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页岩革命与日本的能源问题
日本脱离核电意味着什么?——访CSIS主任约翰・哈姆雷

谷口智彦 [作者简介]

[2013.03.1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眼下,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日本核能政策的走向。因为日本是否脱离核电也将对全球力量均衡造成重大影响。2012年11月,nippon.com编辑委员、庆应义塾大学特聘教授谷口智彦采访了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主任约翰・哈姆雷,听他分析了国际社会认为日本能源政策所具有的意义。

约翰・哈姆雷

约翰・哈姆雷John HAMRE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主任兼CEO。1978年获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博士学位后,曾任议会预算局安保及国际问题主管代理副部长、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专职人员等职,后进入国防部。1997年起任国防部副部长,2000年起任现职。2007年成为国防部顾问机构——防务政策委员会成员。

尚须深入探讨的日本替代能源问题

谷口  2012年秋,野田政权提出了在2030年实现零核电的方针,主张应当研究更理想的电源供给结构,具体内容是从核能向替代能源倾斜。或许这也是考虑到了大选的因素。

哈姆雷   野田首相考虑到了选民对核能的忌讳,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反对核能的同时,日本民众从现实角度出发又在多大的程度上思考了替代能源这个问题了呢?似乎有这样一种倾向,即他们认为采用太阳能和风能替代核能就能解决问题,今后只要具体操作起来即可,而对替代能源供给源所存在的问题尚未展开充分的探讨。

且不说替代核能的电力供给源,即便针对核能本身也不见有认真地讨论。关于未曾切实开展信息宣传活动这一点,恐怕民主、自民两党都犯有错误吧。必须要做的,与其说是去说服选民,莫如说是为国民提供信息。野田首相本人究竟在有关替代能源的信息和国家战略等问题上得到了足够的建议与否也是一个疑问。

谷口  日本为何无视这种现实呢?

哈姆雷   一个原因可以说是灾后精神压力的表现吧。“3.11”大地震对日本的影响甚为重大。而更沉重的打击在于,包括东京电力在内的产业界和政界领袖都未能在紧要关头切实发挥领导力。由于有关方面未能拿出行之有效的对策,也未曾听说有关领袖们是否把握了事态发展、是否在考虑解决办法等信息,所以导致人们陷入了更大的不安之中。我认为正是这一点引发了更严重的危机。

谷口  这种情况并不仅限于核能及能源问题。日本在经济方面也存在很大的课题。如果缺乏远景展望和领导力,那么问题根源就是更深层次的东西了。

哈姆雷   因为按照日本传统的决策方法,无论何事都须全体达成一致。依靠这种方式,路线正确时倒是不错,一旦阵脚紊乱失控,那么就很难将国家引向新的前进道路。

谷口  希望新首相能对老百姓说实话。用英语来说,就是期待他具有“bite the bullet”(咬紧牙关顶住困难)的态度。

哈姆雷   我觉得日本需要强势的政治领袖。政府领导力趋于弱化的现象,前前后后已有10多年了。尽管日本拥有无数优秀的人才,但如果政府领导力很弱,那么任何人都会丧失信心。

中国发展核电带来的地缘政治风险

谷口  我想从三个方面向您请教能源问题。首先是对经济的影响。近来,日本不得不增加化石燃料进口量,从而引发了贸易赤字。其次是能源问题不可或缺的战略意义。第三是日美关系,尤其是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关系。

哈姆雷   首先是对经济的影响,从短期来看,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等替代能源并不具有现实意义。剩下的唯一道路是大量进口石油或天然气,但这里也存在问题。日本的制造业必须支付比海外竞争对手高出3到4倍的能源成本。拿天然气来说,美国的价格是每百万BTU(英制热力单位。1英热单位约为1,055焦耳——译注)不到3美元,而日本竟达约14美元,有近5倍之差。日本的节能工作确实做得很到位,但如果成本高达对手的5倍,不免会感到束手无策吧。如此一来,将对经济造成沉重打击。能源成本的增加会导致日本在经济全球化的竞争中变得越来越被动。

地缘政治方面,日本应该首先理解的一点是,虽然放弃核电是日本的自由,但中国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想必中国今后仍将继续建设核电站。韩国、印度和俄罗斯也同样如此。由此会产生两方面的地缘政治风险。第一,是这些国家能在何种程度上安全地运营核电站。我无意批评中国。然而,截止到目前来看,中国没有安全运转复杂系统的实际成果。而且,中国处在日本的上风向。如果中国发生核电站事故,日本必将遭受影响。

应该带头坚持 “核不扩散体制”

另一个地缘政治风险更加复杂。核能在经济领域可以成为一种高效的能源资源,同时还可以成为核武器的原料。因此,国际社会在过去35年间建立了核不扩散条约体制,以防范出现利用商用核电站产生的核反应材料秘密制造钚弹的事态。长期以来,该体制发挥了非常有效的作用,在国际上起到带头作用的是欧洲、美国和日本。

不过,如果日本放弃核电,欧洲和美国也追随这一举动,那就意味着长期支撑核不扩散体制的几个国家都将彻底不再干预这一问题。当然,尽管我不愿意看到那一幕,但恐怕该体制将会自行开始瓦解。韩国、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国未曾做过这方面的领军者,都是追从者。一旦核不扩散领域的领军者们放弃核电,我们就再也不能影响未来的不扩散体制了。对于日本和美国而言,这将是一种不可估量的风险。作为应当继续利用核能的理由之一,我认为日本政府有必要认真思考这一点。美国希望在向其他国家呼吁如何安全利用核能时,日本能成为自己的有力伙伴。

关于日美关系,我首先要阐明一点:两国关系非常紧密且广泛。即使日本选择了脱离核电的道路,我也不认为这会引起关系破裂。不过,对于美国来说,日本放弃核电的行为意味着日本将不再是自己可在全球性问题上密切合作的对象了。这正是我们所面临的风险。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对作为伙伴的日本给予了高度评价。日本以身垂范,在亚洲地区展示了西方先进的价值体系,美国非常欣赏这样一个日本。因此,美国不希望日本的影响力减弱。一旦日本放弃核电,纵然美日关系不会破裂,想必也会在各个方面遭遇一些困难。

日本应成为一个“健全而有活力的坚强国家”

谷口  最初听说野田提出的新能源政策时,您感到在经济、地缘政治和日美关系中哪一个问题最严重呢?

哈姆雷   当时我认为最严重的问题是由此产生的长远影响。即该政策有可能导致核不扩散体制的崩溃。这曾是我最大的忧虑。其次是经济方面。这是在更短时期就会显现的问题,有可能导致日本的经济复苏更加迟缓。美国希望日本是一个健康、有活力的坚强国家。虽说核不扩散体制不管怎样会在未来20年发生问题,如果美国和日本不从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将在核能领域凌驾于我们之上。届时,美国和日本会沦落为单纯的小玩家,再也谈不上构建全球安保体制了。

谷口  总而言之,最终将会向日本逐渐衰落,不断丧失在国际社会中的存在意义这样一种局面演变吧。

哈姆雷   许多来自日本的朋友都很担心国家的衰落,纷纷问我日本是否会变成下一个瑞典、瑞士或葡萄牙。每当遇到这种问题,我总是回答“这是什么话呢。日本可是(自由主义世界中)位列第二的经济大国啊”。“既然日本是经济大国,就不能失去信心,必须向前迈进”。日本最终能否重拾自信,重新走上发展的轨道?这是一个大问题。

坚信、自信,这是如今日本所欠缺的。它们不是文化和经济的必然产物。我认为日本的经济和文化都极其强大。要说薄弱之处,那就是政治领导力了。

即便出现页岩气革命,也需要重启核电站

谷口  让我们再回到经济的话题,您提到日本企业要在能源费用上支付高达美国企业数倍的成本。对此我想提两个问题。第一是日本的商界为何对此保持沉默?第二,由于页岩气革命的影响,美国的能源成本正不断降低。如果页岩气和页岩油出口到日本,情况是否会发生变化?

哈姆雷   我想页岩气和页岩油迟早会出口到日本。目前,美国已钻探的页岩气井中约有一半处于封闭状态,尚未投放市场,这是因为,如果开采企业将这些页岩气全部投入市场,原本就十分低廉的价格还将进一步下滑。从这一点也可看出,出口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只是定价会遵从国际市场价格。也就是说,价格将由最后一次成交的每百万BTU所决定。当然,如果全球页岩气产量暴增,出现戏剧性的变化,那将另当别论,日本当前还是不得不在页岩气上也付出较高的成本。

正因为如此,重启核电站对日本来说十分重要。这是因为,核电价格便宜,并能稳定供应,而太阳能和风能都不稳定。如果强台风袭来,风电场如何运转呢?天气每天都在变化。我们不能像玩悠悠球那样随着天气时进时退地开展经济活动。

谷口  的确,如果出现类似前段时间侵袭了美国的“桑迪”那样的超级飓风,自然能源就无法利用了。

哈姆雷   没错。晚上无法发电,阴天发电量也会下降,并且现在还没有大规模蓄电技术。一个办法是推广普及电动车辆,这样就可形成一个如同分散于全国的巨大电池系统。然而,即便在这种状态下,在家庭和办公用电减少的夜间,仍有必要廉价提供基础电力。但是,我们无法依靠太阳能来满足这种电力需求。为了随时确保一定的发电量,只能选择天然气、石油或者核能。尤其是在基础电力方面,核能是效率最高的一种能源。

换句话说,情况非常清楚。必要的工作是为国民提供明确的信息,切实展开对话。数周前到访东京之际,我有幸前往首相官邸,正好看到了反对核电的示威人群。当时我的感觉是,他们之中到底有多少人了解风电装置的平均运转率只有10%这一事实、是否认清了太阳能发电的实际情况呢?我想,必须有人将现实明确无误地告诉大家。

政经界领袖应有的坚定态度

谷口  观察官邸周围示威者穿着的T恤衫可以发现,许多人更强调“推进和平”,而不是“反对核电”。尽管许多人声称石原慎太郎和安倍晋三等人使日本趋于右倾化,但从示威人群的表现来看,莫如说日本在左倾化。不知您是否注意到了这一点。

哈姆雷   这倒没有,我不认识参加游行的人,所以没有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我并不怀疑他们的诚意。问题是他们是否认清了现实。关于这一点,我也未曾听到政治领导人发出任何声音。在我见到的自民党政治家中,几乎无人挺身而决意表明核电的必要性。当前的舆论正如同“飓风桑迪”一般凶暴,所以政治家们似乎都在静静等待风暴过去。或许可以说成是“飓风福岛”吧。由于担心在风口浪尖发言失当,会立刻被吹翻刮倒,所以大家都闭口不谈。可是,我认为必须明确地告诉人们反对核电到底意味着什么。

谷口  经济界的领袖们也同样保持着沉默。

哈姆雷   我认为,在日本的经济界,大家似乎都有一种不愿多管闲事的想法,不想对直接当事人指手画脚。福岛核电站事故之际,大多数企业也是保持沉默,认为应该由东电或设计反应堆的日立和东芝去解决。我认为这是错误的。经济界从未试图向国民明确阐释放弃核能后会出现什么状况。他们没有充分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他们有必要发出更多声音。

安保问题需要超党派的共识

谷口  最后一个问题。尽管目前总统大选结果尚未揭晓(※1),但在上述问题方面,美国能否达成超党派的共识呢?

哈姆雷   在有关安全保障问题上,华盛顿是有超党派共识的。共和与民主两党都明白核能涉及的广义安保问题,以及日本脱离核电所产生的意义。不过,一旦涉及经济问题,恐怕就无法达成超党派共识了。民主党有强烈的反核电倾向,而共和党总体上是坚决支持发展核能的。奥巴马总统原本支持重启核电站建设工作,但天然气价格如此走低,削弱了核电经济性这一借口。如果奥巴马获得连任,第二任期或许将打出新的能源政策。我想他是不会再坚决支持重启核电站建设工作了。

谷口  感谢您提供的种种信息。我认为日本的政界和经济界也会对此产生共鸣。

哈姆雷   我期待看到日本的变化。在美国国内,我一贯坚持无党派路线,所以也不会支持日本的某个特定政党。不过,我强烈主张领导力的必要性。日本本身没有什么过错,只是政治不够强大,这是需要改变的地方。

(※1)^ 本文电话采访于美国总统选举揭晓前的2012年11月6日

1957年出生于香川县。198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曾任《日经BUSINESS》记者、编辑委员。之后进入外务省,担任外务副报道官、广报文化交流部参事官等职。历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国际研究中心福布莱特计划客座研究员、伦敦外国新闻协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庆应义塾大学特聘教授等。2011年4月至2013年1月担任nippon.com编辑委员。著述有《通货大战——日元、人民币、美元、欧元的同时代史》(日本经济新闻社,2005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页岩革命中的日本能源战略作者着眼于页岩革命或将引发的能源市场的剧变,探索日本稳定采购资源的各种可能性。
  • 页岩革命带来的地缘政治学影响据预测,从页岩采掘出来的天然气和石油将帮助美国在能源方面实现独立。庆应义塾大学特聘教授谷口智彦先生(nippon.com编辑委员)就这场“页岩革命”将对日本和全球经济与地缘政治学方面造成的影响做出一番考察。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