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飘荡无定的日本教育
通过大学改革和修订教育基本法,日本的教育或将重生

结城章夫 [作者简介]

[2012.06.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作者在任职文部科学省事务次官期间,参与了教育基本法修订工作,退休后出任山形大学校长,致力于地方特色鲜明的大学改革工作。在此,他为我们评述日本的教育所面临的问题及其解决途径。

法人化国立大学的前景

针对现阶段日本的大学存在的问题,许多有识之士都会提到国际竞争力的下滑。在国际性的大学排名中,无论是东大还是京大,名次都在不断下降。有意前往外国留学的日本人一直呈现减少趋势,这种“内向型志愿”也令人忧虑。

尽管我们没有必要为国际排名忽悲忽喜,但我访问中国和新加坡的大学时感受到的是一种与日本的大学迥然不同的气势。由于国家财政紧张等原因,日本的大学,尤其是国立大学,预算一直处于被逐年削减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激发国立大学,特别是我们山形大学这样的地方国立大学的活力,正是我作为校长的任务。首先,我想介绍一下自己上任四年来开展的大学改革工作。

国立大学在2004年实现了法人化,全部转型成为相当于独立行政法人形式的国立大学法人组织。过去的国立大学完全属于国家机关的一部分,教职员工也因其国家公务员的身份而在许多方面受到了限制。有些时候,即使大学自身有意尝试一些新东西,却会因国家机关之故而不得不放弃。

法人化以后,大学变成了独立的经营单位,教职员工也不再是国家公务员,具有了更高的自由性。体制焕然一新,只要校长愿意建设好大学,并拥有良好的领导力,再加上教职员工的意识改革,就能充分发挥各个大学的特色和创造性。关于领导力这一点,我认为自己曾长期在政府部门工作,管理过文部科学省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这段经历能够帮助我管理好大学,于是来到了山形大学。

上任后,我首先着手开展的是实现大学内部决策快速化和事务手续简单化这两项工作。大学这样的组织在做出某项决定时,往往要比政府部门或企业花费更多时间。因为这里保留着一种习惯:尊重全体与会者的意见,反复进行极为慎重的讨论以求达成共识,原则上,如果没有全体一致同意,就不会做出决定。尽管这是非常民主的方式,但如果采用这种做法,恐怕会落后于时代的步伐。

我认为,除了大学教育方针这种必须经过充分讨论的主题外,在遇到迅速行动会收效更好的情况时,有必要由校长在承担责任的前提下做出决策。同时,我还减少了会议次数,并严格要求必须在会议期间得出结论。

凭借“基础教育”荣膺国立大学“关注度第1名”

作为具体的成果,我想列举我们引入的“基础教育”这项工作。针对日本大学中存在的问题,除了大学的国际竞争力下滑外,人们还经常提到素养教育退化这一问题,而山形大学从2010年度入学的新生开始,实施了全新的素养教育制度。

既然是大学,理所当然应该完善专业教育。但是,这恐怕并不意味着工学系的学生只需掌握作为工程师应有的技能和知识,医学系的学生只需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就算大功告成了。完成大学学业后,无论从事任何工作,都需要具备人格,这是由一个人的基本能力和丰富的素养所体现的。人格的形成离不开大学的素养教育,然而长期以来,它却在许多大学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以往山形大学的素养教育,采取的是让学生们从大约700个科目中进行自由选择的形式。如果用餐厅作比喻,这种做法就如同是仅仅提供了一份单点菜单。虽然具有选择性大、可灵活安排等优点,但另一方面,又存在因为学分好拿或自己的兴趣爱好等原因而导致选课不平衡的缺点。此外,从教师方面来说,我感觉他们的讲课内容好像也会偏向于各自擅长的领域或自己教起来比较轻松的内容。

素养教育的本意,是为学生提供他们在大学里应该学习的课程,而非教师自己喜欢教授的内容。所谓“基础教育”,不仅是为大学4年以及研究生院的学习打基础,还要为毕业后的继续学习,即终身教育奠定基础。

针对课程内容,我也调整了必修科目,将其整合为5个大类,通过课程改革,将过去的单点菜单变成了营养均衡的套餐菜单。这一举措还受到了其他大学的关注,在全国各所国立、公立及私立大学校长从教育层面评选自己关注的大学排名调查中,我校位居全国第6名,在国立大学中更是高居首位。

全国校长评价排名

第1名 金泽工业大学
第2名 国际基督教大学
第3名 国际教养大学
第4名 樱美林大学
第5名 立命馆大学
第6名 山形大学
第7名 爱媛大学
第8名 早稻田大学

出处:大学排名2012版 (周刊朝日升学MOOK)

凭借科技研究驰骋世界

在专业领域方面,我也认为,既然是国立大学,就应该拥有一些能与世界级水平抗衡的领域,于是选择了值得集中投资的研究领域,并决定重点进行业已取得实际成果的有机电子工学研究。我认为在这一领域,我们已经达到了日本的顶尖水平,而今后将力求成为世界第一的研究基地。此外,由于2011年日本遭受了东日本大地震,我们于2012年1月1日成立了东北创生研究所,希望建成一个跨学科的研究基地,研究东北地区今后的理想状态,实施示范项目,为东北开辟崭新未来。

我认为,产业的重振固然重要,但考虑到东北的未来,科技创新才是重中之重。阪神淡路大地震后,兵库县内建成了各种科技基地。超级计算机“京”、理化学研究所的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及大型同步辐射设施“SPring-8”也都是震后在兵库县诞生并已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若在东北地区也能拥有如此尖端的科学技术,那么必能成为灾后重建的强大支柱。

具体来说,我们打算建设“重粒子射线癌症治疗设施”和“30亿电子伏特级同步辐射设施”。针对这两项计划,我希望在剩下的两年校长任期内得到落实。目前,国内只有5处重粒子射线设施和两处大型同步辐射设施,主要分布于关东和关西地区。我坚信,如果能在东北建成这样的设施,必将成为加速重建的助推剂。

国立大学法人山形大学校长。1948年生于山形县。197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系物理工学专业。76年美国密歇根大学研究生院核能工学科结业(工学硕士)。71年进入科学技术厅,历任该厅研究开发局局长、文部科学省大臣官房长等职,2005年起任文部科学事务次官。07年7月退休,同年9月起任现职。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论“学力下滑”之争与“宽松”教育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学生“学力下滑”问题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最终,文部科学省不得不对被定性为“学力下滑”元凶的“宽松”教育做出了政策性调整。如今,日本已经开始实施“摆脱宽松”的新教学指导大纲。本文将对有关“学力下滑”的争论和“宽松”教育做一番回顾。
  • 高等教育的日本病人才的全球化被认为是大势所趋,但另一方面,人们又担心作为人才教育机构的日本大学因此而沉沦。问题究竟存在于何处?有日、英大学执教经验的苅谷刚彦教授,从社会学角度对当今的教育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评论。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