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明治村:日本近代化文化遗产的宝库

生活与旅游 历史 设计

明治时期是日本打开窗户看世界,奠定近代日本基础的时代。诞生于这一时代、具有历史价值的近代建筑现在被专门转移保存到了明治村博物馆。

历史建筑拯救计划的成果

明治村博物馆于1965年3月对外开放,是日本最大规模的户外博物馆,保存陈列着奠定日本近代化基础的明治时期的建筑及历史资料。

1940年,建筑师谷口吉郎亲眼目睹了日本文明开化的象征“鹿鸣馆”因老化而被拆除的场景,由此开启了明治村的历史。后来谷口成为第一任馆长。生于明治时期,这一时代的建筑不能传诸后世,遗憾之余,他的内心萌生了一个想法:将那些面临拆除“命运”的明治建筑迁至他处保存并向社会开放,作为“礼物”留给后人。

1940年拆除的鹿鸣馆(左)和建筑师谷口吉郎
1940年拆除的鹿鸣馆(左)和建筑师谷口吉郎

鹿鸣馆被拆除大约20年后的一天,谷口在旧制高中同窗会上向各位友人热切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我想把明治时期的建筑物留给后世。”当时名古屋铁道的副社长、后来成为社长和董事长的土川元夫对此表示赞同。从那天起,谷口和土川就开始了明治村的筹建活动。每当听到优质的明治建筑即将被拆除,由建筑史专家组成的建筑委员会成员就会像救助急诊病人的急救车一般奔赴现场。

他们当时抢救出了北至北海道、南至京都的15栋建筑,并转移到名古屋铁道名下的爱知县犬山市入鹿池(面积50公顷)湖畔,为每栋建筑都进行了与其风格相符的景观美化。1965年3月18日,明治村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

明治村开放仪式
明治村开放仪式

转移的64处建筑中,11处成为重要无形文化遗产

明治村对外开放后,明治建筑的拯救工作继续马不停蹄地进行,到10年后的1975年,展区面积扩大至100公顷,转移的建筑物有40多栋。当时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鼎盛期,许多优质的明治建筑在天灾和二战的战火中幸存,却遭遇了因道路扩建带来的拆除危机,明治村的拯救活动使得这些建筑的风貌得以保存到现代。

目前转移的建筑物共有64处。包括教堂、县政府大楼、租界地住宅、商铺、学校、灯塔等各种类型,建筑物旧址所在地不仅涵盖日本国内,还涉及夏威夷、西雅图、巴西等日本人的海外移民地。其中有11处移至明治村后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1968年,在明治百年热潮的叠加效应下,来馆人数突破150万人。明治村的存在促进了日本各地近代建筑的保存和利用工作的开展,对地区文化遗产价值的再发现也将起到推动作用。

爱知县犬山市100公顷的丘陵地带散布着明治时期的建筑物
爱知县犬山市100公顷的丘陵地带散布着明治时期的建筑物

佐藤荣作首相即刻答复,建筑遗产传诸后世

在明治村众多历史建筑中,人气最高的要数“帝国酒店中央玄关”。该酒店由20世纪美国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设计,1923年9月1日竣工。不巧的是,在落成宴会开始的1小时前遭遇关东大地震。幸好建筑物只是轻微受损,后来成为众多灾民的避难场所。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作为接待国宾的酒店以及赖特的杰出作品,获得了国内外的多方美誉。

然而,到了上世纪60年代后期,日益增加的入住者让酒店应接不暇,再加上建筑的不断老化,酒店方面不顾众人希望将20世纪的著名建筑物留诸后世的呼声,决定拆除旧楼,建造新楼。但是,1967年佐藤荣作首相结束了日美首脑会谈,在回国后的记者会上,一位美国记者问到“帝国酒店怎么处理”,他当场回答“转移到明治村”。就这样,旧楼的搬迁便确定下来。虽然只有中央玄关部分,但佐藤首相的即刻答复还是让宝贵的建筑遗产得以传诸后世。

1923年建于东京日比谷的帝国酒店中央玄关
1923年建于东京日比谷的帝国酒店中央玄关

内部空间由被誉为“光影魔术师”的赖特操刀设计,以爱知县常滑烧制的砖块和红陶、栃木县出产的大谷石构筑而成,因季节、天气和时间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风情。

帝国酒店的大堂
帝国酒店的大堂

此外,出于传承明治文化的考量,明治文豪森鸥外和夏目漱石在不同时期居住过的“森鸥外、夏目漱石住宅”也从东京千驮木迁移至此。这座日式居所雅致舒适,森鸥外在这里写下了德意志留学三部曲之一的《信使》,夏目漱石完成了处女作《我是猫》,可谓文学史上的重要建筑物。

森鸥外、夏目漱石住宅,1887年左右建于东京都文京区千驮木
森鸥外、夏目漱石住宅,1887年左右建于东京都文京区千驮木

让人误认为西式建筑的殖民地风格建筑物

转移到明治村的建筑中也有一些殖民地风格的建筑,日本人很容易误认为是西式建筑。比如属于东南亚殖民地建筑流派的“三重县厅舍”和“东山梨郡役所”(均为重要文化遗产)。这些建筑物正面都有阳台环绕,可避免强烈的阳光直射室内。采用独具特色的木纹漆施工工艺,以漆料描绘出木纹效果的门窗框,由日本木匠参考横滨和筑地的租借地建筑设计而成。东山梨郡役所虽为木结构建筑,但设计颇具创意,转角处以灰泥涂层加固,建成石砌外墙的效果,天花板以日本传统花鸟风月图案装饰,粉刷工艺非常出色。

1879年建造于三重县津市的三重县厅舍
1879年建造于三重县津市的三重县厅舍

1885年建于山梨县山梨市的东山梨郡役所
1885年建于山梨县山梨市的东山梨郡役所

西乡从道宅邸(重要文化遗产)的特点是建有凸出的半圆形露台,新大陆美国的法属殖民地路易斯安那州的影响随处可见。

1880年建于东京都目黒区上目黑的西乡从道宅邸。西乡从道是西乡隆盛的弟弟
1880年建于东京都目黒区上目黑的西乡从道宅邸。西乡从道是西乡隆盛的弟弟

西乡宅邸的餐厅
西乡宅邸的餐厅

魅力十足的明治时期日式建筑

明治时代,西式建筑的影响引人注目,木匠的工艺水平也登峰造极。名古屋商人的“东松家住宅”(重要文化遗产)外观朴实无华,可一旦踏入室内,就能窥见其精湛的建筑工艺。室内天井贯通三层,二楼的走廊建成茶庭风格,尽头是茶室,三楼为跃层式建筑,最里面有反映主人趣味的闲静房间,不愧为体现“茶在名古屋”的建筑。室内装饰并不局限于茶人趣味,设有从油商向银行业转型时设置的防盗措施,为提高生活品质,还在采光和通风上进行了精心设计,将房屋的功能性与茶道趣味相结合,令人惊叹。

建于名古屋市的东松家住宅历经数次扩建和改建,1901年形成现在的风貌
建于名古屋市的东松家住宅历经数次扩建和改建,1901年形成现在的风貌

东松家住宅的室内天井贯通三层
东松家住宅的室内天井贯通三层

丰富的室内陈列

除了历史建筑,明治村还积极搜罗家具和史料。目前藏品约有3万件,部分藏品分别陈列在各栋建筑内。曾在鹿鸣馆、明治宫殿、旧东宫御所使用过的家具,赖特、武田五一和远藤新设计的家具等藏品,无论品质还是数量在国内都绝无仅有。这些家具被配置到各栋建筑的书房和餐厅里,参观者可以亲自坐上一坐,感受一番旧时的室内氛围。

描金彩绘樱花椅,在19世纪英国流行的气球靠背椅上施以日本装饰工艺(左,陈列于西乡从道宅邸),赖特设计的孔雀椅(右,陈列于帝国酒店中央玄关大厅)
描金彩绘樱花椅,在19世纪英国流行的气球靠背椅上施以日本装饰工艺(左,陈列于西乡从道宅邸),赖特设计的孔雀椅(右,陈列于帝国酒店中央玄关大厅)

此外,在日本铁路发展早期建设的“铁道寮新桥工厂”内,陈列着带菊花御纹章的刨床、环锭细纱机和井口式离心泵等3台被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的设备,此外还有奠定了日本近代化基础的设备,如2014年入选世界遗产名录的布鲁纳蒸汽机(横置单气筒蒸汽机),这台蒸汽机曾在富冈制丝厂使用过。志愿讲解员边操作部分设备,边进行演示和讲解。

英国普拉特公司生产的环锭细纱机
英国普拉特公司生产的环锭细纱机

日本红十字会总部大楼重建时决定废弃的旧文件、书籍和照片等约5000份资料均被救出和保存。这些资料包括日本红十字会在全球率先开展的救灾工作的纪录,以及日本首次人道救援活动——波兰孤儿救济活动的记录,是红十字会的事迹传诸后世的珍贵史料。

记录1891年日本红十字会在浓尾地震中开展救助活动的照片
记录1891年日本红十字会在浓尾地震中开展救助活动的照片

2018年以众筹的形式募资,对19世纪90年代美国制造的大型风琴进行修理,使其恢复了原貌。修复后的风琴由员工进行演奏,为参观者带去明治时期的音色。

19世纪90年代美国制造的大型风琴
19世纪90年代美国制造的大型风琴

此外,在这里进行动态展示的还有铁路发展初期运行于新桥和横滨之间的蒸汽机车,以及日本第一辆市内电车——京都市电。参观者可以乘坐火车,蒸汽机车的汽笛声、燃烧煤炭排出的浓烟、京都市电发出的咣当声,这一切都让人仿佛穿越到了明治时期。

运行于新桥与横滨之间的蒸汽机车,英国夏普•斯图尔特公司制造
运行于新桥与横滨之间的蒸汽机车,英国夏普•斯图尔特公司制造

德国文豪歌德曾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意思是音乐总会曲终人散,而建筑却能将它的美诉诸视觉并永久定格。然而,有形之物终究会烟消云散。初代馆长为我们留下了明治时期的著名建筑,其意义非凡。

视频请看Youtube

图片/视频:明治村博物馆提供
标题图片:明治村博物馆的远景

版权声明:本网站的所有文字内容及图表图片,nippon.com日本网版权所有。未经事先授权,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部分复制使用。

京都 铁道 北海道 博物馆 建筑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文化遗产 夏威夷 酒店 明治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