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东亚地区新的国际环境
朝鲜、韩国新政权上台后的朝鲜半岛形势

西野纯也 [作者简介]

[2013.02.0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2012年4月,朝鲜金正恩政权确立。12月举行总统大选后,韩国也将在2013年2月迎来新政权。随着南北双方新政权的相继诞生,朝鲜半岛形势将何去何从?庆应义塾大学西野纯也副教授将就此展开分析。

朝鲜:继承先军政治和发射导弹行为实属败笔

“沿着伟大的金日成同志和金正日同志开辟的自主道路、先军道路、社会主义道路勇往直前,这是我们革命百年大计的战略所在,并将迎来最终的胜利。为了让先军朝鲜的尊严光耀万代,成功实现社会主义强盛国家建设伟业,我们的第一要务就是必须全面加强军队建设。”

4月15日,在纪念金日成主席诞辰100周年的阅兵仪式上,朝鲜新任领导人、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发表讲话,就金正日去世后朝鲜新体制的前进方向做出了上述表态。从中,我们可以解读出他将以继承上一辈遗训的形式,坚持推进优先发展军事这样一种“先军政治”的思想意志。3月23日的《劳动新闻》的政论曾暗示,以发射“人造卫星”为幌子,在举行阅兵仪式两天前实施的远程导弹试射行动实际上是早在金正日总书记生前就已经筹划好的。

2月末,美朝达成协议(在美朝继续谈判期间,朝鲜暂停铀浓缩和导弹试射,美国提供24万吨粮食援助作为补偿),国际社会曾期待两国能够切实履行自身责任,但不久后的试射行为却令其大失所望,联合国安理会发表主席声明,强烈谴责了该发射行为。不过,只要考虑到去年12月金正日去世前曾出现过表达美朝协议可能性的报道就会发现,美朝协议与导弹试射都只是金正恩政权在执行上一辈的决定而已。

不过,除了这种“遗训政治”外,同样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是过去在朝鲜难得一见的“新”领导人的形象。朝方公开了金正恩与夫人一同视察游乐场、与姑母一同乘坐游乐设施的照片,朝鲜国内电视还播出他观看有迪士尼卡通人物登场的歌舞表演镜头。金正日时代不曾有过的这种新领导人的“开放”作风给人们带来的冲击至今记忆犹新。但问题在于,金正恩政权的政策究竟会在何种程度上反映这些变化,并在何种程度上得以执行呢?

广受关注的经济改革政策

在这一点上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年中在朝鲜部分地区开始试行的被称为“6・28措施”的经济改革政策(将合作农场改编为家庭单位、增加可自由支配收成比例、提高工厂和企业自主性等旨在鼓励劳动的措施),以及实权派人物张成泽(金正恩的姑父)在8月中旬访华之际与中方商定在中朝边境地区开展经济合作的动向。因为金正恩第一书记在本文开头提到的发言中曾表示“不会再让人民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要让他们尽情享受社会主义的荣华富贵,这是我党的坚定决心。我们必须精心培育伟大的金正日同志为建设经济强国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而撒下的珍贵种子,使其以辉煌现实的形式绽放出美丽花朵”,这表明重振经济才是朝鲜目前最重视的课题。

不过,朝鲜也应该明白,要想在真正意义上重振经济,除了中国外,还必须得到广大国际社会的援助,但只要继续推进核开发活动,就无望获得援助,或者只能获得人道援助等极为有限的援助。今后,金正恩政权是否会尝试在经济领域之外的核问题及对外政策上转变方向的问题依然扑朔迷离。然而,从现在到明年初,周边各国将相继完成政权更替,朝鲜无疑是打算尽可能地利用这一形势和由此带来的国际环境的变化。朝鲜在外交方面的目标是通过改善对美关系来确保自身体制的安全,这一点不会改变,而眼下或将呈现活跃之势的恐怕当属南北关系。众所周知,这是因为2008年2月李明博政权上台至今南北关系不断恶化,为了赢得12月19日韩国总统选举而展开选战的所有主要候选人全都强调有必要促进南北对话。

韩国:打出“南北对话”口号的朝野总统候选人

目前来看,主要有三名候选人竞选韩国总统,分别是执政党新国家党的朴槿惠、最大在野党民主统合党的文在寅和无党派候选人安哲秀。尽管根据民意调查显示,朴槿惠在三人中占有优势,但如果非执政党阵营的文在寅与安哲秀联手竞选,其支持率则与朴槿惠不相上下,选举结果尚难以预测。

朴槿惠是前总统朴正熙的长女,文在寅是前总统卢武铉的秘书室长,安哲秀是拥有风投企业家背景的首尔大学教授,正如他们的个人经历所象征的那样,三人分别以保守派、进步派和无党派人士为主要政治基础,但在对朝政策上的基本框架都是相同的。这无非是因为国民中存在一定的共识,大家认为将于明年2月25日上台的新政权应该恢复已经中断的南北对话和交流,采用比现政权更加灵活的策略来处理朝鲜问题。换言之,韩国民众希望改变目前的对朝政策。

李明博政权认为金大中、卢武铉两届政府倡导的南北交流与合作不仅造成了韩国对朝鲜的单方面援助,更在结果上帮助了朝鲜实施核开发活动,由于其对朝政策是建立在这种批判思想之上的,所以采取了只要没有做出弃核行动就绝不提供对朝援助的立场。尽管在野党阵营一直批评政府对朝太过“强硬”,但金刚山游客遭射杀事件(2008年7月)、导弹试射(2009年4月)、第2次核试验(2009年5月)等朝鲜方面做出的严重挑衅行为又给李明博政权实施具有原则性的政策赋予了正当色彩。然而,2010年3月韩国海军警戒艇“天安”号被击沉与同年11月的延坪岛炮击造成韩国平民牺牲等事件促使韩国民众又一次意识到必须实现南北关系的稳定管理。韩国民众越来越强烈地认为,除了支持加强旨在遏制朝鲜军事挑衅的安保阵势外,还必须采取缓和南北军事紧张与保持稳定关系的措施。

朴槿惠首先公布了反映出上述认识的对朝政策构想。她使用了“信任外交”“均衡政策”等关键词,并在2011年9月和10月的美国外交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了论文,主张构建南北信赖关系、实现安保和交流合作的均衡、实现南北对话与国际协调的均衡。她在今年2月末就“朝鲜半岛信任进程”发表的讲话中详细阐述了该论文的内容。朴槿惠表示“在解决朝鲜核问题时,应该树立一个思想,即该问题关系到‘朝鲜问题’和东北亚和平问题”,并提出了(1)彼此遵守现有的南北协议,(2)无论政治状况如何,继续实施人道援助和互惠交流事业,(3)如果南北信任关系加深,将实施包括他国参与的、更加多样化的经济合作事业等一系列步骤。据称,这种“朝鲜半岛信任进程将促进朝鲜核问题的解决,而朝鲜核问题的进展又将进一步推动信任进程的发展”。

在野党候选人文在寅主张积极对话路线

另一方面,在野党候选人文在寅强烈批评现政权的政策,他继承并发展了卢武铉政权的政策,提出“南北经济联盟”和“朝鲜半岛和平构想”作为外交安保政策的两大支柱。南北经济联盟方案的重点在于履行并发展南北交流与合作事业的相关事项,尽管此前的两次(2000年6月、2007年10月)南北首脑会议就此达成了协议,但2008年政权更替后这些事业均已中断。除了解除因天安号沉没事件而实施的“5・24经济制裁措施”,恢复2008年夏季以后中断的金刚山观光活动外,还将实施旨在建成包括扩大开城工业区等项目在内的南北经济联盟的五年计划。这一构想充满了雄心壮志,力图建成一个超越单纯经济共同体的国家联盟。同时,该构想还试图设立包括曾是第2届首脑会谈协议亮点之一的朝鲜海州周边海域在内的“西海和平特别地带”,但考虑到延坪岛炮击事件后西海岸北方边界线(NLL)周边的安保局势,恐怕不易实现。文在寅还提出了要形成以朝鲜半岛为中心的“东北亚共同发展经济圈”、设立“朝鲜半岛基础设施开发组织”这样一个旨在援助朝鲜发展基础设施的国际组织,毋庸赘述,要实现这些想法必须与周边国家达成共识,获得各方的支持。

10月4日正逢卢武铉与金正日举行首脑会谈五周年,文在寅在当天发表了“朝鲜半岛和平构想”,提出了旨在解决朝鲜核问题的三项原则:(1)不容许拥有核力量,(2)遵守2005年9月发表的六方会谈联合声明,(3)全面、根本性的解决。引人注目的是,关于同时推进核问题的解决与朝鲜半岛和平架构的构建这一点,他提出了比其他任何候选人都更加具体的路线图。他的计划是,在2013年夏季之前,通过与美国、中国举行的首脑会议磋商调整和平构想方案后,于当年年内召开南北首脑会议,2014年通过“旨在实现朝鲜半岛和平与无核化的六国首脑宣言”,并建立保障履行宣言内容的组织机构。在公布构想时的会谈中,文在寅表示,以和平协定替代朝鲜战争休战协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需要一些力量,为此首先应当达成“停战宣言”那样的协议,同时推进和平架构的构建、核问题的解决和南北关系的发展。从中可以体会到他很重视速度感,这主要是因为六方会谈联合声明始终未能很好地得到履行,而且卢武铉是在任期将结束时才实现了与朝鲜举行南北首脑会谈,这些沉重的往事给文在寅留下了教训。

主张采用经济手段的第三候选人安哲秀

作为9月末宣布参与竞选的第三股势力,安哲秀提出了推进南北经济合作、开辟“北方经济”的蓝海战略,强调了从经济角度着手解决问题。他将(1)提升中小企业活力,(2)实现南北经济合作的制度化建设,(3)与中国东北地区及俄罗斯远东地区开发联动发展等三点作为南北经济合作的三大课题,并提出了北方经济三大事业:(1)构建以大陆铁路为中心的北方物流网,(2)建设北方资源与能源丝绸之路,(3)推进北方农业合作。他提出应促使经济合作走向制度化,确保连续性,以避免遭受政治局势变化的影响,此外,除了朝鲜外,还要将韩国与中国、俄罗斯的经济合作纳入北方经济的概念中,通过中小企业创造就业机会,为韩国经济拉开崭新的第二幕,可以说这些都是其政策设想的特点所在。

针对朝鲜核问题,尽管安哲秀曾在7月发行的《安哲秀的想法》中表示“既要通过六方会谈摸索国际层面的解决方法,也必须通过南北经济合作进一步打开接触的窗口。既要尊重国际社会业已达成共识的路线图,又必须切实展开对话”“只有南北双方创造对话空间,落实和平架构,才能消除朝鲜依靠核力量的大义名分”,但尚未明确政策构想。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安哲秀在对朝政策上的立场与文在寅比较接近。两个阵营的外交安保顾问团成员都曾深入参与过卢武铉政权的政策制定工作,由此也能推断两人的政策应该会比较接近。

预测朝鲜半岛形势的三个关键因素

无论哪位候选人成为下届总统,在预测明年之后的南北关系,乃至朝鲜半岛形势的走向时,或许都应当考虑以下三点。

南北对话及经济合作的速度与范围

首先是南北对话及经济合作的速度与范围。如果文在寅夺得政权,意味着韩方将积极对朝开展工作,迅速实施广泛的南北对话与经济合作。履行第二次南北首脑会谈达成的协议应该会成为其出发点。可以说,安哲秀也同样对经济合作抱有积极性。

可是问题在于,要在实施南北经济合作这一问题上征得国民的同意并非易事。虽然国民一致认为有必要通过“对话”来缓和军事紧张,但关于实际应在何种程度上推进经济合作这一问题,则要等到政权更替之后才会展开具体讨论。根据今年4月的大选结果来看,执政党与在野党在国会中力量不相伯仲的局面还将持续三年以上,鉴于这一状况,我们将无法排除有关对朝政策的争议(“南南矛盾”)在韩国国内走向激化的可能性。尤其是尽管安哲秀表示将争取促成国会批准推进南北经济合作走向制度化,但在某些情况下也有可能刚起步就栽跟头。

另一方面,朴槿惠对发展经济合作表现出了慎重态度,认为应首先建立信任关系,但如果因“5・24经济制裁措施”等原因耽误了时间,或许会导致韩国错失改善南北关系的时机。同时,要平衡兼顾加强安保阵势和开展南北交流合作两项工作也并非易事。文在寅和安哲秀也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应当如何推进朝鲜的无核化

第二点是应当如何推进朝鲜的无核化。李明博执政期间,曾将实现朝鲜无核化作为最优先考虑的目标,但正如第2次核试验(2009年5月)与公开铀浓缩设施(2010年11月)等举动所反映的那样,莫如说朝鲜的核开发行动更往前推进了一步,下届韩国政府在采取政策时必须深刻认识这一事实。

文在寅提出的“朝鲜半岛和平构想”意味着回归2005年9月达成的六方会谈共同声明以及旨在履行这一声明内容的两个协议(2007年2月、10月),但鉴于六方会谈进程中断后朝鲜实施核开发活动的进展情况,需要制定补充措施或新的协议。这种措施或协议可能会以“六国首脑宣言”的形式出现,而成败的关键在于因南北对话交流中断而大幅丧失了对朝影响力的韩国能否在新政权上任之初就发挥出可以促成相关各国达成协议的主导作用。如果能够成功做到这一点,2000年6月金大中与金正日举行首脑会谈之后相关各国积极开展外交活动的局面很有可能再度出现。安哲秀也认为应该尽早采用稳定的和平架构替代不稳定的停战架构,可以说这一想法与力图同时推进核问题的解决与和平架构的构建的文在寅的立场非常接近。

另一方面,朴槿惠所说的“信任进程”中并未明确提及有关和平协定或和平架构的转变问题。尽管与李明博政权相比,她更侧重于南北对话,但在提倡“南北对话与国际协调的均衡”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与自来重视国际协调尤其是美韩协调的李明博政权具有相似性。她在美国外交刊物上发表的论文中也表示“尤其是为了促使朝鲜放弃核开发项目,韩国必须进一步加强与国际社会的协调体制”。因此,一方面认为必须改变现政权政策,一方面又打算采取谨慎措施的朴槿惠一旦当上总统,恐怕就意味着无核化进程将深受朝鲜的行动及国际形势的影响。

朝鲜半岛面临的国际形势

基于上述情况,第三个必须考虑的事项是朝鲜半岛面临的国际形势,尤其是美中关系。总体而言,良好的美中关系有利于朝鲜半岛的稳定,但由于“中国的崛起”,美中之间摩擦频发,对于韩国和朝鲜而言,或许都面临着在对美、对华关系上做出复杂抉择的问题。尽管李明博政权成功巩固了美韩同盟,但中韩关系却陷入了僵局。然而,中国不仅是朝韩停战协定署名国、朝鲜的同盟国,也是六方会谈的主办国,对韩国来说,对华关系的意义何其重大已是自不待言。针对如何定义韩国与美国、中国的关系,朴槿惠在10月中旬的会谈中表态称“并不认为中国的崭露头角与美国的亚洲政策互不相容。(中略)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美国是韩国的全面同盟,中国是合作伙伴”。

另一方面,安哲秀在《安哲秀的想法》中表示“韩美同盟十分重要,为了彼此利益,应当建立一种可以长久存在的关系。不过,我认为应努力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均衡,避免偏向美国或中国的某一方”。考虑到卢武铉政权时代的情况,想必文在寅与安哲秀的态度相同。尽管朴槿惠与文在寅、安哲秀两人在针对美中两国的观点上存在显著差异,但为了应对朝鲜问题,无论谁当上总统,下届韩国政权应该都会将外交的主要舞台从“Global Korea”转移到东北亚。明年以后,在决定朝鲜半岛形势走向的外交舞台上,日本又将以何种方式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呢?

补充

10月下旬脱稿后,文在寅和安哲秀商定将在总统选举候选人登记日(11月25、26日)之前实现联手竞选。同时,各位候选人后来又公布了外交安保政策构想,大意与本文一致。

(2012年11月16日)

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副教授。专攻现代韩国朝鲜政治、东亚国际政治、日韩关系。2003年获得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科政治学专业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2005年延世大学研究生院政治学科博士课程毕业,获博士学位。2010年起任现职。合著作品有《转型期的东亚与朝鲜问题》(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2012年)、《日韩新时代与复合共生网络》(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2012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东亚”概念的变迁与区域合作作者将带大家一起思考包括日中韩与东盟在内的“东亚”区域合作的现状与课题。
  • 东亚海洋权益之争与海上执法部门围绕南沙(Spratly)群岛与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的主权问题,东亚海上的国际争议和对立正愈演愈烈。海上保安大学副教授鹤田顺将就处于最前沿的海上执法部门行使权限的方式方法做一番考察。
  • 东盟和平繁荣之路与日本由于各方在南支那海(南海——译注)问题上的磋商未果,导致2012年7月召开的东盟外长会议成为了东盟史上首届未能发布联合声明的外长会议。青山学院大学山影进教授将针对东盟的内在课题与日本应当发挥的作用等问题展开论述。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