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新时代的日本经济增长战略
打破高速增长期的“神话”,奠定新时代的发展基础

田中直毅 [作者简介]

[2012.10.1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在思考未来新的经济发展战略时,应该如何把握日本的跨时代特征呢?经济评论家田中直毅验证了高速增长时期的种种“神话”,并对新的经济增长基础作一番考察。

在思考21世纪新的日本经济发展战略时,从观察日本历史上的经济发展过程及其背后的经济战略入手或许是最恰当不过的。

所谓21世纪的经济发展战略,恐怕不应该是政府筛选和扶植某些特定的产业,为特定的发展方向优先分配资源。一些人提出,为了避免汇率损失,应该排除出口主导型经济,转向内需型增长。他们认为,今后在走向老龄化社会过程中,应将医疗和护理等特定领域作为发展战略的重心。然而,本人始终不认为这是一种妥当的方法。针对如何持续增加附加值这一课题,应该在战略上展开讨论。比如,我们难以想象用于护理服务和治疗老年人慢性疾病的支出有助于附加值的持续增加。我们应从如何逐年扩大GDP的角度来制定新的经济发展战略。

从历史角度观察高速经济增长

在讨论日本的增长战略时,本来就有必要从历史的背景来观察。上个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这段特定时期,日本实现了极高的经济增长率。回顾一下其他各国的高速发展史就会发现,即使某些特定的国家在特定的时期实现了较高的增长率,也不能说这就是该国的跨时代特征。纵观世界经济史,还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国家能够保持这种跨时代的持续高速增长。因此,对日本的高速增长,我们也应该认为,在上个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的10多年间实现了极高的经济增长率,这只不过是日本这个国家出现的一个现象而已。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加速发展,创造了很高的增长率,而这也是特定时期的特定现象,21世纪能否继续维持高增长率还是一个疑问。在中国,我们应该也可以通过增长率的起伏看出中国社会的变化以及存在于其背后的加速发展因素的消失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因果关系。当然,如何阐释1991年以后日本经济长达20年的停滞不前的问题,以至被称为失去的20年,则又是另一个课题。

我们在思考21世纪的新经济发展战略时,恐怕不应该翻出过去的事例作为参照来展开讨论。

“增长型产业”的神话

在此,我必须指出,我们至今仍未完全摆脱甚或可谓是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的有关经济社会的某些定规。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那些应称作“神话”的领域。本文中,我想谈一谈被认为是创造了日本经济高增长的六个“神话”。

第一个“神话”是当时的一种思想,认为增长型产业才是最重要的,有必要从战略角度挑选这样的产业。过去有 “铁即国家”、“半导体是工业之米”的说法。此外,基于应该发展重工业和化学工业,改造日本列岛的想法,还有人提出应在日本列岛各地建设新产业都市。

在这种讨论的背后,存在这样的想法:应当特定一些增长型产业,以其为中心构建产业群。然而,在思考21世纪的产业时,这种想法明显是错误的。或许我们可以说,围绕由特定产业承担经济增长重任这一问题的讨论已经失去了应用的余地。

实际上,能够吸引顾客和消费者的创新会诞生在怎样的企业或企业集团,将极大地左右经济增长的方式。比如,苹果公司先借助iPod持续不断地创出消费者群体,有步骤地带动了iPhone和iPad,促使企业价值快速上升,由此又实现了新研发资源的组织化。在Facebook的上市过程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情况。从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只有不断开拓新的消费者和顾客群体的行为才是真正的增长源泉。

“日本株式会社”的神话

作为第二个增长神话,我们不得不提到“日本株式会社神话”。长期以来,日本企业在横向上跨行业的生产活动,纵向上的“系列交易”(通过互换股份、互派董事等方式建立起的排他性长期交易关系——译注),在横向和纵向上都构建起业务关系环环相扣的“日本株式会社”。但是,这种“日本株式会社(Japan Inc.)”的思维显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冷战格局瓦解后所谓失去的20年中,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曾经支撑了日本经济增长的民间企业群体的能力,已经超越了日本这个领域意义上的国家的水平。换言之,人们普遍认为,即使在日本内部组建产业和企业体系,产业群和企业体系也难以实现持续发展。恰逢全球化进程日益深化,全球各地都希求这样的企业能力。拿日本的综合商社来看也是如此,在局限于日本列岛内部的联合,即打着“日本株式会社”的招牌走向世界,商机已不存在。于是,出现了通过与全球各企业集团联手创造新附加值的思想。当供应链管理在全球层面得到确立之时,企业内部贸易或集团内部贸易便应运而生。只要在日本构建起纵横联合就能取得胜利,这样的方程式在过去20年间已经渐渐消失了。

产业基础投资神话与高科技神话

“产业基础投资神话”可以说是第三个神话。在过去的特定时期,当人们认为特定的产业可以支撑日本经济时,产业基础建设投资被定位成支撑经济增长的支柱。然而,过去20年中,每逢经济状况恶化,不断增大公共事业投资这种方法的非现实性,即与时代和社会不相符的一面就会相继暴露出来,而且这也是导致日本财政赤字迅速膨胀的主要原因。考虑到这一点,就不能再相信那些认为产业基础投资是日本走入高速增长期或酝酿时期的必要条件的论调了。

即使是基础投资,达到一定的水平后,虽说会有维持修复或增加新功能的必要,但显而易见的是,它不会带动高速增长。

第四个神话是“高科技神话”。正如“轻薄短小”一词所形容的那样,所谓高科技指的是可以采用更简便的结构实现相同的功能,或为大小相同的东西添加更多的功能。日本曾经出现了这种有关高科技的神话。但是,当新兴经济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后,在日本被称为高科技的产品并没有迎来客户群的快速增长。当然,市场内部本来就存在“产品价格减半,只需必备功能就足够了”这样的想法。我们不得不说日本式的高科技神话就此破灭了。

微调整合技术与教育水平

第五个神话,可以说是包括系列交易等在内的“微调整合技术神话”。毫无疑问,在组装工业所特有的微调整合技法方面,日本是具有优势的。但现实是,进入零部件和资材广范围的外包业务时代后,跨国外包的结果,令微调整合技法的有效性相对降低了。当然,从模拟到数字这种新技术载体的变化也是一个背景因素。进入平板电视时代后,零部件的组装变得类似拼装塑料模型(玩具)一样。结果,微调整合技法的优势大大降低了。我们不得不说,这样一来就产生了收益率的结构性低下问题。

第六个,是有关日本高超教育水平的神话。支撑了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劳动者都拥有比其他各国更高的教育水平,这曾是一个规律。然而,当东亚地区的初等和中等教育体系完善后,人们发现日本的教育课程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我们应该认识到,只要不重新定义教育体系,令其激发出适应时代要求的活力,那么希望借助日本高超教育水平培育经济发展人才的想法就无法成立。

综上所述,可以说至少存在过这样六个神话,并且,它们之间曾具有一种互补关系。也就是说,它们具有一种主题性,其中一个破灭,其他也会相继破灭,或者进行新的调整。以往常常是从这六个神话的互补性来展开讨论的,我们必须对此作出反省和总结。

全球化时代的增长基础

21世纪,我们有必要奠定新的增长基础。在这个时代,全球化的发展无疑将作为一个重大主题应运而生。

如果要问日本为何需要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FTA(自由贸易协定)和EPA(经济合作协定)等框架,或许其中的一个理由在于,今天这个时代,产业内部的分工带来了产业内零部件和资材的跨国境流通。甚至是在企业或企业集团内,零部件和资材的跨国筹措采购也变得稀松平常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这已经成为企业或产业内部发挥特异性的方法。

针对如何发现作为新时代经济增长人才的核心力量这一问题,每个企业都应自行思考,进而谋求集中经营资源。不得不说,全球化的背景在此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即使放眼整个东亚,也会出现这样一个课题,即在工业化迅猛发展过程中,日本应该如何建立体系?承担产业化金字塔中的哪个部分?在这个前提下,有必要开展认定可视化企业领域的工作。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不得不说,日本内部之所以会强烈反对加入TPP,是因为社会内部对新时代的要求和培育21世纪新核心力量问题上极其无知,并且存在误解。也许我们还将长期面对如何消除这种误解的问题。

何为日本的优势

那么,日本的跨时代特征是什么呢?这就有必要重新提到基于日本式审美意识领域,亦所谓“匠”的世界。正如人们说中国是一个商人的国度,日本是一个手艺人的国度一样,在日本,手艺人的世界非常与众不同。我们习惯将技艺高超的手艺人称为“匠”,可以说,这个词浓缩了日本列岛的审美意识,包含着通过手艺获得的成就感,并存在着涉及教育和传统传承的体系。

在思考21世纪的日本将成为怎样的社会时,难以选取特定的其他国家展开讨论。不过进入21世纪后到访日本的外国人中,越来越多的人表示感觉很像到了瑞士。或许我们多少应该意识到,奔波于世界的生意人、知识分子中,很多人对日本抱有“东方瑞士”的印象。瑞士在这种语境中,或许具有日本城市优美,水土、空气清新,服务体贴周到之意。进一步说,意味着在工艺品或城市景观等方面,也正在兴起以审美意识为背景的重建改变。

在东亚地区,许多国家开始公开表达鲜明的自我主张,在这样的环境中,日本的存在方式反而存在重新定义的一面。将手艺人的国度、“匠”之国的日本式审美意识,渗透至更广的地区环境、城市环境乃至街道景观之中,这有可能极具重要意义。3.11以后,日本国内也开始重新思考这一问题。

最后,笔者想谈一谈日本的领导力。思考一下失去的20年之所以出现的原因,正如前述六个增长神话的互补性所示,我们可以发现不少新事物遭到系统性排斥的现象。将其称为“抵抗势力”的存在是有一定意义的。毫无疑问,有一部分人,一方面依靠着以往增长神话背景下构建的社会机制,同时一直在冷静思量自己的生活。然而,当各个日本企业开始思考如果抛开全球化这个前提就无法培育新的核心力量时,新的(即跨境企业的)合作与联合或将成为思考新时代问题所不可或缺的要素。我们应该认识到,所谓21世纪的产业以及社会与政治的领导力,都将在明确怎样的企业联合会成为创建新型合作的关键这一过程中受到考验。当这种领导力确立之时,或许我们就可以宣称日本已逐渐找到了新的增长战略。

国际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理事长。经济评论家。生于1945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经济学研究科硕士课程。历任国民经济研究协会主任研究员,21世纪政策研究所理事长。主要著书有《金融危机 新全球经济与日本的选择》(新潮社,2012年)、《埋没的国家》(讲谈社,2008年)等多部作品。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东京自来水挑战海外市场!作为日本经济发展的一股新动力,国际化的基础设施事业正受到广泛关注。主管东京自来水系统海外发展战略的东京都副知事猪濑直树先生为我们讲述了该事业的发展潜力及存在的课题。
  • 从国际竞争力角度探索日本农业的再生围绕加入TPP谈判的是非对错,日本农业的国际竞争力成为争论的焦点。为了实现农业再生,现在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呢?本文将以大米生产为中心,揭示存在的相关问题及有待解决的课题。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