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进入变动期的朝鲜半岛局势
金正恩体制下的核与导弹问题的走向

Leon V. Sigal [作者简介]

[2012.12.1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2012年2月,美国与朝鲜举行会谈就朝鲜冻结核试验与导弹试射问题达成了协议,但朝鲜于4月以发射卫星为名,实施了事实上的导弹发射行为,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在新领导人的运筹帷幄之下,核与导弹问题将何去何从?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协会(SSRC)的Leon V. Sigal先生将对此做出分析。

2012年7月中旬,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解除军队最高领导人职务的行为曾引起外界对朝鲜局势是否将发生变化这一问题产生了猜测。然而,金正恩的突然出手,只不过是在对外展示他掌握着实权,甚至可以将其父金正日总书记提拔为总参谋长的军队头目拉下马。

与之相比,更重要的一个现象或许是之前国际社会纷纷预测的朝鲜第三次核试验尚未实施。截至金正日去世之前,核试验的准备工作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展开。金正恩的克制行为或许预示着他正在考虑与美日韩重建关系。与美日韩重建关系,就有可能创造稳定的外部环境,而这正是他将全部精力倾注于改善朝鲜经济的必要前提。

如果是这样,金正恩就必须切实履行美朝在2012年2月29日商定的“冻结核武器试验与远程弹道导弹试射,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暂停宁边核设施的铀浓缩活动”这一承诺。此外,还需要避免发射更多人造卫星。这样才能缓和日本等东北亚国家在安全保障问题上的担忧,开辟与周边各国重建关系的道路。

稳定的国际关系是朝鲜实现经济变革的前提条件

尽管金正恩的发言让人感到朝鲜正在发生经济变革,但这种印象并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只要没有形成有助于推动变革的国际环境,朝鲜的前途就难以实现重大转变。只有形成这种国际环境之后,金正恩才能从军队建设中腾出手来,将有限的资源重新分配给国民,开辟寻求外部支援和投资的道路,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金正恩很清楚,其父在2002年提出经济改革,本来曾与日韩两国进行了接触,但由于美国政府拒绝参与而遭遇了挫折。鉴于这一历史情况,只要没有明确证据表明朝鲜与美日韩三国的关系皆有改善,恐怕金正恩是不会甘冒改革风险的。不过,为了与美日韩改善关系,他必须停止核武器和导弹开发计划。

2月29日,美朝在北京举行会谈,朝鲜承诺冻结核试验、远程弹道导弹试射和在国际社会监督下暂停宁边铀浓缩活动,人们开始认为,朝鲜为改善与美日韩之间的关系,或许将在近期实现自我约束。作为交换条件,美国政府将按照朝鲜要求提供粮食援助作为“培养互信的举措”,并承诺改善双边关系。

不过,双方并未明确冻结导弹试射是否包括人造卫星的发射活动。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无法判断朝鲜用于将卫星送入轨道的前两级火箭与搭载核弹头的远程弹道导弹有什么区别。朝方谈判团长主张,尽管联合国安理会禁止朝鲜发射卫星,但发射卫星是自己作为一个国家的合法权利。美方谈判团长对此回应称,发射卫星的行动将使谈判破裂。

然而,尽管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朝鲜却在2月29日达成协议不久后就早早发射了人造卫星。因此,新领导人的意图几乎令人捉摸不透。不过,朝鲜高官们一直宣称所有行动都是其父金正日发动的,强调“新一代”继承人希望与美国政府改善关系。

他们的言论具有一定的根据。美朝两国本来应该是在2011年12月举行的会谈中正式达成协议的,但就在会谈即将召开之际,金正日逝世。此前,火箭试射及核试验的准备工作一直在稳步展开。同时,在公布核试验和卫星发射的消息中,朝鲜媒体反复提及的并非金正恩,而是其父金正日。

金正恩是否会在核问题上保持克制

金正恩在核问题上的克制具有重大的军事及政治意义。(如果不保持克制,)在军事领域,只要核试验取得成功,就意味着朝鲜高官声称已拥有可搭载于导弹之上的“小型化”新型核武器的言论将得到证实,进而构成一种威胁日本安全保障的形态,有可能导致地区力量均衡的改变。此外,在政治领域,核试验将对深刻影响朝鲜经济的东北亚国际关系造成根本性的破坏。

朝鲜正在摸索一种新型战略,以求改善与美日韩之间的关系。这种战略上的变化最早体现在曾被广泛报道的金正日总书记去年访问俄罗斯这一事件上。与冷战时期的金日成主席一样,金正日也开辟了利用俄罗斯牵制中国的外交道路。

我们也可以认为朝鲜在核问题上的克制反映了另一个方向性。长年以来,朝鲜高官一直表示自己希望与美日韩改善关系,作为交换条件,他们做好了停止核武器及导弹开发计划的准备。结束憎恶,即朝鲜为美国的“敌对政策”画上句号,将是一种有助于提高朝鲜安保能力、调整对华力量均衡的手段。这也将推动朝鲜与日韩两国政府深化关系,改变目前大量依赖中国援助和投资的现状。

然而,由于美朝之间缺乏信任关系,所以朝鲜主张为了培养互信,美国政府应采取互惠措施,换句话说就是美国也应对朝鲜的行动做出回应。

在4月发射卫星之前,有迹象表明朝鲜为培养信任,曾真心打算用行动来回应行动。上世纪90年代,朝鲜制造核武器爆炸成分的唯一方法是从宁边的核反应堆中取出废弃核燃料,进行再处理后提取钚,朝鲜于1991年末暂停了再处理活动,直至2003年。这意味着朝鲜曾自我约束了提取钚的活动,否则他们提取这些钚就可以制造相当数量的核弹。根据1994年签署的美朝核框架协议,朝鲜从当年起关停了宁边的反应堆,直至2003年,并根据2007年10月召开的六方会谈达成的协议,于2007年再次关停了反应堆。目前,反应堆仍处于停堆状态。而且,近20年来,朝方仅实施过数次中远程弹道导弹的试射活动。最终,朝鲜只掌握了寥寥可数的少量核武器,而且也未能开发出可以搭载这些武器的性能稳定的导弹。

朝鲜自1997年起开始实施铀浓缩活动,2003年时通过再处理获得了可用于制造5、6枚核弹的钚,分别于2006和2009年实施了核试验。1993、1998、2006和2009年均进行了导弹试射。不过,朝方每次都以美方未遵守承诺为理由或借口,我们也不能说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而且,朝方在每次行动后都呼吁了重新举行会谈。

然而这一次,朝鲜没有理由驳斥美国政府未能信守承诺。发射卫星的决定不可能培养互信,完全是一种背信弃义之举。朝方频繁提及金正日总书记留下的“先军政治”这一遗训,让人联想到这暗示了其将实施核试验。

可是,根据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在5月22日发表的以下谈话来看,朝鲜向美国政府表达了不会实施核试验的意思。

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是朝鲜集中力量寻求和平发展的必要条件,为了保障这一条件,我们充分考虑了美方提出的担忧事项,尽管美朝在2月29日达成的协议中并未做出更多约束,但朝方已在数周前将本国克制实际行动的情况通知了美方。我们发射科学技术卫星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出于和平目的的行为,完全没有考虑过核试验那样的军事措施。

如果朝鲜继续保持克制,美朝也有可能重启谈判

如果朝鲜试图恢复信任关系,那么在核试验问题上的自我约束将成为一个出发点。然而与此同时,除了实施2月29日美朝协议中的其他项目外,无论是否打着发射人造卫星的幌子,都必须避免导弹试射活动。

美国政府曾暗示有计划对朝鲜的行动给予回报。就在5月22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发表谈话的当天,美方谈判团长、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格林・戴维斯(Glyn Davies)在北京对媒体记者这样说到。

尽管随时都有机会,但只有进入可以再次确认朝鲜能够信守承诺的阶段后,我们才会欣然恢复营养辅助食品的援助行动。遗憾的是,鉴于朝方3月做出决定将宣布“大浦洞”导弹发射计划,目前的状况并不满足上述条件。……而且,这是他们的失算。他们错过了展示(美朝会谈的)目的是具有诚意的,以及真心希望回到与我们举行会谈乃至六方会谈的谈判席上的机会。因此,现在我们要求朝鲜采取行动,以证明他们打算履行自己的承诺,特别是履行2005年9月六方会谈共同声明中规定承诺的诚意。

美国和韩国将在今年举行总统大选,尘埃落定之前不太可能举行会谈,但只要朝鲜能够继续保持克制,还是有可能重启会谈的。届时的会谈目的恐怕首先是在于促使朝鲜切实履行冻结核武器及导弹开发计划的承诺吧。此外,如果希望无核化达到永久放弃核武器,而不仅仅是暂停核开发的程度,那就必须安抚朝鲜政府。为此,应该采取包括和平谈判与旨在实现政治经济全面正常化等措施在内的、更加深入的互惠措施。

当然,我们不能过低地评价朝鲜发射卫星的举动导致(美国)在围绕核问题的外交领域所遭受的政治打击。另一方面,由于美国政府屡次不履行自身义务,所以朝鲜高官认为美国的意图不可信任也是情有可原的。

建立经济关系是问题的解决之道

美日韩政府一直为捉摸金正恩的意图而煞费苦心,但应该意识到的一点是,对朝经济封锁和制裁并未能阻止其核武装与贸易的发展。过去10年,尽管起步水平很低,但朝鲜经济一直在保持着增长。莫如说,建立经济关系是促使大家一直强烈希望朝鲜国内发生变化这一想法成为现实的唯一方法。中国的干预正体现了这一点。由于中国产品的涌入,朝鲜国民对国家的依赖程度不断降低,朝鲜正发生着或许是过去数十年间最大的变化。其影响在朝鲜于2009年12月开始实施、最后以失败告终的货币改革中得到了突显。朝方上调币值的目的在于强制没收民间企业在银行中的朝元存款,将其资本投向国营企业,但这一行动导致朝鲜市场陷入了极度混乱之中。鉴于国民的强烈反对,朝鲜不得不在数周后撤销该举措,甚至向国民表示了歉意。如果没有中国的干预,难道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美日韩的对朝不干预政策也并未遏制住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升级。韩国的“天安”号海军舰艇沉没事件通常被视为朝鲜的挑衅行为,但这种观点忽视了朝鲜半岛不稳定的军事平衡。尽管朝鲜的陆海空三军都不如韩国,但朝鲜至今仍将首尔作为挡箭牌。因为朝方通过炮击和近程导弹就能让首尔变为火海。尽管在彼此军事遏制力的影响下,朝鲜半岛上发生预谋性武装侵略的可能性极小,但双方为避免计划性战争而各自采取的措施即使不会演变为擦枪走火的战争,也增加了引发致命冲突的风险。如果仔细分析朝鲜的信息源就会发现,天安号遭鱼雷击沉似乎是针对2009年11月10日韩国舰艇攻击侵犯了位于北方边界以南黄海争议海域的朝鲜舰艇这一事件的报复行动。作为对抗,韩国在上述海域开展了实弹射击训练,再次招来朝方致命性的打击报复。这就是延坪岛炮击事件。仅凭军事遏制或许无法避免冲突升级,而和平谈判则有可能化解危机。

此外,如果朝鲜无止尽地开发核武器和导弹,将给周边国家和整个世界的安全保障造成严重的后果。除了要求美国在半岛上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的呼声外,韩国国内甚至出现了希望重新启动美国政府曾两次予以阻止的韩国核武器开发计划。军备竞赛甚至还会让日本国内那些不信任美国、赞成实现核武装的势力得势。

目前,朝鲜仍在继续开展铀浓缩活动,随时都可以重启钚的生产活动。朝鲜正在新建用于发电的轻水反应堆,而这也和其他核电站一样可以生成作为核裂变副产品的钚。不过,朝方尚未就阅兵式上展示的两枚远程弹道导弹和新式核武器展开试验。朝鲜少量拥有尺寸大到必须使用集装箱货轮来装载的核武器与大量拥有可搭载在导弹上的核武器完全是两回事。

新的会谈或许无法说服朝鲜选择无核化道路。如此一来,或许各方就会实施严密封锁,通过严格审查可疑货船、加强针对侵犯领空行为的管制等措施来阻止朝鲜在武器方面的相关贸易。同时,朝鲜与所有周边国家深化经济关系的渠道也将被阻断,这恐怕会导致金正恩力图改善经济的希望落空。

(原文英文)

経歴美国社会科学研究协会(SSRC)东北亚安全保障项目部部长。毕业于耶鲁大学,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曾供职于布鲁金斯学会、美国国务部政治军事局,历任哥伦比亚大学特任教授、《纽约时报》评论委员等职,后任现职。著书有Disarming Strangers: Nuclear Diplomacy with North Korea(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7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