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人口减少对社会的影响
“家庭差距”的产生和“社会裂痕”的加深
“单身寄生族”的末路

山田昌弘 [作者简介]

[2012.11.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引发日本少子化问题的背景因素之一,是因为年轻一代还根深蒂固地保留着传统的家庭意识。曾将成年后仍依靠父母生活的年轻人定名为“单身寄生族”的中央大学山田昌弘教授为我们阐释日本家庭的现状与未来。

少子化问题的日欧差异

尽管同属少子化现象,但我们不能将日本(及东亚)同西北欧(英法德、北欧、荷兰等)的少子化相提并论。说得极端一点,西北欧的少子化现象是由于年轻人在生活方式上有了更多选择而引发的。而日本却正好相反,是由于在生活方式上缺乏选择,才造成了儿童数量的减少。

截至1960年前后,欧美发达国家的大部分家庭仍保持着“丈夫在外工作,妻子在家抚养孩子”的模式。然而,上世纪60年代后,西北欧地区出现了一场“生活方式革命”。由于女权主义运动等因素的影响,人们开始脱离传统的家庭模式,出现了婚前性行为、非婚同居、女性婚后继续工作等多种选择,人们尝试着各种生活方式并得到了认同。如此一来,选择“不要孩子”或“只要一个孩子”这种生活方式的年轻人增多,于是引发了少子化现象。这与女性在工作中自我实现意识的提高、年轻人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男女交往活跃都存在着联系。

日本的情况与西北欧截然不同。尽管社会发生了变化,但年轻人思想中的传统家庭观念(丈夫工作,妻子主持家务、照顾孩子)依然根深蒂固,因此引发了少子化现象。在日本,从婚前性行为得到认同这一点来说,在性的解放方面多少有了进展。可是,生活方式革命和女权主义思想并未深入人心。比如,即便是现在,未婚青年同居率仍不到2%(2010年,1.6%)。非婚生子女的出生率也极低,仅为2%左右(2008年,2.1%)。

此外,尽管也出现了一些活跃于各自工作岗位的女性,但无论已婚还是未婚,很多女性现今仍然从事着计时劳动或派遣劳动等不稳定的工作。这样一来,妇女无法依靠工作实现自立,在经济上不得不依赖于丈夫的状况并未发生改变。此外,正如我提出的“单身寄生族”这个称呼一样,大多数未婚者在成年后仍与父母同住,而且男女交往也不活跃。

而重要的,是未婚人群中希望结婚者所占的比例很高。未婚率升高,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尽管多少会出现一些起伏,但希望结婚者的比例始终高居不下,维持在90%左右的程度。也就是说,即使想结婚,建立传统式的家庭(丈夫工作,妻子照管家务和孩子),但由于不具备条件,所以选择不结婚、不生育的人持续增多,这就引发了未婚化和少子化问题。由于无法顺利“形成家庭”的年轻人增加,以至日本的儿童将会越来越少。

其结果是,家庭的存在方式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产生了一种可称为形成“家庭差距”的问题。换言之,出现了两类人群,即一如既往地组建传统家庭生活的人群和由于无法组建家庭而停留在未婚状态的人群。年轻人分裂成这两类人群,正是现代日本家庭的特征所在。

本文将以日本与其他欧美国家的不同之处为中心,考察现代日本家庭形成的特点。

1957年生于东京。1986年,获取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社会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自2008年4月起任中央大学文学系教授。专业为家庭社会学、情感社会学及性别论。著作有:《单身寄生族的时代》(筑摩新书,1999年)、《少子社会日本 另一种等级差别的走向》(岩波书店,2007年)及《家庭难民》(朝日新闻出版社,2016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韩国的“明示型”家庭政策与日本的“默认型”制度改革由于少子化、老龄化以及国际婚姻激增等因素的影响,韩国遭遇了剧烈的“家庭变化”。本文将通过与韩国的家庭政策的比较,探究日本自身的政策课题。
  • 超高龄及人口减少社会的现实与对策日本已经进入超高龄、人口减少社会。不远的将来,我们将迎来与过去截然不同的社会。根据2012年1月公布的“日本未来推算人口”报告推测,未来的社会在政治、经济、社会保障方面将会发生怎样改变?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请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岛崎谦治教授的阐释。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