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进入变动期的朝鲜半岛局势
从金正恩新体制中窥视幕后权力斗争

李英和 [作者简介]

[2012.12.0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不久前,朝军总参谋长李英镐突遭解职。这到底意味着什么?金正恩体制面临怎样的隐患?请看深谙朝鲜内情的关西大学李英和教授的分析。

2012年4月,朝鲜进入了真正的权力重组期。其标志性事件是朝鲜人民军重量级人物,总参谋长李英镐突遭解职(7月16日)。朝方对外宣称的解职理由是“健康原因”,但实际上这是一次出于政治原因的清洗行动。

主导此次清洗行动的是劳动党实权人物张成泽(金正恩的姑父)。直接导火索是两大权力核心人物在“经济改革”(6.28方针)问题上的对立。

事情的具体经过,我将在后文中叙述,问题在于两者的权力斗争对金正恩政权基础造成的影响。如果提前做出结论,我们可以说清洗李英镐的行动将成为动摇金正恩体制的台风眼。李英镐的解职不过是权力斗争的序幕而已。随着未来形势的发展,它甚或有可能成为席卷整个权力核心之“大乱”的开端。

清洗行动体现出领导力的欠缺

一般来说,人们往往会将李英镐突遭解职解读为“金正恩扩大了领导力”。于是就出现了“劳动党加强了对人民军的控制”“张成泽在内外政策上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张成泽完全掌握了军队实权”等论调。然而,坦率地说,这些解释和分析或者错误,或者是极其片面的。我们可将问题归结为以下三点。

究竟能否说金正恩的领导力“扩大了”呢?答案是否定的。相反,或许应该认为是“缩小了”。李英镐原本就是金正恩的心腹。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金正恩的做法都如同斩断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一般。人民军是支撑金正恩体制的支柱。而此次事件导致的事态将会明显削弱军队高层的凝聚力。这本身就反映了金正恩缺乏领导力。

那么,劳动党是否借助本次清洗行动之机,实现了对人民军的控制呢?换句话说,是否实现了从“先军(后党)政治”到“先党(后军)政治”的转变呢?答案也是否定的。代表军中新派系的重量级人物李英镐如今确实已不再抛头露面。但人们原来预测的继李英镐之后军中新派系将陆续受到处理的情况并未发生。与军中新派系处于对立关系的军队旧派势力也没有显现出重夺势力的迹象。人民军在总体上保持着诡异的平稳。在注视经济改革动向的同时,军队新旧两派似乎也都在观望张成泽和劳动党的态度。

最后是关于张成泽的问题。他是否以欲夺军队实权之势扩大着影响力呢?答案大概是否定的。的确,张成泽在这次权力斗争中击败了最强劲的对手。但良机也意味着危机。成功将李英镐拉下马后,如今的张成泽可谓正得意之极。然而,这与绝望的深渊也不过是细微之别。清洗行动的引火点在于经济改革。如果张成泽改革失败,下台必将在所难免。而且,张成泽主导的“6.28方针”遭遇失败的可能性极高。

辅佐制统治的终结与权力重组

以下,笔者将以李英镐被解职出局为线索,分析金正恩体制下发生的权力斗争的现状与未来。

从权力斗争的观点来看,李英镐被解职的事件宣告了“金正恩辅佐制统治”的终结,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辅佐制统治是金正日在生前(2009年初)制定的。它是在金正日家族的基础上汇集党和军方强势派系的实权人物而形成的集体领导体制。其初衷在于通过保持各方势力的均衡来防范派系斗争的爆发。

由于金正日突然去世,派系均衡型的辅佐制统治就成为了“遗训”。本来,在“遗训统治”下,至少在金正日逝世一周年(2012年12月)以前,权力机构的公然重组应该是极力避免的。然而, “遗训统治” 早早地在2012年4月就超过了它的保鲜期。

4月召开的劳动党代表会议已经显现出了意图打破“金正日遗训”(辅佐制统治)的动向。权力重组的标志是崔龙海的越位提拔,火速超越众多的实权人物,党内排名从21位一举跃升到了第3位。

这使得朝鲜的权力格局骤然改变。除了形式上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外,整个朝鲜的权力格局以权力源头为起点,按照以下的距离关系进行了重组。

“金敬姬(金正恩的姑母)→崔龙海→张成泽(金敬姬的丈夫)→军中新派系三剑客李英镐、金英彻、金正角→旧派军队元老两派吴克烈与金永春/玄哲海与李明秀”

清洗与重组的幕后

这出重组剧中有三个问题值得研究。一是崔龙海突然挤入“金敬姬与张成泽”夫妇之间这一现象的意义。其次是不惜抛弃“金正日遗训”而大胆实施了这出重组剧的导演的登场。最后是在新的权力格局末端发生的李英镐清洗行动的内幕。下面,让我们依次进行分析。

首先谈一谈崔龙海的崛起。崔龙海属于新一代的朝鲜版太子党。其父是金日成自抗日游击队时期以来的战友,前人民武力部长(国防部长)崔玄。因而崔龙海属于“革命血统”。虽说如此,劳动党书记崔龙海迄今没有什么比较突出的业绩。尽管如此,这次崔龙海仍然占据了劳动党、人民军和政府(三权)的核心要职。

这种人事安排的核心意义在于实现“革命血统”的神圣化。用朝鲜式的话来说就是“白头(中国称之为长白山——译注)血统”。换言之,金日成率领的抗日游击队是绝对的标准,将同志的血统视为“广义的家族”可以说是一种政治举动。同时,金敬姬组建的“世袭前卫集团”源源不断地送入劳动党的核心部门(组织指导部和宣传鼓动部)的主力人员,也是“广义的家族子弟”(朝鲜版太子党)。

如此一来,金敬姬在金正恩背后事实上发挥了“绝对权力者”的作用。而张成泽只不过是金正日的妹夫。如果基于血统的观点重新调整待遇,张成泽将在权力格局中退后了一步。

金正日时代,张成泽在实权座次上牢牢地占据着二把手的地位。他的精明强干甚至使其获得了“权力斗争的化身”这一名号。当时,崔龙海作为张成泽的左膀右臂,一直忠心耿耿地为他效力。

然而,这种权力格局发生了异变。崔龙海人事变动的通告效应是巨大的。实际上,张成泽的影响力此后一落千丈。党和军队的干部们开始唯金敬姬马首是瞻,不再顾忌张成泽的脸色了。崔龙海的破格晋升,正是金敬姬掌握权势的巧妙招数。

金正日死后表面化的军队新旧两派对立

这样一来,金敬姬就一跃成为了可以打破金正日遗训的“绝对权力者”。金敬姬借金正恩之口调动人事,又假崔龙海之手操纵政策。

实际权力排序的变动越是唐突和剧烈,就越会催生严重的纠葛和对立。李英镐的突遭解职可谓其象征。

党的代表人物张成泽与军队的代表人物李英镐。双雄对立早在遗训统治(辅佐制统治)形成之初就埋下了伏笔。起初,两人在积极推进金正恩世袭统治这一点上结成了同盟关系。目的在于牵制意图对抗张成泽的党内守旧派和军内保守派。

金正恩在2010年9月召开的党代表大会上首次正式露面就突然当选了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与此同时,张成泽提拔李英镐为副委员长。这属于无视人民军级别秩序的强行人事调动。这样一来,以李英镐为首的“军中新派系”开始崛起。

与此相对,军队旧派系大致分为2部分。一派是以出身于情报安全部门的元老吴克烈(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为首的正统派。另一派是以过去支持金正日次子(金正哲)的玄哲海(人民武力部第一副部长,即国防副部长)和李明秀(人民保安部长,即警察部队首长)为首的实权派。

军中新派系不断从旧派系手中夺走经济特权,将他们逼入绝境。到此为止,一切都如同预想般顺利。但张成泽和李英镐很快就意识到了失算。军队旧派系以“金正日遗训”为挡箭牌强烈反抗,意图“讨伐”军中新派系,动荡情势不断高涨。

延坪岛炮击事件是对立的副产品

这种对立产生的副产品正是2010年11月发生的韩国延坪岛炮击事件。制造出濒临战争的紧张状态,使干戈相向的军队新旧两派因此插刀入鞘。这就是李英镐的意图,于是在获得张成泽同意后实施了不加区别的炮击行动。然而,军中新旧派系之间的“暂时休战”不会持续太久。同时,这种前所未闻的军事行动,导致李英镐和张成泽的威信大大降低。

结果,以这一事件为契机,张成泽与李英镐的盟友关系开始出现了严重的裂痕。据笔者从朝鲜某高官处得到的内部情报称,军中新派系的实权人物曾在2011年2月传唤张成泽的心腹,发出了“无论是谁,只要阻碍金正恩前途,就绝不姑息手软”的强烈警告。当时,张成泽对盟友的挑衅言行尽量保持了克制。但如果实在过分,则另当别论。双雄的反目与对立有可能成为点燃权力斗争的火眼。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开始弥漫着一种火药味。

对张成泽而言,犹如被李英镐这只豢养的“家犬”咬伤了手。不过,厄运却接连降临在张成泽身上。崔龙海的人事调动就是其中之一。被曾经的部下夺走了位列第二的实权地位,张成泽的权势明显地大打折扣。可以说李英镐完全是因张成泽调教不足而导致的自作自受,而崔龙海,则是由张成泽之妻代之成为了“家犬的主人”。

“经济改革”成为突遭解职的导火索

强烈的焦躁感驱使张成泽选择了与李英镐全面对抗的道路。正如前文所述,直接的导火索就是“经济改革”。张成泽为重夺失地,煽动金正恩在今年6月提出了“6.28方针”。那就是以“关于确立具有我国特色的新型经济管理体系”为题的非公开的内部方针。据说该方针预定于今年10月1日实施,但具体措施仍不得而知。但是,无论内容如何,新经济政策的成败都关系着军队所把持的巨大的经济特权前景。

张成泽如果想向军队权益开刀,必定导致新政策难以推行。只要是军方人物,无论新旧任何派系都会极力排斥。实际上,根据笔者从朝鲜某高官处获悉的情报,李英镐就对此表示出了“露骨的敌对情绪”。因为可以从中看出削弱军方经济特权的意图。李英镐当即看穿了问题所在,称“张成泽在金正恩背后向其灌输发展经济的必要性”。由此,张成泽与李英镐的对立达到了顶点。

“6.28方针”的内容非常含糊。根据笔者得到的内部情报,金正恩在制定新方针时说:“将参考世界上最优秀的外国范例,不断改善我国固有的经济管理方式。”但是,金正恩还加上了“坚守先军政治”“强化国防力量”“体现主体思想”等要求。新政策一开始就同时打出了“改革”与“先军”这两面互相矛盾的旗帜,这就犹如同时踩下油门和刹车,陷入失控状态。

正因为如此,根据不同的重点,张成泽和李英镐都可以为自己找到冠冕堂皇的借口。然而,考虑到朝鲜国民对金正恩政权的期待与外界的关注,目前来说,打出“改革”旗号的张成泽占据了时局之利。

军队新派系目前保持静观姿态

张成泽看清时局之利后,发动了攻势。出于相同的观点,金敬姬和崔龙海也与张成泽保持了步调一致。另一方面,只要是牵涉到缩小军方特权的主题,李英镐就只能主张反对改革。在包围网完全形成的背景下,断然解除了李英镐的一切职务。

对此,以李英镐为首的军队新派人物并未做出激烈反抗。同时,军队旧派系也没有趁李英镐遭解职之机试图帮助张成泽乘胜追击新派系。目前,军方只能对经济改革这个大方针持静观姿态。不过,当经济改革实际触及军方利益时,新旧派系就会冠冕堂皇地打出“先军政治遗训”的旗号,摆出联手奋力抵抗的架势。

如今,距李英镐突遭解职已过去一个多月,但没有迹象显示朝鲜当局向国民散布“李英镐即坏人”的言论。而因货币改革失败而遭处分的劳动党书记朴南基则被作为“地主的儿子”,进行了一番荒唐无稽的大肆宣传。可以认为,两者的不同境遇反映了上述军方诡秘动静的顾虑。

对改革开放的期待会否落空?

即便抛开军方会抵制有碍自身利益的改革这一点不说,新经济政策的前途也将充满坎坷。守旧势力在劳动党内部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另一方面,政府(内阁)中站在管理和监督政策立场上负责实际工作的干部因过去的两次政策失败(2002年“7.1经济管理改善措施”和2010年“货币改革”)而畏首畏尾,顾虑重重。据笔者获得的内部证言,明哲保身的思想已在领导层中蔓延。因为“如果政策失败,只有负责实际工作的人员被迫承担责任”(朝鲜驻外工作人员)。

最关键的是,国民期待值之大是影响政治的最大变数。国民期待年轻的新领导人上台后实行真正的改革开放政策。“新时代的领导人”这一形象战略有效提高了人们对改革的期待值。到这一步为止,世袭前卫团队(宣传鼓动部)的工作甚为奏效。然而,问题在于接下来的事情。

张成泽主导的经济改革不可能是“市场促进政策”。莫如说,更有可能会是一种国家加强控制私有市场的“市场抑制政策”。说得极端一点,其改革程度还不及10年前的“7.1经济措施”(工资、物价全面调整)。

国民的期待越大,相应的失望也就越大。如果金正恩式“经济改革”失败,必定导致民心的背离。国民的不满并非没有可能会超过体制得以维持的临界水平。

如果真到了这一步,两年前军队新派系对张成泽发出的警告就会带上现实的味道。

金敬姬,另一个绝对权力者

除了军队新派系,金敬姬口中今后也可能会发出“绝不轻饶任何挡道者”这句针对张成泽的警告。到那时,崔龙海自不待言,就连金正恩也会随声附和。可以说,遭遇权力斗争危机的并非军中新派系,而正是张成泽。

阻碍金正恩前途的不稳定因素还有一点。那就是目前在朝鲜拥有绝对权力的金敬姬。然而,金敬姬存在严重的健康问题。因饮酒过度导致旧病恶化,最近的体重锐减到了38公斤。据说她曾秘密到中国接受治疗,但由于戒不掉喝酒的毛病,所以没有康复的迹象。

“不知金敬姬能否撑到明年”——金敬姬身边的人士甚至这样说道。最近,朝鲜官方通信社公布了金敬姬和金正恩一同在新建的游乐园中乘坐过山车的等,令人颇感兴趣。看了不禁有一种冲动,想狠狠地说一句“一把年纪还不自量力”。不过,以个人之见,这是一种拼尽全力的政治演技,目的在于打消金敬姬抱病在身的传言。

如果金敬姬陷入无法履职的状态,那么朝鲜无疑将会出现大乱。失去了金正日的当下,找不到一个能够替代金敬姬的绝对权力者。文官出身的绝对权力者,犹如瓶盖,压制着依靠先军政治壮大并崛起的军方势力。一旦失去了这股力量,从“先军政治”急速转变为 “专军政治”的危险性就会升高。

一方面是围绕经济改革问题呈现出了权力斗争正式开场的征兆,另一方面是拥有绝对权力的金敬姬有一病不起的征兆。金正恩上台伊始就遭遇了这样的夹击,正经受着重大的考验。

生于1954年12月22日,在日朝鲜人三世。关西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经济学专业)结业。关西大学经济系教授(主攻朝鲜社会经济论)。1991年4月-12月留学朝鲜社会科学院。93年组建NGO团体“救援!朝鲜民众 紧急行动网络”(RENK),目前担任该团体负责人。著有《暴走国家 朝鲜的目的》(PHP研究所,2009年10月)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金正恩体制下的核与导弹问题的走向2012年2月,美国与朝鲜举行会谈就朝鲜冻结核试验与导弹试射问题达成了协议,但朝鲜于4月以发射卫星为名,实施了事实上的导弹发射行为,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在新领导人的运筹帷幄之下,核与导弹问题将何去何从?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协会(SSRC)的Leon V. Sigal先生将对此做出分析。
  • 徘徊于歧路的日韩关系:超越摩擦走向“深化”围绕“竹岛”和“从军慰安妇”等问题,日韩之间频繁出现摩擦。本文作者分析了面临结构变化的两国关系,探寻了构建互利战略关系的各种可能性。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