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第2次安倍内阁与日本政治的走向
安倍首相,政治主导觉悟将经受考验

北冈伸一 [作者简介]

[2013.04.0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为了应对日本所面临的各种内忧外患,安倍首相必须摆脱政治思想束缚,发挥强大的政治领导力,推进实施合理主义政策。

第二届安倍政权的三大课题

2012年12月16日,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时隔3年3个月再次执掌政权。然而,正如众多评论人士指出的那样,自民党在比例选区的得票率与2007年在参议院选举中惨败时的数值几乎持平。很明显,它的胜利是由于民主党的大幅倒退和新政党(维新会与大家党)的崛起。

对于安倍首相的个人资质、政治思想和自民党的能力,国民还未给予充分的支持。同时,新政权面临的课题十分庞大,不是可以轻易解决的。

尽管如此,内阁支持率仍超过了60%。过去6年间,日本更换了六任总理大臣。国民也非常清楚,这样不可能实现有效的政治领导,有损国家利益。希望政党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长政权的寿命,这才是日本国民的真情实意。

安倍政权的责任实为重大。假如日本无法妥善应对目前面临的各种课题,那么日本的国力就会进一步下降,日本的政治有可能陷入泥沼。笔者将从这一立场出发,探讨新政权所面临的课题。

安倍内阁面临的三大课题,第一是经济,第二是外交与安保,第三是赢得夏季的参议院选举,打破国会的扭曲状态。以下依次展开论述。

尚未现身的“第三把火”增长战略

经济课题在于巨额的政府债务。日本的累积债务已达到GDP的200%,每年的税收还不到财政支出的一半。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采取诸如促进经济增长以增加税收、提高消费税等税金、压缩社会保障支出、精简行政等多项实施难度很大的政策。

安倍内阁准备首先从摆脱通货紧缩和重新激发经济活力做起。作为经济政策“三把火”,内阁提出了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经济增长战略。安倍首相原本在外交和安保方面立场极其鲜明,但9月赢得总裁选举以来,却一直将经济作为新政权的最大课题。

内阁首先设定了2%的通胀目标,并试图加强日银与政府之间的合作。仅仅是这一讯息,日元就开始迅速贬值,出口产业对此深表欢迎。

此外,还编制了大规模的补充预算,以此维系2013年度预算。这种扩张性的政策执行正是自民党的得意之举。它与日元贬值呼应,受到了经济界的支持,股市指数也日见上涨。尽管尚未出现实际效果,但由于预测和期待也可拉动经济,所以可谓是成果斐然。

但是,财政投入的核心是国土强韧化(自民党制定了《国土强韧化基本法案》,试图通过防灾、减灾,重新整合日本国土资源,将日本建设成为一个“防震大国”——译注),这与过去以公共建设事业为重点的财政支出并无大异。许多人也提出质疑,认为它有可能也会变成过去那种浪费严重的投资行为。

作为“第三把火”的增长战略尚未现身。过去,自民党一直将利益群体作为维系政权的基础,未能大胆地放宽限制。这次能否做到呢?此外,能否改变对TPP相关问题的谨慎态度呢?重启核电站是增长战略的一环,但要成功,并非轻而易举。

即便上述所谓安倍经济政策取得成功,但仅凭这些举措终究无法解决累积债务问题。进一步提高消费税、压缩社会保障开支,以及精简行政机构等工作恐怕都是不可或缺的。

针对养老金问题,能否推迟支付年龄、减少面向老年人的发放金额,以及削减其他各种发放支出呢?

自民党是对老年人群支持率依赖度较高的一个政党。在选战正酣之际,自民党曾强调自民党已经改变,但如果真正变了的话,就必须压缩传统的公共事业,大胆放宽限制,加强国际合作,不惜增税,压缩社会福利。为此,需要誓死一搏的努力。

调整“动态抑制”并不妥当

第二,在外交与安保方面,如何应对不断扩张的中国是最重要的问题。

为此,安倍首相把加强日本的防卫力、加强日美关系作为基础,试图修改2010年在民主党政权下制定的防卫政策大纲,增加防卫预算,对不可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以往的政府解释重新作出定义。与之相关的,是研究建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以 制定综合性、长期性的战略和政策;从更长远的目光来看,还会考虑修改宪法和将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等问题。

其中,针对2010年版防卫计划大纲,小野寺防卫大臣表示将重新考虑陆上自卫队人员削减、“动态抑制”等问题,增加军费预算。然而,即使增加预算,要大幅扩充却会受到现状的制约。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削减陆上自卫队人员,充实更重要的西南部,积极完善海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的装备。从这一意义而言,放弃基础防卫力、引入动态抑制的民主党2010年版大纲是适时得当的。可以认为,更改大纲的这项内容,完全是出于单纯的反民主党情绪和轻信了陆上自卫队的主张。总体上对安倍内阁抱以善意的读卖新闻也在社论(2013年1月11日)中表达了反对调整动态抑制的观点。

创设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与承认集体自卫权

关于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和集体自卫权的问题,第一届安倍内阁曾就创建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的问题提出过相关法案,但因安倍首相辞职而受挫,后任首相福田康夫没有继续推进,最终不了了之。然而,民主党基本上也对创设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持积极态度。为了克服甚至应称为日本弊病的宗派主义,制定具有长远性、综合性的安全保障政策,创建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加上维新会和大家党也赞成此举,所以笔者希望该工作早日落实。为此,不应在调整大纲这样缺乏实际意义的政策上挑起对立。

有关调整集体自卫权解释的问题,第一届安倍内阁曾设立了安保法制恳谈会(柳井俊二担任主席),于2008年向福田康夫首相提交了报告书,但福田内阁将其搁置起来未予处理。

柳井报告内容充实。尤其是针对美舰防御和导弹防卫,报告表示如果不承认集体自卫权,就无法妥当应对。而如今日美在尖阁(钓鱼岛——译注)问题上有可能采取联合行动,且朝鲜的导弹射程已经覆盖到了菲律宾海域,所以上述两点已经成为了更具现实意义的课题,获得国民支持的可能性也很高。

然而,多年来早已习惯“和平主义”的一些政党和媒体等可能会激烈反对。此外,日本的法律结构属于列举主义,不可实施法律明确记载事项之外的行为,因此即使政府批准行使集体自卫权,也必须修改法律,将之明确写入自卫队法。考虑到公明党的消极态度,想必这并非易事。

不过,纵观全球,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中国和韩国都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即出兵海外或介入他国战争的权力——译注)。日本在这个问题上实施世界标准,没有必要犹豫不决。必须采取措施,为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打开道路。

修改自卫队法

然后是修改宪法的问题。宪法第9条第1项规定,追求和平解决纷争,这是全球共通的。既没有必要改变它,也没有多少人希望改变它。第9条第2项规定放弃军备,而日本已经拥有自卫队,相当于在事实上已经作了修改。许多自民党人士认为这还不够,应当好好修改一番。

不过,自民党的宪法修改方案提出将自卫队变成国防军,但译成英语,两者没有区别。让人感觉这种修改意义不大。莫如通过修改自卫队法,这样就可以得到解决。

以上就是关于调整防卫政策问题,另一方面,还必须维持与中国和韩国之间的稳定关系。必须谨慎对待与中国在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问题上的对立,以及与韩国在竹岛(韩国称独岛——译注)和从军慰安妇(即性奴隶、被强迫的性奴——译注)问题上的对立。

着手开展旨在实现日中、日韩历史对话的共同研究

针对尖阁诸岛问题,尽管存在长期派驻公务员和修建设施等方案,但安倍首相不会立刻出手,可能会将之用作与中国交易的筹码。

令人忧虑的是重新解释村山谈话和河野谈话的问题。特别是如果要推翻涉及从军慰安妇的河野谈话,不仅会激化与韩国之间的矛盾,也不可能得到美国的支持。许多自民党人认为河野谈话承认了强征慰安妇的行为,其手续和证据中存在大量不充分的地方,主张予以重新审视。特别是在安倍首相身边,持这种观点的人很多。是否要推进这一工作呢?即使要行动,也应该从学术角度,以国际共同研究的形式展开,而不应由高层主导。

作为左派评论家而知名的东大教授藤原归一表示,对调整安保政策可以理解,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允许修改第9条第2项,但唯一应该避免的是推翻历史认识(《朝日新闻》2012年12月26日)。这与包括笔者在内的众多中庸派评论家观点相同,令人颇感意味深长。

莫如说,为了保持与中韩两国的稳定关系,必须展开历史对话。第一届安倍内阁启动了日中历史共同研究项目(笔者曾担任日方主席),继小泉内阁之后又启动了第二期日韩历史共同研究项目。希望新一届安倍内阁再次着手实施这两个项目。

在日中历史共同研究方面,我曾力图采取同时记录两国对历史的认识和立场的方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制作一些以简练内容对比两国观点的小型课外读物,让孩子们阅读。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日方的主张在中韩两国完全不为人知,而且日本也谈不上很好地理解了中韩的立场。比如,如果能让韩国民众了解日本为何认为竹岛是日本的领土,就有可能进入所谓agree to disagree(承认分歧,和而不同——译注)的阶段。应当依次为目标不断努力。

重新构建执政党与在野党的关系

第三个问题是政治战略。

安倍内阁的最大课题是在参议院选举中赢得胜利。在参议院选举中获胜,法案就可以顺利通过;而且根据情况,还可以在众参两院以三分之二的多数推进修宪。再者,如果维新会的势头上升,还可以选择与之联手。

安倍首相非常希望修改宪法。届时,安倍首相可能会优先将宪法第96条规定的宪法修订条件(须获得众参两院三分之二多数的提议,随后进行国民投票)调整为两院的二分之一。

这是很有意义的主张,与世界各国相比也不足为怪。然而,放宽修宪条件的做法或许会招来批评,认为这是试图修改第9条的第一步。如果要从修改第96条做起,就有必要明确指出将在多大程度上对第9条作出相关修改。

通过政治主导,加强众议院在权限上的优势地位

然而,即便如此也可能加大国民的警惕。笔者认为,与其修改第96条,不如努力加强众议院在权限上的优势地位,这才是议院内阁制的宗旨。换言之,就是要修改第59条第2项,将作为众议院再议通过条件的三分之二多数改为二分之一(而且还可以考虑废除参议院)。如此一来,国民和媒体大概都不会那么强烈地反对了。国民会感觉宪法是可以修改的,然后就可以逐步对宪法作出必要的修改了。

但是,无论是自民党还是民主党,都难以提出这种提案。因为两党内部都有参议员。这才是最需要政治主导解决的问题。无论如何,只要安倍首相真正发挥强大的领导力,并表明在面向参议员选举过程中设想的合理主义政策之后仍将继续执行,那么就能为解决眼下众多难题而不断前进。笔者认为,脱离实际的意识形态右倾化路线百害而无一利。

(2013年1月15日,标题背景图片:2013年1月11日,内阁会议敲定紧急经济对策之后,安倍晋三首相举行新闻发布会 产经新闻社提供)

国际大学校长、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GRIPS)教授。专修日本政治史、日本外交史。1948年出生。71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76年9月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系博士课程,获法学博士学位。自76年起,历任立教大学法学系讲师、副教授、教授;自97年起任东京大学法学系教授。2004年担任日本国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日驻联合国代表部副代表),06年9月重任东大法学部教授。自2012年4月起任GRIPS教授。同年10月,兼任国际大学校长。近著有《日本政治的崩溃——怎样渡过第三次战败》(中央公论新社出版)及《官僚制下的日本陆军》(筑摩书房出版)。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从2012年大选结果,看政党政治的未来在2012年12月举行的大选中,自民党凭借绝对优势胜出,而民主党遭遇大败,“第三极”政党也并未发展到足以威胁自民党第一大党地位的程度。在一度看似已经实现的两大政党制如今又摇摇欲坠的背景下,日本的政党政治将何去何从呢?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