镜头。

寿司店马太郎,东京都品川区东五反田
寿司店马太郎,东京都品川区东五反田

新秋叶原中心,二手智能手机和电脑商店鳞次栉比,东京都千代田区西神田
新秋叶原中心,二手智能手机和电脑商店鳞次栉比,东京都千代田区西神田

Boogie Café,神奈川县横滨市中区本牧间门
Boogie Café,神奈川县横滨市中区本牧间门

随着低成本的发光二极管(LED)的普及,大概从15年前起,霓虹灯招牌从全国各地迅速消失了踪影......我之所以开始注意到霓虹灯,就是因为听说了这个情况。于是我尝试着在东京城里逛了一圈,发现街上挂着霓虹灯招牌的商店比我想象的还少,记忆中的霓虹灯招牌,很多都在不知不觉中被LED所取代了。

小钢珠店Minami会馆,东京都世田谷区北泽
小钢珠店Minami会馆,东京都世田谷区北泽

在东京,闪烁着霓虹灯招牌的,大多是居酒屋、酒吧、餐厅、烤肉店、小钢珠店、游戏中心、风俗(色情)店、桑拿/温泉/澡堂等洗浴设施、精品服饰店、现场音乐表演场所等。而如今,小钢珠店、游戏中心以及店铺型的风俗(色情)店,无论有无霓虹灯,其数量都在减少。主要中转车站周边和首都高速公路沿线高楼屋顶上虽然还残留着一些大企业的霓虹灯广告,但越来越多地在被LED所取代。

友都八喜 新宿西口总店,东京都新宿区西新宿
友都八喜 新宿西口总店,东京都新宿区西新宿

小钢珠店Minami(2021年1月31日 关店),东京都港区六本木
小钢珠店Minami(2021年1月31日 关店),东京都港区六本木

堂吉诃德 新宿店,东京都新宿区大久保
堂吉诃德 新宿店,东京都新宿区大久保

女性时装店♯FR2梅,东京都涩谷区神宫前
女性时装店♯FR2梅,东京都涩谷区神宫前

时代洪流奔腾不息,夜东京的景致在切实地发生着变化。地震后电力短缺,政府出台政策推动LED普及,随后,大型霓虹灯几乎从东京街头消失了踪影。如今幸存下来的,大多都是一些相对小规模的店铺的霓虹灯招牌。

炭火烤肉店大将军,神奈川县川崎市川崎区小川町
炭火烤肉店大将军,神奈川县川崎市川崎区小川町

中餐馆韭菜万头,东京都福生市福生
中餐馆韭菜万头,东京都福生市福生

据说霓虹灯如果维护保养得当,寿命长达15年,有些甚至近30年都不出故障。东京至今依旧霓虹闪烁的店铺,大多开张营业都近20年了,也不乏有深受都当地人喜爱的店家——这是开始此次拍摄后给我的印象。这些店铺的霓虹灯,好用色彩艳丽、个性浓烈,往往非常张扬惹眼。这些招牌,不仅用汉字,还用平假名、片假名、数字、字母和图案等,表现形式丰富多彩,让我感到它们在世界上也是独具特色的。

小酒馆酒藏力 大宫西口店,埼玉县埼玉市大宫区樱木町
小酒馆酒藏力 大宫西口店,埼玉县埼玉市大宫区樱木町

烤肉餐厅三宝苑,东京都中野区野方
烤肉餐厅三宝苑,东京都中野区野方

可丽饼店Santa Monica 原宿店,东京都涩谷区神宫前
可丽饼店Santa Monica 原宿店,东京都涩谷区神宫前

融入匠人情怀的温暖之光

当霓虹灯闪耀的风景在脑海中浮现,一种怀旧之情油然而生,勾起心中一抹乡愁,思绪万千,五味杂陈。我原先以为这是在记忆中不断酝酿发酵的各种体验,与城市夜色中的浓密气氛结合之后在脑子里形成的。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原来霓虹灯光线的质感本身就能引发这样的情绪。

霓虹灯招牌是拥有熟练技术的工匠一根一根手工制作而成的,可谓是手写的玻璃文字。用喷灯加热玻璃管,吹入空气,施加适当压力,同时将霓虹灯管弯曲成各种想要的形状。然后,按照各种颜色的需要,在灯管里注入氖气、氩气等不同的气体,设置电极,给涂装好的玻璃管通电,这样就可以发出各色光芒。要打造一块表现商店名称的招牌,需要花时间耐心地逐字制作。霓虹灯发出的光芒总让人感受到一种温暖,或许就是因为人们从中感受到了工匠的情怀。

Aoi Neon株式会社的霓虹灯师傅横山幸宜。他从十几岁入行,是一位打造了大型广告塔、招牌等众多的霓虹灯招牌“霓虹灯大师”(公益社团法人日本霓虹灯协会认定)
Aoi Neon株式会社的霓虹灯师傅横山幸宜。他从十几岁入行,是一位打造了大型广告塔、招牌等众多的霓虹灯招牌“霓虹灯大师”(公益社团法人日本霓虹灯协会认定)

发光二极管LED的灯光是直射光,比较刺眼,其光线质感总让人感到比较硬。而霓虹灯的光是在玻璃管中向四周扩散出去的,它将周围的一切都温柔地拥入怀中。如此放射的光芒,不仅仅是招牌在发光,它还柔和地照亮了墙面、道路以及走过那里的行人。这与LED照明的空间有着显著的不同。

年轻一代追求的新式霓虹灯

由于大部分拍摄工作都是在疫情期间进行的,由此让我亲眼目睹了许多常年点着霓虹灯的店铺关门倒闭,黯然退场。而另一方面,大概从2020年秋天起,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经营的新店铺,开始采用霓虹灯做招牌,而且我预感这股潮流还将继续加速。这类店铺的霓虹灯大多是单色,字体简洁,很多都考虑了如何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让我感受到了当今的时代气息。

为何被霓虹灯吸引,为何有意避开了LED这个选项呢?我去问了一些年轻的店主。很多人的回答是它既复古又新潮,绝对没有过时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莫名的怀旧感。也有人说,看到了霓虹灯闪烁的风景,就会产生一种回到了老家或是奶奶家的感觉。

铃鸣横丁,东京都涩谷区北泽
铃鸣横丁,东京都涩谷区北泽

GYOZA SHACK,东京都世田谷区三轩茶屋
GYOZA SHACK 東京都世田谷区三軒茶屋

高圆寺纯情商店街,东京都杉并区高圆寺北
高圆寺纯情商店街,东京都杉并区高圆寺北

越是年轻人,单身者越多,疫情之下每天的生活都需要直面沉重的孤立感。或许正因如此,他们比谁都更汲汲渴求自己的容身之所和心灵港湾。如今,新式霓虹灯在东京市中心的年轻人聚集地一路激增,下面介绍的“桑原商店”“Yellow Page Setagaya”的霓虹灯招牌,就传达出了这种悲切之感。他们从霓虹灯氤氲的光芒中寻求的,或许就是与他人之间的纽带和温暖的触感。从中隐约可见他们的一些意识,那就是想要找回在疫情中不断失去的一些东西。

站立式居酒屋桑原商店,东京都品川区西五反田
站立式居酒屋桑原商店,东京都品川区西五反田

果蔬店(白天)兼居酒屋(夜晚)Yellow Page Setagaya,东京都世田谷区世田谷
果蔬店(白天)兼居酒屋(夜晚)Yellow Page Setagaya,东京都世田谷区世田谷

摄影/撰文:中村治

标题图片:埼玉县的平民小酒馆力之藏 大宫东口店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LED 怀旧 友都八喜 堂吉诃德 电脑 霓虹灯 寿司店 二手智能手机 小钢珠店 炭火烤肉 Aoi N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