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新兴政治势力研究
媒体催生的“怪兽”桥下彻

祝迫博 [作者简介]

[2012.09.1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大阪市长桥下彻是如今日本政坛上最受瞩目之人。他究竟是改革者还是煽动者?记者通过对他长期的跟踪采访,力图揭示这位被期待成为下任首相的魅力政治家的本质。

大阪市长桥下彻究竟是何许人也?日本所有媒体都试图弄清这个人的真实面目。是真正的改革者?还是希世的煽动者?他只是昙花一现?还是会爬上首相的宝座?由于他不同寻常的政治家形象,甚至有人称他为政界的“怪兽”。无论怎样,作为一个地方领导,这样的评价在日本政治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时刻意识到媒体报道

2008年2月,38岁的桥下就任日本国内生产总值排名第二的大阪府知事。自那时起,他就成为了新闻报道关注的焦点。为什么会这样?作为一直在关注和追踪桥下言行动向的记者,对于这个问题,我能够提示的一个答案就是:与媒体的关系。

在大阪市长选举和大阪府知事选举中,桥下徹(中央左)和松井一郎(同右侧)分别当选,与支持者们高呼万岁(2011年11月27日,图片:时事)

桥下常常说:“我是一个离了媒体就无法存在的政治家。媒体的各位如果无视我的存在,我也就完了。”我们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他时时刻刻都在留意如何让媒体报道自己,以此维持自己的政治生命。2011年11月的大阪府知事、大阪市长的双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桥下坦言,当时做了“怎样才能让媒体关注自己”的周密策划,并坚决付诸了实施。

关于成为人们争论焦点的“大阪都构想”,我会在后面进行说明。不过在这一选举中,桥下表示要“借助大阪都构想让大阪获得重生”,他甚至辞去知事职位,甘愿降格转战大阪市长的选举,终于将反对构想的时任大阪市长赶下了马。而在知事选举中,他又将自己的心腹、大阪府议会议员指定为自己的继任者,在大阪导演了一出40年来的首次双选。

无论是知事选举还是市长选举,公明党之外的主要政党都成了桥下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桥下呼吁:“这场战斗是一场二选一的战斗,要么改变大阪,要么一成不变”,持续营造一种自己是改革派、既有政党和对立候选人是守旧派的印象。其结果,深谙选民早已厌倦了长期经济低迷和国政停滞的现状,把握了他们期待变革心理的桥下一方,成功地取得了选举的胜利。

看似小泉,并非小泉

双选结束后,桥下的向心力进一步提高。他明确表示,自己率领的地区政党大阪维新会(下面简称维新会)将参加众议院选举,而培养其候选人预备军的机构“维新政治塾”原本只招收400人,却有3326人蜂拥前来报名,最终接收了2045名学员,于2012年3月开课。计划在5次讲课过后,根据听课态度和选举资金实力进一步筛选出888人,并在7月以后安排他们进行街头演说等实战训练。把维新会视作威胁的民主、自民等主要政党一方面开始着手整备完善实现大阪都构想的法律,同时还在探索如何与桥下在众议院选举中进行合作。

或许有人会在桥下的身上看到日本原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影子。他曾高喊“摧毁自民党”,向反对自己的自民党候选人派出“刺客”(2005年8月8日,在参议院表决邮政民营化法案时,有37名自民党议员投了反对票。于是,小泉宣布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众院选举,并向这些“反叛议员”所在选区推荐新的候选人。媒体于是把小泉推举的新候选人称为对付“自民党叛徒”的“刺客”。——译注),并于2005年8月毅然决然地举行了大选。两个人身上确实具备了太多的相似点:营造对立局面的选举战术、“一句话口号”的压倒性渗透力、以及催生出大量政治信徒的超凡魅力。

然而,小泉活在自民党传统的派阀政治中,是在“首相”这个政治家人生的顶点受到媒体的瞩目;与此相对,桥下则是从一个与政治无缘的世界里犹如电光般闪现,以媒体为生命线攀援而上。而最大的不同,是桥下还很年轻。他才43岁。

另外,小泉在历代首相中第一次采取了每天两次回答记者提问的采访方式。我在东京时也参加了他的记者会。不过问答时间每次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最长也不过十分钟,采访半道收场也屡见不鲜。桥下的记者会也是每天两场,但他对记者的提问一直会应酬到底,有时甚至长达一个小时。至于每周一次另外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例会,说上两个小时更是家常便饭。

相应地,桥下对于记者的报道方式极其执著。早晨,在上班的车里,他会浏览所有的主要报纸,晚上则会过目新闻节目的录像。根据内容他会就“错报误报”当即点名批判报道机关和记者,并在推特上加以反驳。

今年2月,有民主党干部在记者招待会上把刊载了不合自己心意的批判报道的报社拒之门外。桥下对此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如果是我的话,会把那位记者请来,痛骂他一顿。”极我所知,对媒体如此欲无止境的政治家,无人可出其右。

1971年出生于滋贺县。京都大学研究生院结业后,就职读卖新闻大阪本部,2002年起进入大阪社会部。主要担任政治、行政领域的采访,对桥下彻的采访开始于2007年大阪府知事选举前夜,至今已有5年。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无党派层”的过去与现在近年来,每次国家政坛选举,“无党派层”的投票行动都会受到关注。这些没有特定支持政党的选民,是如何扩大?又对现在的政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请看对投票行动深有研究的早稻田大学田中爱治教授的讲解。
  • 维新会和减税日本党 进军国政面临的“制度性差异”在人们对众议院解散之期众说纷纭之中,“大阪维新会”和“减税日本”党加快了进军国家政坛的步伐。这些新兴政治势力能否在国家政坛中也同样取得成功呢?请看京都大学的待鸟聪史教授从国家与地方政治制度角度展开的分析。
  • 民主党充其量只是自民党的附体转世自2009年民主党夺取政权已经过去3年,却仍然看不到政治改革得以实现的希望。加利福尼亚大学研究日本政治论专家T・J・彭佩尔教授在本文中比较了民主党和自民党的内部结构,指出了两者的相似之处,并试图探寻今天日本政治的问题所在。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