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3.11后的日本
灾害和战败经济学之研究
扩大电力供应与FTA是灾后复兴的关键

竹森俊平 [作者简介]

[2011.10.0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以“大地震”命名的地震灾害过去曾有两次——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与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地震。日本经济在其破坏性的灾害中得到恢复与复兴。此次第三次的大地震——东日本大地震,复兴重建的过程中应该从过去的经历里汲取什么经验呢?


位于奈良县山林之中的宝生寺,以优美的五重塔著名。1988年因台风受到损坏,2000年得到修复。

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个日本的绝佳之处。在距今1200年前的平安时代兴起的密教,崇尚在山岳腹地追求神灵,因而密教的寺院位于远离人烟的深山密林之中。拜谒密教寺院就如同拜谒欧洲的罗马教会那样,需要遍访群山。

密教中最美的一所寺院是从奈良一直向南、位于宇陀山脉中的室生寺。下了火车再走上两个小时左右的山道,突然之间,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远远就可以望见将整座山全部融入寺内的室生寺。看到这般绝景心中感动不已,这完全不是原来脑中想象的那种修建在深山之中的庙宇。室生寺中供奉着被选定为日本国宝的释迦牟尼像。这尊奈良时代的佛像是用一整棵大树雕刻、再经过一遍遍刷漆制造完成的。优雅、宏大、威严,无论从哪方面看,这尊佛像都堪称第一流的美术杰作,其纹理清晰、刻工明快、重心稳定,给人以厚重之感。

贞观大海啸

当我准备提笔写这篇关于东日本大地震的文章之际,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尊释迦牟尼像,因为我想到那尊佛像制作的年代,是在日本的“贞观”年间。大地震发生之后,报纸上频频出现“贞观”这一年号。在1200年前的贞观时代,同是在这次东日本大地震震源地的三陆海域,至少发生过接近这次地震震级的8.3级大地震,同时还引发了海啸。这一事实被披露于1990年。是年6月22日的《朝日新闻》的晚报讲述了发现的经委以及该发现产生的影响。文章很有意思,引用如下:

“《日本三代实录》中记述道:‘平原、山野、道路,所有一切都化为一片蓝色的汪洋,……溺死者上千人……’

因为与这次的海啸相关联而受到广泛注目的贞观海啸(公元869年)的痕迹,是在1990年的地质学考查中首次得到确认的。海水侵入到仙台平原纵深3、4公里之处,《实录》的记述大体上与事实吻合。发表该论文的是位于宮城县女川町东北电力公司女川核电站建设所的一个小组。该小组成员之一的企画部副部长千釜章说,这是他们为申请建设女川核电站2号机组而进行的调查的一环。


仅靠80厘米之差,女川核电站幸免于海啸袭击。

据说,1970年申请建设该核电站1号机组时,根据对历史文献的调查,推定海啸高度为3米。其后,由于调查古代地震技术的进步,进行了挖掘寻找贞观海啸痕迹等的调查与研究。结果,估算出的海啸高度达到9.1米。针对建设1号机组时推想的3米,经过“综合性判断”,确定厂房建造在高14.8米的地基上,这在今年的地震中发挥出效力。女川核电站的地基在这次地震中下降了1米,而到达这里的海啸为13米,仅仅依靠80公分的差,使核电站幸免于海啸的直接袭击。”

这次大海啸引发的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终于发展成为堪比历史上最严重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惨案。上述报道告诉我们,东京电力公司在安全设计上存在着某些欠缺。假如能够像东北电力公司那样,进行缜密细致的考古学调查,推测地震和海啸最恶劣的状况而予以防备的话,这次的重大事故也许是可以避免的。

问题在于“估算”方法


3月11日,海啸以未曾预料的凶猛势头越过堤坝,直逼福岛第一核电站(照片提供:东京电力)

此次地震之后,“估计之外”一词变成了流行语。因为事故责任者频繁使用这一词汇进行辩解,而本来这“估计”的方法就是个问题。根据2007年的国家报告,虽然日本的国土面积仅占地球总地表面积0.25%,但过去10年世界发生的6级以上的地震,有21%是在日本发生的。任何人都能够判断日本存在着地震的可能性,问题在于地震的规模。为进行估测,我们有必要像东北电力公司那样,进行追溯时代的调查研究。

应该追溯到何时呢?举一个例子吧。距今64万年前,在美国相当于今天黄石国家公园地带发生了火山大喷发。据说火山喷发出的烟雾达到了近年最大级的圣海伦火山喷发的1000倍。地质学家认为现在也有可能出现同等规模的火山喷发,那时,北美大陆的一半将被高达1米的瓦砾和火山灰所掩埋。作经济预测时,由于经济结构不断地发生变化,所以100年前的数据不起什么作用。但是,在预测自然现象时,别说100年,就是100万年前的信息也是非常珍贵的。

并且,贞观年间除了地震和海啸之外,还发生了瘟疫和富士山的火山大喷发。那真是一个充满了种种灾难的年代。但就是在那个年代,密教文化繁荣发展,甚至制作出了达到那般崇高境界的、美轮美奂的室生寺释迦如来像。日本人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民族。

“那次大灾害发生于正午前的数分钟。不可能会把时间搞错的。因为震动开始数分钟之后,当我正琢磨这越来越强烈的摇晃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之际,报告正午时刻的炮声,丝毫不受四周骚乱的影响,宛若‘最后的审判’的钟声一般鸣响起来。”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教授。1956年出生于日本东京都。1981年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1986年完成同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学业后、1989年取得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经济学博士称号。经任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副教授后任现职。著作有《经济危机具有9副面孔》(日经BP社、2009年出版)、《改变世界的金融危机》(朝日新书、2007年出版)、《经济论战复苏》(东洋经济新报社、2002年出版,曾获读卖吉野作造奖)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震灾通讯 东北对中央政治极度不信任大地震过去了4个月。毫无疑问,迫切盼望能够早日复兴的就是受到毁灭性打击的受灾地区的人们。他们以及受灾地区的领导者是在什么心境下艰难度过每一天的呢?目光敏锐的记者在此剖析这一现实。
  • 创造性的破坏(Emergent Destruction)今年3月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给日本带来了战后最为严重的灾害。在灾区重建的同时,日本迎来了思维定势的转换期。以建设去核电和零碳社会为目标,日本正在接受新的创造力的考验。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